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借得铁干银钩笔,来传雪域春消息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0日 13:5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点击进入>>国画家徐白一个人主页

  认识白一是十年之前在长春的一次研讨会上,因为他的一些特殊见解让我记住了他。当时给我的印象他一直离群索居,属于长春画家群中的异类。后来我在京筹备“中国城市市花国画艺术巡展”,曾邀请他为长春市的市花君子兰写照;后来得知他为艺事多往返于纽约和长春之间。近年来我关注着他的画艺的进步,倾听他一些有关艺术的述说。刚过知天命之年的他,正值创作盛期,如井喷,似泉涌,象雪崩,他自己说:“想停都停不下来。”他的勤奋与执着实令人刮目相看。

  他的画,完全是他在其生活的那片寒凝千里的大地上耕耘出来的。东北有一群默默耕耘的画家,他们有志于表现北国特有的山川风物,那曾是中国画史的一片荒原,一片弃地。用中国既有的古典绘画及文人绘画的传统手法很难表现出它的特质、它的内蕴、它的魂魄与精神。历史走入现代,当地的画家在不断寻索新路,南方的画家也不时有人“闯关东”。其间,取得杰出成就者不乏其人,如黑龙江的于志学,吉林的安云鹏,南京的傅抱石先生也于60年代去东北采风写生,并画过一些东北题材的作品。而我这里所说的徐白一,虽尚无大名却是有大作的一个极富潜力和实力的中年画家。如果说表现东北地区林海雪原风物的画家中于志学得其趣,傅抱石得其气,安云鹏得其“素以为绚”之妙,而徐白一则得其“缋事后素”之大道。

  我早年“闯关东”一十八载,在那里度过了最富活力的青春年华。因此对那里的冰天雪地就有着深切骨髓的感触。长白山的积雪,白桦林的诱惑,松花江的旖旎,北大荒的雄浑,兴安岭的秋色?6?1?6?1?6?1?6?1?6?1?6?1而深潜其中的大美是什么?无人能够回答!我向文学中寻索,我向艺术里寻索都没有满意的答案;我在向苍茫的古原寻索,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那远不仅仅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也不仅仅是“唯余莽莽”或“原驰蜡象”所能了得!跋涉在玉嵌冰镶的雪路上,感触最深的是那四周的空气都变成了冰水,无论你穿什么衣服都会觉得象赤裸着躺在水里。呼吸的也是冰镇成液体的空气。此时方识得何谓“天人合一!”而那种特异的感觉,在几十年后的今天我却在徐白一的画里感觉到了。看了他的画仿佛让我回到了当年。风月无古今,情怀自浅深。他的画里不仅仅表现出了北方特有的那种裹着严寒的淡淡的云气,薄薄得雾纱,湿润的树丛,漂落的残叶?6?1?6?1?6?1?6?1?6?1?6?1而可贵的是表现了雪地之子的感悟与心灵,那是常人未尝体悟过的。那些雪中舞蹈的劲草,枯而不调的野花,苍翠欲凝的寒林,结素花于荆条的雾凇,亭亭玉立的美人松,似乎不是在同寒冬抗争,而是达成了北国美丽的和谐与共生!在他的长卷与短幅里,徐白一在创作技法的表现上也不同一般,他把中国山水画与西方的风景画的构成相结合,将传统山水画的视点拉近,在把花鸟画的视点推远,于是就出现了一种较新的视觉效果。这是前人极少有过的表现形式。这得利于他在做此变法之前一直是画工笔花鸟的,于是他便把表现工笔花鸟画的细腻语言运用到现在的创作之中。显示了充分的表现力。使之细而不腻,画面宏大而不空洞,使之即浑厚又精致而不乏空灵。平淡而不乏灿烂:真可谓既尽精微而又致广大。

  另外他还从美国画家怀斯那里借鉴了我行我素的柔和色彩,细腻的笔触,刻画精细入微而又带有些许感伤凄清和冷逸的情调,从龚贤那里继承了浑朴中见秀逸,厚中有透,情雅恬淡,从董源那里汲取了宏阔广大以及疏林远树,幽远静谧的境界美。 他那独特的视角,全新的表现语言,不同于古人也不和与时下。没有满纸的蓬勃,没有时代的脉动,没有当下的时髦,但他也并不孤寂与冷漠。更不觉得萧索和荒芜;而呈现出的是冰雪下郁勃的生机,无穷的伟力,深厚的蕴籍,太象北方的汉子与村姑?6?1?6?1?6?1?6?1?6?1?6?1这一切不过披上了洁白的纱裳,仿佛大自然在进行一场圣洁的婚礼。冰封下,他在画春天!他在画天地间美妙之真气,他在画无言之大美!

  徐白一多年的努力钻研,甘于寂寞的刻苦求索使之取得了今天的成绩。正像他自己所说:“不随潮流,不与人争,独处塞外,自成一统,教书之余,笔耕墨拓,不知春夏,忘却秋冬,自得其乐,其心融融。”他有着一颗超越世俗的心,在他的作品里我能感到他那清心寡欲的内心世界,是在一种纯自然的状态下生活学习和创作,没有功利心,他真正的做到了“得不喜,失不忧”。所以他的作品里传递出一种少见的清雅之气。使人观后能忘掉烦恼,得到心灵上的安慰和愉悦。

  白一正在年富力强照此不懈的在东北那片沃土上耕耘下去,定会有非凡的收获,定会给那片土地画上一幅无与伦比的造化之像。

  时代在前进,所有人都往前看。而徐白一却往回看、往回退,一直退到远离文明、远离尘世的远古,他仿佛化作一支雄鹰盘旋在那浩瀚无垠的东北平原之上的天空。他注视着那里的山川河流,他观赏着家乡的风霜雪舞,他深吸着天地间的真气,他享受着自我的得意与悠然。他是一个少有的超凡脱俗的真正的艺术家,在他的作品里使人真实的感受到什么是“天人合一”和“物我两忘”的无限美妙境界。 


               
                                2009年菊月上浣于北京藻鉴堂

( 作者:李起敏,中央音乐学院 世界文化学,艺术概论教授)

责任编辑:张筱曼

热词:

  • 徐白一
  • 国画家
  • 艺术家库
  • 艺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