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王迎春:中国妇女与美术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10日 17:47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没有女性就没有人类。没有女性就没有美术。中国的劳动妇女以其伟大的创造和智慧.代代传承的民间美术,为中华民族的进步文明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中国劳动妇女从原始社会.历经奴隶制以至封建社会的敬千年,承担着孕育、生产哺乳等生命活动,从原始社会的洞穴,到部族社会的土屋茅舍,进入封建的家庭院落,成为女性活动的主要天地。她们富于天才的秉性.用自己的双手,在大自然的滋润下萌发美的情思,丰富和开拓自身的精种世界美化环境,孕育子女,美化生活.美化人生。最早、最本能地运用美术的手段寄托心灵中最美好的向往和理想。她们把美术与生活实用紧密相连,渗透在生活的各个角落,广泛遍布于民俗活动、传统的盛大节日,以及人生重大礼仪中,发挥美的装饰与象征,为现实生活平添无限的乐趣与生机。

       中国大地九十六万平方公里生活着五十六个民族。他们有各自的节日风俗,又都看重新年伊始的春节。在欢度春节时,也是大展妇女巧夺天工的艺术才能的时节,也是她们毕尽职青的负担。被清扫的干干净净的院落,用缤纷的色彩,各式各样的多民间美术装点一新。妇女们把自己所熟悉的、喜爱的人物、动物、果木蔬菜、飞禽走兽、花蝶鱼虫、戏曲故事和自己的美好祝福,如吉样如意、喜鹤登梅、松鹤延年、早生贵子等等心中的歌,把客观物象进行大胆变形夸张、加工取舍图案化、装饰化,剪成明快清新、朴素大方、古拙浪漫又极富趣味的窗花,贴入窗格。再把木版年画贴在门上、墙壁上、灶房、粮库、水井、马厩。再供奉上财神爷、土地爷神像。刺绣华丽的门帘、窗帘在和煦的阳光下给房舍增添光彩。大人小孩们都穿上妇女手工缝纳的新衣裳,喜气洋洋。

       伟大的母爱天生地就以子女为其生命的中心,孩子诞生后,为了驱邪逐病,永保健康,母亲就要用美来装扮自己的小宝贝。把儿子扮如虎,一针一线精心刺绣缝制老虎帽、虎头鞋、虎围涎、老虎袖筒,一个个健壮威仪虎虎有生气。把女儿扮如花,戴上莲花帽、花围涎、追花衣(拼花衣),活泼伶俐可爱。外婆家还要给孩子送纸老虎、布老虎、泥老虎、虎枕、鱼枕,各种彩绘泥塑的玩具,如狮子、牛、马等等动物让它们保护孩子。妇女们又把各种花布的边角料加上刺绣,拼成美丽的图案,做成衣服和用品。蒙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苗族、彝族妇女精制的地毯、壁饰、挂毯.把屋子或毛毡帐篷里整个包装成图案的殿堂,富丽堂皇。总之,是心灵手巧的妇女们把人的世界装点得五光十色,沉浸在美的氛围,寄托着四季平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的美好愿望。家家门前还要挂上彩灯,在夜间点明,田园村庄甚至整个山野里一片灯火通亮,如百花盛开照亮人生光明的前程。

       婚配嫁娶在农村也是一件喜庆的大事。即使在封建社会里妇女的婚姻不能自主,但是她他们无时无刻苦地想方设法通过自己土生土长的剪纸、刺绣、纺织品或工艺美术方式表达对爱情的执着和向往,表达劳动妇女朴素、善良、纯真的情感和美好心灵。姑娘们从小就学会刺绣,绣出的衣裙华丽精巧;给自己的未婚夫或丈夫刺绣的鞋垫袜底,图案丰富而复杂,再绣上正字,用千针万线寓意企盼丈夫走正路、图光明。大幅的剪纸和花纸围墙布满新婚套房。犹如一个现代艺术的展览会,令人神往。在我国一些边远省份少数民族地区,老百姓对美的追求和创造更使人钦佩和震惊。其头饰、服饰设计讲究,图案繁杂,色彩艳丽,制作精工,造型优美。除了金银首饰之外,大多数都是妇女们用最简洁的粗布、毛线、红纸、土制颜料、丝线,一针一线的劳作,创造出美的天地。

       当我们被那些艺术品吸引而陶醉的时候,无不感慨目不识丁的妇女们所具备的无限创造力。令人信服地说明女性对视觉形象、色彩感觉更有特殊的敏锐。她们的温情和细心更善于观察事物和形象思维,又更具备意象、抽象加工的胆识和魄力。西方现代派艺术家们的尝试与突破,其实在中国民间妇女艺术家手底早就有所创造实践和发挥,浩如烟海的中国民间美术几千年来由一辈一辈的妇女以接受先人长辈的口传手授,传承至今。美术是朝向妇女的,妇女是美术创造者中做出最大贡献的无名英雄。

