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水中天:历史环境与艺术创造

——从绘画艺术品读杨力舟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5日 15:0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在源远流长的中国绘画史上,20世纪是波动最大,变化最多的一个时期。从清末民初的西画进入中国,随后知识分子提出学习欧洲以复兴中国绘画,到"五四"前后的中国画革新浪潮的汹涌澎湃……直到世纪末"主流"与"非主流","现代"与"后现代"的起伏更迭,一百年间,画坛几乎没有宁静的日子。这种历史转折的年代,对于画家既是困厄,也是机遇。它不利于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艺术,却为变革创新的艺术铺垫了道路。杨力舟的绘画艺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发展。从文化和历史整体环境出发,才能全面和深入地观察和评价他的创作。

       杨力舟生长在山西临猗,后来在兰州读书,经常来往于华山山麓,黄河两岸。青年时期到位于长安少陵塬的西安美术学院学画,那里正是隋唐文人、画师游目赏心之处。北方黄土高原辽阔的土地和深厚的人文风习,很自然地融入他的记忆与想象,成为他绘画创作的精神资源。这种时代和地域文化背景,决定了杨力舟的艺术气质与感情境界的发展方向。

       以中国美术界的通行分类方式,杨力舟属于中国画画家。但杨力舟从事绘画,却是从油画、雕塑入手。他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在山西工作期间,曾与苏光、王迎春合作《文武之道一张一弛》(1972),与王迎春合作《给毛主席写信》(1974)等油画作品。这些作品创作于文化大革命时期,环境的限制使他们不可能在作品中显示其个性特色,但在突出普通人物的神态,强调室内光色表现上,可以感觉到对于绘画性的敏感。

       1978年,杨力舟作为中国画专业研究生,在中央美术学院深造。组画《黄河在咆哮》(1980)作为他的毕业创作,显示了他艺术观念和绘画形式的进展。这是由《黄河在咆哮》和《黄河怨》、《黄河愤》三个画面组成的系列作品,杨力舟回忆创作过程时,谈到三幅画的标题是受《黄河大合唱》歌曲标题的启发,从构思过程看,组画的构图经过由繁到简的转化,绘画形式经过了壁画到水墨写意的转化。《黄河在咆哮》的创作过程是由叙述性向表现性的演化。而这成为此后他和王迎春艺术倾向的基本特征。

       1984年的《太行铁壁》,是杨力舟与王迎春结束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班学业之后的重要作品。作为革命历史题材绘画,这是《太行浩气传千古》主题的扩展与深化;作为《黄河在咆哮》之后的又一件巨幅水墨写意性作品,也是两位画家对传统水墨写意形式理解的深化。杨力舟在《〈太行铁壁〉创作后记》中说,作品"没有表现历史故事情节和场合的真实,也不是对历史事件的考证的再现……构图结构和人物组合是象征性的、寓意性的",它所表现的"军民团结犹如铜墙铁壁的意志,却是真实的"。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是中国绘画风格发生整体性变革的时期。走出美术学院的杨力舟面对艺术领域的八方风雨,以开放而稳健的心态观察当代绘画发展,并思考自己的艺术。但黄土高原的生活体验仍然是他绘画创作的基础资源,仍然是他创作的出发点和艺术想象的归宿。对不同源流、不同观念的艺术手法,他不轻率地拒斥,而是经由与他个人心性关联的生活经验的比较和选择,有利于表现他的记忆、理想和心愿的,他就吸收、运用,与此相悖反的就舍弃。这样,我们看到经过新一轮艺术浪潮冲击之后,杨力舟在艺术上出现了轻快的波澜,但没有改变他原有的流向。在他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作品中,这一过程有相当明显地反映。从《山菊》、《村头老翁》到《迎亲的人们》、《黄土高坡》,再到90年代的《草青青》、《小小的我》等作品,他的构思越来越自由,形式越来越多样,并且以无所顾忌的态度处理水墨与色彩的关系。

       20世纪80年代以后,杨力舟一直担任美术事业的组织管理工作,艺术和绘画不再仅仅是他个人的爱好与追求。他必须从更大范围,更高层面观察、考虑问题,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他人(特别是为公众)设身处地。在长时期担任中国美术馆领导职务的过程中,以和谐而有效率的方式解决了许多难以逾越的难题。到他离开美术馆馆长职位之前,历经50年沧桑的中国美术馆终于形成了收藏、研究、陈列、展览均衡发展的基本格局。我想到这些,是因为这与作为艺术家的杨力舟是同一种思想境界的不同表现方式。

       每一个艺术家都有他自己的艺术想象基地,北方的人和自然就是杨力舟艺术创造的源头。黄土高原、黄河两岸那些艰难而乐观地活着的人们,不但被杨力舟视为生命的根系,而且引为人生的知己。关注他们的生存状态,表现他们的悲欢离合,一直是他绘画创作的基本题材。进入21世纪以来的《南山岭上南山坡》、《烈属》、《麦客-夏收季节》等作品,反映了他观察和思考当代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他这些作品里没有大喜大悲,没有颂歌也没有战歌,但也绝无嘲弄和戏谑。跟随他的画笔,我常常想起记忆中北方乡野被灼热阳光晒烫的土地,那里有倔强开着的野花,浸透了汗水的粗布衣衫与成熟的庄稼一起散开熟悉的气味,而人们就在这样的高天厚土之间一代一代地活着。如果见过那样的天空、土地和人,就一定会从杨力舟的作品中得到感情慰藉。

       经过20世纪后期的剧烈震荡后,无论是回归传统,还是追赶现代,中国画家全都来到新的起点。但每个人都是沿着自己的路径走过来,并继续朝着自己理想中最值得去的地方往前走。与过去一百年相同,中国画何去何从仍然是今天许多画家试图解决的问题。我不了解杨力舟对此持何种意见,从他的艺术实践看来,他不是取极端立场的人。他不是首先提出某种理想模式,然后以自己的作品验证这一模式的画家。这一类画家往往追求艺术观念和形式上的纯粹性,往往排斥与自己心仪的前贤不同的主张与手法。这种态度与方式容易引起艺坛关切,并使观众牢记其艺术样式。而杨力舟之治艺一如其为人,他总是以一贯的大度和开朗,沿着自己的路步步前行。我们从他不同时期的不同追求中,可以感知一个艺术家心灵的深度和丰富性。 

热词:

  • 杨力舟
  • 艺术家
  • 国画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