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名人谈黄胄先生的艺术成就

——黄胄夫人郑闻慧女士访谈录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3日 16:39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编者:康有为在20世纪初曾经向整个画界大声发问:如果让你们画出建章宫千门万户的宏伟气象,画出御林军郊原狩猎时千乘万骑的雄浑气势,试问数百年来所谓的画家名手有谁能做得到吗?直到一个人的出现,他不仅画出了千家万户的宏伟气象;画出了千乘万骑的雄浑气势;更画出了《洪荒风雪》后神州大地的《飞雪迎春》;画出了炎黄子孙多少年来为之苦苦追寻的《广阔天地》。他,便是黄胄。在黄胄先生诞辰81周年之际,炎黄艺术馆建馆15周年前夕,我们采访了黄胄先生的夫人郑闻慧女士,以表达对艺术大师黄胄先生的深切怀念以及郑闻慧女士的深深景仰。

       刘晓林:黄胄先生是新中国绘画史上重要开拓者,也是中国人物画发展史上一个重要里程碑。他将西方素描与中国笔墨相结合,他那全新的精神、意境、手法开辟了中国水墨画的新时代,弥补了严格绘画写实带来的弊端。在谈论他的艺术成就前,请郑馆长先谈一下黄胄先生的艺术生涯。

       郑闻慧:1925年,他出生在河北蠡县梁家庄的一个贫苦家庭。(梁家庄还走出了一位很有影响的艺术家、《红旗谱》的作者、黄胄的堂兄梁斌先生。)1933年黄胄随母亲到了陕西宝鸡,十四岁的时候父亲就病故了。在此期间,黄胄遇到了对自己一生产生很大影响的两个人赵望云先生和韩乐然先生。

       刘晓林:黄胄先生说过:在我这一生中,青年时期接触过四位画家,他们对我的成长起着决定的影响。这四位画家,除了赵望云和韩乐然两位先生外,另外的两位是谁?同时问一下,黄胄先生与赵望云和韩乐然两位先生的相识,谁更早一些?

       郑闻慧:其余两位画家指的是司徒乔和徐悲鸿先生。黄胄认识韩乐然先生更早一些。韩乐然先生早年曾留学法国,学过油画,接受了很多当时先进的东西,尤其是思想方面。在20世纪40年代初,韩乐然先生在政治上很不如意,就一个人游梭于秦川一带。韩先生很需要一个背画架,同时又能聊得来的人。这时黄胄与他相遇了,对于小时候就喜欢画画、正处在少年时期的黄胄来说是最合适不过了。黄胄陪伴韩先生在八百里秦川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在这段日子里,应该说韩乐然先生给了黄胄很大的精神力量,在视野方面使黄胄更开阔了。1944年初,黄胄又拜对自己一生的艺术道路产生了最大影响的赵望云先生为师。直到1949年参军,黄胄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赵先生家中。1945年冬,赵望云先生的朋友、河南《民报》社长傅恒书约黄胄去他那里工作,到黄泛区写生。黄泛区内灾鸿遍野、瘟疫横行,当时国民政府的腐败,使黄胄在精神上受到了巨大震撼。他用国画、漫画、木刻各种形式画了《遍地汹汹黄水》、《就这样活下去》、《孩子快死了》等几百幅作品。其实赵望云先生在1935年时,就曾到山东、江苏等水灾地区写生,在很多方面他们师生各自的艺术道路上有着很多相似之处,人道主义、忧国爱民的情感贯穿了他们师生的一生。

       刘晓林:是的!人们常说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泉。黄胄先生则更彻底,他认为生活是艺术创作的唯一源泉。这种艺术观可不可以说是真正形成于黄泛区的写生期间?


       郑闻慧:黄胄的黄泛区写生可以说是他的艺术道路的重要转折点。他自己也曾说过,两次黄泛区写生对于自己非常重要。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主义奋斗,但对现实生活中的到处是贪官污吏深恶痛绝,作为画家必须反映老百姓的苦难生活。1949年参军后,黄胄来到了新疆,从此一生与新疆结缘,创作了大批反映祖国大西北的作品。新疆人民也把黄胄看作了自己的画家。后来,由于国家需要及幸遇徐悲鸿、丁井文、罗工柳、陈忻、黄镇等人,使他有机会来到了北京。

       刘晓林:据说,当时徐悲鸿先生对黄胄先生作品大为赞赏?

       郑闻慧:徐先生是伟大的艺术家、美术教育家,了不起的伯乐。在解放初期第一次美展排选作品中他看到了黄胄的作品,觉得很有生活,无论是笔墨还是内容等方面有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当然从纯艺术角度来看,那时黄胄的作品中仍有不太完美的地方。据说,徐先生几次将黄胄作品从众多参选作品中拿出,并且讲宁可自己的作品不展,也要展黄画胄这个年青人的作品。黄胄创作《爹去打老蒋》时,还在新疆。那时,徐先生的学生,也是我的老师吕斯百先生向徐先生要美术教师。徐先生说,你们西北就有一个黄胄画的不错。他费了很大周折,终于找到了徐先生所说的黄胄。来北京后,故宫、琉璃厂等是黄胄经常去的地方。在50年代到70年代,他临摹了大量的古画。文革期间,黄胄和其他老艺术家一样,遭遇了无法遇料的磨难。他经常说:我将来怎么办?干什么?难道中国画我就不能再画了吗?文革结束后,他离开总政治部创作室,直接领导参加了中国画研究院的创建工作,后来又创建了新中国第一座由民间发起,政府和社会广泛支持的大型艺术博物馆——炎黄艺术馆。他不止一次说:连保护和收藏我们祖先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都做不好,我们岂不是愧对祖先,愧对历史,更愧对子孙吗!炎黄艺术馆是黄胄一生呕心沥血完成的最后一件作品,他为此耗掉了生命的最后一丝气力。

热词:

  • 黄胄
  • 艺术家
  • 画家
  • 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