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杨飞云访谈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8日 17:37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前言:杨飞云是当代写实油画的水平标杆之一,拥护或者反对的,都会拿他来做比照。不管持哪种观点,又一致同意他承袭了中国写实油画的衣钵,今天薪火相传的学院派写实油画技艺,由他和他的朋友们对当代中国油画产生意味深长的影响。

       和杨飞云谈话突出的感受是他出言审慎,假如我们越过他那含蓄内敛的性格,就会看到他把油画这种外来文化样式既看作工具也看作思想方式。所以当说到油画,他喜欢说成“油画艺术”或者“写实油画艺术”。他是当代艺术中硕果仅存的理想主义者,在这个领域,他像一个深谙脉理的中医,虽然只切在手腕,却能捕捉周身的脉动。他用造型艺术的方式提示人们关切艺术的灵魂和美的根源,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使他的作品看上去和今天的审美时尚显得格格不入。

       油画,或者“写实油画艺术”已经变成他修炼和完善自己的一个“场景”。在这个场景中,油画的“中国过程”不仅变成他每天在画布前的劳动和思考,如果把他和他的前代画家联系起来看,已经形成一条中国写实油画学理上的逻辑。照我看,截止到目前的杨飞云更像是油画学理的研究家。 
 
       一:写实油画艺术在中国是新的文体……

       王:有些人认为写实绘画已经沦为抱残守缺的古董了……

       杨:我认为写实绘画在中国还是一个年轻而充满活力的画种,从大的范畴来看,写实油画艺术对中国是一个新的文体;对中国人来说,它包含的是原先中国造型艺术里没有的知识。写实绘画现在面临的是能不能够深化和发展的问题。作为一种外来学问,它还没被我们掌握得炉火纯青。时代会随自己的好恶改变很多事情,可你仔细看,它只改变肤浅的部分。人们尽可以喜欢其他的艺术形式,但这不等于能够抹杀写实艺术的本体价值。从写实绘画理法来看,在现代艺术越来越活跃的今天,它也越来越显现出被很多人有意忽略的事实——它正在成为其他造型艺术的基础和衡量尺度,就像数学对于其他自然科学。说写实绘画是抱残守缺的人,我宁愿认为他是由于幼稚,当他对一件事情有了深入而全面的理解就会改变看法。如果仅仅是出于偏见,那上帝都拿他没办法!

       王:那么你对写实绘画的看法什么?

       杨:写实艺术不仅是一种站在广泛的现实主义立场上的文体,它同时也是表现眼睛所看到的和内心所感受到的最有视觉说服力的文体。它一头连着画家的内心,一头连着广泛的人的世界。你想想看,当一个人——不见得一定是受过美术训练的人——在《大卫》或者《蒙娜丽莎》面前的震撼是一幅抽象绘画能替代的么?更重要的是,人类有很多种观察和表现世界的绘画,每一种都有它不朽的价值,不同的时代会厚此薄彼,但对于画家来说,你的热爱其实就是你的归宿,不会因为某种声音很大就丢了自己的方向。

       王:那写实绘画到底会怎么样?

       杨:它会不朽!

       王:为什么?

       杨:人类有很多种创造是不朽的,单说美术样式,你翻翻美术史,人类创造一种样式一定是由于广泛的需要。即使今天已经不需要了,它也记载着人的光辉。油画的写实体系是西方人在文艺复兴时期创造的,可当它传进中国,就成了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它之所以能在这里被普遍接受,说明它具有符合中国人审美的普遍意义。这门学问能被很多画家深入地研究和学习,说明什么?说明它已经变成能够流传的观念、方法和手艺。这种局面更重要的意义是它作为一种观看和表现世界的方法溶解在中国人的艺术欣赏习惯里,这就是我说它将会不朽的原因。

       王:不管怎么说,今天人们已经厌倦了简单再现的绘画……

       杨:你仔细看看世界各国的美术就会知道,再现从来不是美术的根本任务。即使是写实的油画艺术,它诞生的过程,再现也根本不是它的目的。过去有过这样的误解,文艺复兴时期也说是再现,其实那个时候强调的是人能够像上帝一样去创造,或者艺术家模仿上帝的样式去创造美。如果把这个过程理解为再现某一个人或者一件东西是非常不贴切的。因为写实绘画诞生的本质从来不在这儿,历史上哪件作品仅仅是为了再现某个人物?不是!古希腊不是,伦勃朗也不是。他们是通过模仿外在的形式达到内心深刻的感受,在表达艺术家所塑造的“那个人”的理念,设法通过精湛的技艺来比附上帝创造万物时无法企及的精神境界。

       王:你是说上帝与创造这个概念被世俗化为艺术家与造型,所以在西方的文本里经常把“艺术”和“创造”扯在一起?

