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王迎春:中央美院要给学生打好坚实的基础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10日 17:5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我在教学方面可以说没有发言权,因为从来没有搞过教学。所以关于怎么样教学和课程设置方面没有什么经验。但是通过我们几十年的实践和我从学校毕业之后对于学习中国画的一些经历和体验,以及教训,我有些感想。我接触黄胄先生,他总觉得自己的传统学习不足。因为他是自学出身,所以他先从生活入手。但是在创作的过程中不断地补传统。我可以说是科班出身,都深深感觉到当时在学校里传统的基础打的还是不够。我有幸学了一点,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学校里面安排了一些传统绘画课程的学习,所以我们对于传统的山水画、花鸟画、人物画都做了一些临摹和研究,所学的一点传统在我一生中从事中国画实践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觉得时间太短了,况且上世纪60年代的大学劳动与运动占据很多时间,传统绘画的山水、花鸟课单元临摹,以及古代人物画的临摹并不很多。但是毕竟学习了。我不太同意把美术学院定位为培养精英、大师的地方。我认为美院是给学生打基础为主要任务。在学院接受全面的基础教育非常重要,基础越扎实,越宽泛,越容易出大师。

       什么基础呢?我在学校的时候也很重视基础课的学习,但是由于课程的设置受到当时时代的局限,所以基础课的安排是不是科学?是不是符合我们整个中国画发展的需要,很有必要重新研究。比如说过去我们强调基础训练主要指造型基础,特别是素描基础,我要画人物画,我就要学好素描。画中国人物画觉得明暗素描不够了,就学一些其他的结构素描,仅仅如此。在造型上很下功夫。但是对于中国传统的造型规律,中国传统其它方面的基础学科,教学大纲里安排的就很不足。后来的社会实践中深刻地体会到这个太重要了。很长时间以后,可以说在近百年以来,关于中国画方面的讨论和大辩论此起彼伏,潘天寿提出来中西绘画应该拉大距离;徐悲鸿提出来要中西融合,也有其它的观点,中国画界的几十年争论,结果是每一家都出了大师,徐悲鸿也是大师,潘天寿也是大师,都作出了成绩。究竟谁对谁错呢?我怎不能以对错而论,只能予和而不同,没有脱离中国画的根本。实际上我们也根本没有把中国画整个概念搞明白、搞清楚。很长一段时间把中国画叫成水墨画,是周总理当时想和西画有所区别,而定名为中国画。叫水墨画也不是不可以,然而又似乎缺少什么。因为人们头脑当中要对中国画有一个总体概念。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有些人在学习中国画时,比如说我学的是董其昌,我就认为董其昌是中国画的代表。他学了石涛,他就认为石涛是中国画的正宗。对于我们五千年中国画的总体面貌是不是有一个总体概念呢?往往含混不清。我们认为在中国画学院要把这个概念给学生讲解明白,尽管在中国画教学中不可能把每家每派都学得很好,但是要让学生了解。对唐宋元明清的历史沿革,各家各派的风格、技法、表现精神,整个面貌脑子里面应该有一个概念。尽管表达不出来,但是要给学生有一个中国画传统理念。给学生建立传统绘画的哲学思想论观念,这是首要的。这个基础必须在大学里牢固地树立。起码我们的老师能够把中国画的理念给学生比较科学系统的讲明白,什么是中国画?什么是中国画的精神?什么是中国画的形式语言?形式语言和精神还是有区别的。现在所谓的继承,很多的学员就是模仿中国画的皮毛。把古代的一些传统山水画里的山头搬来搬去就是中国画了。我们花鸟画是离开古人不会画了。所以应该对中国的传统绘画从理论上,美术学院有责任和义务把中国画的传统理念和形式法则、技巧演变梳理成体系。