       纵观中国美术史,历来对于民间美术家,几乎名不见经传,更没有出现过女美术家的名字。这种几千年的不公正和黑暗就这样延续着。须知,人类在洪荒的上古时代,却是对女性崇拜的五体投地。人们只知其母.不知父。女性是崇高无尚、凛然不可侵犯、为先民们心中敬畏的像。因为女性可以生殖繁衍人类而受到歌颂。母权制社会远远早于父权制的时代。母亲是神圣权利的象征。即使在漫长的奴隶制社会和封建社会,女性虽然被沦为第二性,但是实际生活中一天也不能抹去妇女对人类的美化。否则人类社会将是一片荒蛮和颓唐。然而在男性为中心的社会,奉行男尊女卑,延习根深蒂固的封建道德观念和世俗偏见,歧视妇女,女人只作为男人的附属品,处于从属的地位。即使那些官宦人家的贵族妇女深居闺阁之中也没有自由,不能中考秀才、举人,不能作官为宦,自然难以挤入文人画家的队伍,或者去作御用画家,只能在闺阁中,在床围、门帘、枕头上描龙画风,把自己的艺术才华和丰富感情,用一针一线刺绣在手帕与荷包中……至于广大的劳动妇女处在社会的最底层,备受压迫与歧视,不仅不能受教育,连起码的人格都受到压抑,对她们所默默从事的美术创造也只视为手工劳作而已。在士大夫文人的眼光里,视下里巴人美术为“粗、俗、野”,被理所当然地排斥于史籍之外。

       “五四”运动以后,中国妇女解放随着全民族的反帝反封建革命浪潮的兴起,妇女的地位有很大的变化。女性走向社会,进入学堂接受高等教育,也有女画家出国留学,如潘玉良等取得突出成就者。但是深深地扎根于老百姓生活中的民间美术仍然处于广漠的乡间。本世纪三、四十年代一批投身民族解放战争的革命文艺工作者,在陕北延安和劳动者相结合,从事群众性的富有战斗性的美术运动时,认识到在陕北具有深厚的民族性和古老文化传统,又富有浓郁乡土气息的民间艺术和民间艺人的可贵。把民间剪纸艺术吸收到木刻创作中,出现了木刻、年画的新面貌。随之农民画、年画、剪纸、皮影等民间艺术被不断地发掘、推广,适值改革开放之后的八、九十年代,专家、学者、艺术家具有了更开阔的思想境界和自由探索的气候,又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踊跃地奔向黄河源流,乡村农牧区深入考察,搜集整理研究民间艺术的宝藏。人们开始真正的觉醒。她们被请到高等艺术学府讲授、表演,举办各种各样的美术展览会,把她们的作品搬到国家艺术殿堂,甚至拿到国际上展出。并且成为国内外学者、理论家、画家、雕塑家寻根探渊的对象。各种研究民间艺术、推举民间艺术家的专著、论文、史料大量出版。劳动妇女美术家的社会地位也空前的提高。如户县农民画女画家吕凤兰曾经任全国政协常委。农村里新一代的知识青年美术家也在成长。政府部门命名“农民画乡”、“民间艺术家”称号,不断奖励有成就的民间艺人和先进工作者。许多农村妇女走向自由与敬业竞争。在繁荣民间艺术的美好时代发挥着更大的作用,展示着更加焕发的艺术才华。

       应与中国民间美术同时发展的上层中国美术,历史上曾经有过伟大的青铜时代、秦汉陶俑、宏伟壮阔的宗教艺术,以及传统绘画文人画,可以说几乎都是男性的艺术。反映女性生活众多的历代名作成为东方美术的瑰丽珍宝,也都是出自男性画家之手。没有女画家的地盘。本世纪初至五十年代的半个廿纪,妇女接受了高等教育,学习西洋绘画或向名师学习传统绘画的学子已经有不少人,成就突出者凤毛麟角。新中国诞生后,男女平等,妇女求学、就业取得与男子同等的地位与机遇,优秀的女画家、雕塑家、版画家不断涌现,姜燕、冯真、邓树等人,运用传统工笔画与民间年画相结合,创作了反映新生活的绘画。一批女雕塑家时宜、张德蒂、张德华登上艺坛,并在国际上获奖。英姿勃发、富有冲击力的一批女油画家赵友萍、张自嶷、邵晶坤、庞涛、高亚光、温葆等人为中国画坛大大增添了光彩。萧淑芳、俞致贞、陈佩秋的新工笔花鸟画出手不凡,周思聪、王迎春、朱理存、蒋采苹、单应桂、王玉珏、邵飞等人。新时代的国画显示雄厚的实力和才能,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江碧彼、赵晓沫、李秀、杨春华、阿鸽等人在版画界亦属出类拔萃的女作者。王叔晖在工笔画和连环画的突出成就堪称一代名家。在美术史论方面孙美兰、晨朋、奚静之、陶咏白,以及过世的也都颇有建树。美术教育家常沙娜,美术活动家廖静文、郁风、邹佩珠,老一辈书法家肖娴、肖琼,她们都是备受社会敬重的妇女名流。才华横溢的青年一代女美术家在不断涌现。中国妇女中的美术家已成浩荡之势。而且这些学院培养、科班造就的专业美术家也都共同爱好中国的民间美术,在东西方艺术借鉴传统与民间艺术的融合中,妇女美术家的卓越创造必将为美术繁荣作出更加辉煌的贡献。

热词:

  • 王迎春
  • 艺术家
  • 艺术
  • 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