       杨:在文艺复兴的背景下,从中世纪人与神的关系转换成人与自然的关系。人类一直在寻找创造的奥秘,达芬奇解剖了那么多人体,他甚至解剖子宫里面小孩子生长的过程!我觉得他是要搞清楚生命所以神秘的原因,要知道生命是怎么形成的。他们研究解剖、透视和光学,是想发现自然创造物里隐藏的本质性规律。导致在绘画上,就是通过再造人的外表进入对人的精神世界的研究。因此我们看米开朗基罗的《大卫》,虽然我们看到一个充满活力的男人体,甚至连筋络、头发的纹理都雕刻出来,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真实的人能有这样的力度,从来没有见过对人的赞美能达到这样宏大、超然而有可信的程度。我记得巴赫曾经给艺术下过一个定义棗他指的是音乐棗他认为艺术就是赞美上帝的荣光和心灵的欢愉。心灵的欢愉,就是人类深层情感的触动;上帝的荣光是指什么?指的是人类精神升华的境界,指的就是创造的神奇!而这正是人类希望具有的能力。 
  
       二:一棵梨树吸收的养分应该不同于杏树……

       王:怎么想到要结成一个写实油画家的团体?

       杨:不是谁忽然想纠集一个什么东西,是大家一拍即合。现在体系很混乱,混乱当中互相倾轧,吵来吵去,非常无聊。学派不同,观点和价值取向就有很大差异。写实学派当中有一致精神倾向的画家走到一起,大家就有了相互的支持。有了明确的艺术体系和目标,大家可以在相对认同的框架里面展示自己的才华。未来的中国油画应该以学派和流派的方式交相辉映地发展,而不是现在这种大杂烩式的全国性油画展,把完全不同的艺术塞进同一个展厅来显示我们的宽容。不同的东西怎么评价?怎么比较?大家坐在一起谈都谈不到一起,只有画家相互争吵,观众无所适从。

       只有在这样一个大的前提和体系下,画家才能走得坚定,走的专注,中国油画才能真的提高水平。一棵梨树吸收的养分应该不同于杏树,它们的生长规律注定会不一样。

       近一百年来很多声音都在反对技术,但是对于写实油画这个画种来说,离开精湛的技术就很难有什么成绩。甚至连尼采都说,一个艺术家要精通一门技术。

       一个成熟的艺术家无所谓跟别人联盟,他有自己的主张和独立性,但是我觉得写实绘画还是一个年轻的画种,这门学问还没被我们运用到很成熟的程度,用这种方式继续推进一下,对学这方面绘画的人,或者有兴趣参与的画家能够产生一些促进作用。 
  
       三:人不是机器……

       王:上个世纪的一百年是西方写实体系被破坏的一百年,很多因素从写实绘画中分离出去单干了,写实艺术已经失去了主流的位置……

       杨:现代主义发展了一百年,其实现代主义艺术当中的因素五百年前就有,只不过它被整合在具体、具像、严谨的法度之下,成为写实艺术的诸多元素之一,不允许它分离出来而已。不信你看看今天全世界的现代艺术,哪一种理由不曾经是古典写实艺术的潜在因素?现代艺术凑近看,好像谁也不挨谁,宏观地看,其实都是写实这棵大树干上生出的许许多多小杈,每个杈探索了一个点,正所谓满树繁花。能看到花朵,很好,透过花朵还能看到枝杈,也很好。能看到树枝与树干的关系,再想到树根和土壤不是更好么?

       王:说到土壤,毕竟油画是外来的“物种”,如何服中国水土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杨:今天的现代艺术也有很多人看不惯,其实没必要。你看唐代的早期艺术,容纳了印度和西域的多种因素,中国人慢慢把它消化了,消化以后又发展得非常好。西方的艺术其实也不全然是西方的,很多元素是受早期东方的影响。有人经常举佛教的例子:佛教发源于印度,生长在中国,结果却是在日本。中国的文化一直是兼容并蓄的历史过程,表面上看今天的状况,外来文化似乎构成了对我们的威胁,或者说有不良的影响。但是换一个角度,它就是另一种兼容并蓄,就像写实绘画被中国人广泛的掌握,在学习和模仿阶段可能觉得这是对外来文化的迷恋,但是它被中国人掌握以后就变成中国文化的一种,同样是来自现代艺术的那一块也是这样,被同化之后就成了中国文化的一个枝杈。这不是说我们要宽容,而是要看清文化发展的理路。

       王:仍有这样的疑问,今天照相术已经非常发达了,如果仅仅想把一个东西画得很像,那写实绘画的价值又在哪儿呢?

热词:

  • 杨飞云
  • 艺术家
  • 油画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