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美术动漫 >

专家:漫画是唤醒中国民智的另类武器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7日 17:0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113年前,一个叫谢缵泰的广东华侨画出了中国第一幅漫画《时局图》,从此,“以笔为枪,改造社会”,成为了一代代中国漫画人一脉相承的精神特质。他们白天革命,晚上画画,用无数生动的漫画激活了历史,用无比坚定的信念唤醒了世人。因此,漫画不仅仅是消遣娱乐的方式,更是革命斗争的利器,是开启时代之门的钥匙。它是一个时代经济、社会、文化最直观,也是最深刻的写照。所以,在漫画已经成为大多数人眼中的“儿童读物”,成为日渐式微的艺术形式的今天,重新发现漫画的价值和意义,寻找漫画的精神和气质,才显得格外重要。广州大学动画艺术系副教授周鲒走上岭南大讲坛,重新回忆中国漫画的百年兴衰,重新梳理中国漫画人的精神脉络。

  曾经有这样一个故事:一天希特勒颁布了一个命令,说他会去一家精神病医院检查工作,精神病医院院长很紧张,便用了3个月的时间训练精神病院的病人。到希特勒来的这一天,全部患者口号、步调一致,希特勒非常高兴,但他突然发现,后面角落里有一个人居然就没有喊,也没有做动作。于是希特勒问他,你为什么不敬礼,不喊口号?那个人说,因为我不是疯子,我是这个精神病院的看门人。看门人是不需要步调一致的敬礼,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在中国100年的历史进程中,漫画就像这个城堡的看门人,很多时候充当了“守护者”的角色,守护历史的真相、正义和良心。漫画是属于青春时代的。宫崎骏曾经说过,漫画是我青春时代的情人。漫画是最热血的。无论是现在年轻人喜欢的路飞、追求真相的柯南,都是最热血的动画形象。而100年前的“老漫画家”,其实也是青春时代的热血漫画家。

  许多人认为漫画是属于娱乐时代的,既不深刻也不高雅。但事实恰好相反,漫画为历史作证,为人生、为心理,为家国作证。就像易中天先生说的,漫画不一定只是消遣,也不一定只是娱乐,它是为历史呐喊。

  著名的漫画家,像谢缵泰、潘达微、何剑士等,他们几乎每一个都是晚景凄凉,好像到了他们的生命走向最后的时候,这个社会不太喜欢他们,他们往往是住在一个小阁楼里面,三杯两盏淡酒。香港有一位收藏家花了三四十年的时间收集漫画,他说,有关漫画历史的来龙去脉,现在的漫画家们应当知道,每一个中国人也应当知道。

  漫画是一种重要的外交关系表达

  漫画是外来的舶来品。在甲午战争前后,英国、美国、法国等地都产生了大量跟中国题材相关的漫画,比如说在当时的漫画形象中,光绪皇帝是一个孱弱的小子。在这张画的后面有一段文字,光绪说:“妈妈,我能不能回家啊,回北京城去过圣诞节,元帅给我准备的礼物是一件新衣服”,于是慈禧就训斥他。这幅画的潜台词是,当时西方的主流政界是认同光绪的。另一张法国的漫画叫《中国皇帝的早餐》,它表达的是光绪皇帝有一天早晨起来,习惯性地打开了罐子想喝牛奶,但是打开之后看到的里面不是牛奶,而是八国联军,光绪没有预想到八国联军来了。19世纪末期有一句话是:“中国是不愿意加入世界潮流的”,但当时的漫画告诉你,你不进来也要拉你进来,于是我们只能进去。

  当时,漫画是一种最重要的外交关系表达。外交不再是报纸上的文字,也不是政治家空洞的口号,而是漫画。当时在中国已经有一大批人开始办报、办刊物,随着这种世界潮流的发展,漫画也在中国出现了。中国第一张漫画出现在1898年,谢缵泰的《时局图》。这张画在当时的影响并不大,但后来无数的革命力量都根据这张画宣传当时的时局,因为这张画直白地反映了列强的野心。

  把这些漫画给艺术家或者漫画家看,有人会说这些都是政治漫画,艺术跟政治结合得太久了,跟社会的距离拉得太大了。但是,中国这100年来最大的事情莫过于政治变革,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能够漠然吗?正如漫画家廖冰兄说的:“我一痛就哇哇叫。如果你的漫画不能让人笑,那么你这个漫画家就可笑了。我现在很可笑,人家笑我,我不愤怒,我就让他笑,一笑了之。”漫画家的特质就是这样,一定会站在第一线。在日本前段时间的反核运动,日本动漫大师宫崎骏就站在了第一排。同样的道理,为什么到今天还有这么多人谈论谢缵泰的漫画,就是因为他不会一笑了之。

  漫画家都是“野生动物”

  广东是中国漫画的重镇,20世纪,广东出了许多有趣的人,包括漫画家潘达微和何剑士,他们都是个性色彩十分鲜明、充满魅力的人。黄花岗72烈士非常有名,但很少有人知道,这72烈士的尸骨就是潘达微和他夫人去收埋的。潘达微出生在天河,父亲是清末广东军区的高级官员。从小生活在一个非常富庶的环境。多病,体弱,但是很巧,他在医院碰到了孙中山,便跟着孙大哥加入了同盟会。同盟会广州分部的正会长是高剑父,副会长是潘达微,两位画家当了同盟会的领导,说明了画家走在了那个时代的最前列。1905年,24岁的潘达微办了一本杂志叫《时事画报》,这本杂志成为中国早期漫画的集散地、最大的平台,聚集了一大批漫画家。

  “以笔为枪,改造社会”,是那个年代漫画家的口号,何剑士就是现代漫画的集大成者。在加入潘达微的《时事画报》之前,他其实就是一个晚清的贵公子,但自从加入了《时事画报》后,他的剑怒发挥到了漫画上。有人说,民国初期的漫画从真正的审美角度来说略有瑕疵,但我认为何剑士无论是在社会意义还是在美术意义上都是集大成者。民国建立之后,何剑士看到很多现状与当年的理想有很大差距,所以很悲哀,潘达微遁入空门,何剑士就只能遁入酒杯。1915年,何剑士在白鹅潭去世,只有30多岁。非常巧合的是,7月底,何剑士去世,9月,廖冰兄出生在大石街,前后相差仅1个多月,就好像是为中国漫画找了一个接棒的人。

  漫画这113年,无论是做动漫概念的,还是新闻漫画的,都是输出价值观的过程,漫画一定是超越了生活,形成了与生活对抗的强有力的武器。廖冰兄曾经说过漫画家都是野生动物,甚至说漫画家是头上长角,手里拿刀,看见邪恶的就哇哇叫,也就是说漫画要解剖这个世界,甚至解剖自己。

热词:

  • 艺术台
  • 动漫
  • 漫画
  • 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