       还有笔墨问题,吴冠中说了“笔墨等于零”,许多人就批评他。可是最后我想听听究竟能够把中国画的笔墨讲清楚的又有谁呢?潘公凯有文章讲笔墨问题,我觉得很好。我还没有看到别人把笔墨讲得那么清楚,能够说服我。中国画的笔墨究竟是什么样的?这些问题我觉得非常重要。就是我们中国画学院有这个责任,把这些理念给学生讲清楚。另外教学安排把中国画传统古典绘画的基础的课程设置加重一点,让学生毕业的时候对于中国画的传统艺术有一个全面的概念,而不是支离破碎的,或者根本是模糊的。

       第二点我要谈一下关于技术和艺术的问题。我觉得我们美术学院仅仅四年,高中毕业之后考大学,还仍然是个学生,过去说大学里只讲技术,不讲艺术,包括国外的很多大学也是,认为技术的东西不应该学,应该学的是艺术、学创造。我个人感觉大学里技术必须要学,如果不学点技术,学生到了大学一进去就搞创造,那他进大学干吗?在家里创造不也行吗?进了学院之后就是要学点技术,掌握用“拐棍”,老师要教给怎样用他这些“拐棍”,我们美术学院不可能把中国传统艺术里各家各派的技法系统地让学生掌握,给学生介绍,学生可以选择的学,但是介绍是我们中国画学院的任务,能够把它简明扼要地介绍,宋代的山水、宋代的花鸟、元代的花鸟、文人画的泼墨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古代有很多技法我们没有掌握,因为都是师傅带徒弟,很多技法根本没有传下来。我们学院里要不要研究古代画家的哪怕是使用工具、材料的技法?我曾听老师讲过,前辈画家在纸上上颜色,中国画的颜色要上多少遍,不能一次上厚,怎么打底色……非常具体的东西在学校里如果没有老师传授根本就不知道,传统技法失去的十越来越多,我感觉到非常遗憾。所以,中国画学院应该有个中国画学,应该研究我们传统技法究竟有哪些,我们把它系统化,总结出来,作为我们学院很重要的教学内容,这可以说就是传承。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引导学生的创造力。过去我们在学习的时候,学校里容易忽视和扼杀学生的个性和创造,往往大家画得都是一个模样,学生只会写生而不会创作,画个头像可以,画个课堂作业可以,让他创作就犯难。我们应该大大纠正过去教学中的缺陷和弊病,我们应该加强和引导学生如何在创作方面加强修养,启发学生的想象力,这是很重要的。两方面的关系如果能够处理好,我认为是最理想的教学模式了。

       最后一个问题,齐白石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我说这个题目是希望在美术学院要打基础,不希望学生学老师的个人风格,老师的风格和样式、形式其实是老师的著作权、老师的专利,如果学了老师的风格,其实是没有前途的,应该学最基本的东西。个人风格要在自己实践当中创立。希望我们美术学院不要培养这样的画家,就是跟哪个老师就是哪个老师的风格。再一个希望,因为我们学院里培养的是学院派,学院派和师傅带徒弟、和自学成才是不一样的,之所以不一样是因为他接触的面非常宽阔,学院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博学的平台和条件。在学院里可以博采众长,吸收的东西肯定是比较全面的。“一招鲜吃遍天”,这样面太窄。我希望基础打的越宽、越扎实、越好,这样才能站的更高,才可能出精英。

       李可染先生说对于传统要用最大的毅力打进去,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我给自己补充一句,对于西方艺术应该用最大的热情走出去,以最大的自信走回来。我们不仅仅是对于传统,我们对于整个世界的艺术也应该有全面的修养。我同意潘公凯院长搞中国画也研究现代艺术,因为不可能脱离我们当下所处的环境。我就提这几点建议。我觉得中国画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生命力是非常强的。中国画未来的发展是非常辉煌的。只要我们把中国画学院搞好,将来中国画就有一个很好的发展前景。
 

 

热词:

  • 王迎春
  • 中央
  • 美院
  • 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