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驰骋在艺术的原野上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5日 14:4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20世纪80年代,中国画坛上曾优美地划过一道双鱼星座的轨迹。

       国画家杨力舟与夫人王迎春,以其共同作的巨幅作品《太行铁壁》、《黄河在咆哮》在中国美展上分别荣获大奖,这一对画坛伉俪以其雄厚的实力震动了当时的中国画坛。美术界认为这两幅巨作,在百年中国画的历史长河中也占有重要的地位。

       1942年杨力舟与王迎春同年同月生于山西,后与王迎春一道进入西安美术附中,一道就读于西安美术学院,又一道考取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的研究生。时代的使然,他们格外崇尚俄罗斯美术中那种崇高的纪念碑式语言和宏大的史诗感。他们创作的《太行铁壁》、《黄河在咆哮》、《战火中的姐妹》等一系列巨幅力作,记录、反映了中国近代历史上悲壮的历程和人与自然搏斗的永恒主题。他们用岩石般的大笔触造型,刻划了许许多多有血有肉的人物,笔墨挥洒之间仿佛是京剧舞台上的动作大师,既酣畅淋漓又收放自如。在向冠军冲刺的跑道上,这对实力派画家成为当时中青年画家队伍中的领跑者。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中国当代画坛星光灿烂,杨力舟作为那一代画家中的佼佼者依然站立在潮头。

       早在西安美术学院求学期间,杨力舟就打下了扎实而全面的基本功,并扎根西北及黄土高原,将其作为创作园地。他笔下的《乡间小路》、《翻过一道沟再过一道梁》、《黄土情》等反映北方农民生活的作品,不仅具有极强的艺术表现力,而且还渗透着对那片土地的真挚感情。此后,他的创作都没有离开散发着泥土清香的土地。

       在他近期的作品中,我们不仅品味出他依然纯朴的绘画风格,同时也看到他的创作语言向更宽的领域拓展。

       《陕北牧歌》是幅长卷——白云下近百只羊或隐或现地在浮动,山坡上背着书包的放羊娃在嬉戏,神态各异的陕北老汉在阳光下快活的吹着唢呐……这不仅是画家有关童年生活的记忆,也是这个蓬勃向上的时代对他心灵的感染。用笔上,画家一改斧劈刀刻、岩石般造像的手法,代之以中峰勾勒出毛茸茸的皮袄,边锋轻快地扫出嫩绿的小草和老汉飞扬的胡须,色块儿的晕染也兴过去历史题材作品中大板刷横扫出的体块不同,变得温润、轻快起来。《草原姐妹》、《春牧》等一系列作品中流露出的浓郁民俗风情也让人感到亲切和愉悦。

       而在“奔马”系列作品中,更能明显地看到其绘画语言既保持了原来的写实风格,但又向色彩、律动、表现杨力舟画了许多马的速写,对马的运动特征和马本身的美感有了更深的了解,更重要的是他被内蒙古草原上马背少年那种难强、豪放的气概所感动。他特别喜欢那达慕大会上,英雄健儿、男女小骑手赛马时挽缰待发的时刻:驭手英姿勃发、烈马长挤成一横排的马队,瞬间就拉开了距离,再后就形成为一条流线。流畅的线条,明暗变化是的色块、幻化出奔马的动势,就好像草原上奏响的一曲人与马命运交响的颂歌。画面中草原上的阳光也有透明的感觉,整体体现的那种飘逸洒脱的浪漫气息令人赏心悦目,精雕细琢的勾线、泼墨泼彩中,色块构成的力度迸发出内在的力量。

       画人忌讳千面,画马容量雷同。

       难能可贵的是,在《飞动的彩云》、《腾飞万里》等一系列奔马图中,杨力舟追求细节,追求变化中的难度。

       每个人物各具神态概括夸张,表现动势调力度,省略了衣服纹理的细节,大有“衣带当风”气势逼人之感。人和马既变型又合理,每匹马哪怕是在小小鬃毛的细节上都追求形与色、笔与墨的变化。这些都显示出杨力舟在创作规律上独具匠心的把握。

       杨力舟不仅在国画艺术创新上融会中西,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在中国美术馆事业的发展上也呕心沥血,备受人们敬重。

       早在1989年杨力舟就开始任中国美术馆常务副馆长一职。在职期间,为了使这座国家最高艺术殿堂适应社会及广大美术家的需要,他为美术馆的维修而忙碌,为美术馆的装修、改造、扩建工程奔走呼号;为了引进外国优秀美术作品来中国展出,他不断地寻找契机与兄弟单位合作,举办了罗丹、夏加尔、米罗等若干世界级大师的艺术作品展览及全性和个人展览近两千个。

       为让人们领略非洲木雕艺术的风采,1999年他受文化部的委托,与五人小组又像淘金者一样,奔赴遥远的非洲,遴选艺术精品。当近200件黑木雕“非洲艺术大展”如期举办时,几乎轰动了京城。1996年世界五大收藏家之一、德国的路德维希夫妇把自己收藏的价值2700万美元的117幅作品捐赠给了中国(路德维希夫妇家族从祖父时起就开始收藏中国的瓷器)。杨力舟以一个艺术家的真诚和对中国美术馆事业的责任感取得了老人的信任。捐赠仪式上,当江泽民总书记的手与德国总统赫尔佐克的紧紧握在一起时,中国美术馆结束了没有一件国外艺术藏品的历史,13亿中国人民也永远记住了这位与中国友好的热爱艺术和平的德国老人。

       繁忙的行政工作,切割着杨力舟创作的时间,然而,中国有句古话“天道酬勤”。

       杨力舟大量的书法作品都是在办公的间隙中写就,许多速写就是在出国、出差的旅途中画出。在贵州出差期间,只有五分钟的空闲,他也会掏出本子站在那儿写生,六天的时间,他画了30幅小画,无论是用牛角为远方客人敬酒的苗族姑娘,还是吹着一米多长喇叭的瑶族小伙儿,全都活灵活现跃然纸上。在非洲6国的30天旅途中,杨力舟留下了近300幅速写。日前已有《杨力舟速写集》出版。数十万字的美术馆学论和美术评论文章也是在繁杂的事物间隙完成的。

       杨力舟是一位非常勤奋又对自己要求严格的艺术家,他认为“双肩挑的画家必然要付出更多的辛苦,作为专家型的领导干部,学术与艺术上不求进取就没有发言权,徒有虚名就会变成欺世盗名,所以只有像奔马一样驰骋,才能不断进步。”

       西方哲学家尼采说:“只要你站在那里,深深地挖掘,下面必有清泉。”杨力舟就是这样一个锲而不舍、哪怕用耗费生命的方式也要找到艺术清泉的人。(作者:宏磊)

热词:

  • 杨力舟
  • 艺术家
  • 国画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