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创作《黄河在咆哮》组画的体会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08日 17:3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我们生活、学习、成长在黄河两岸。

       每当我们从风陵古渡乘大木船扬帆过河的时候,船工的号子声在浩荡的河水中扬起,豪迈雄浑的感受总叫人不能平静。有时,木船搁浅在沙滩上,全身裸露的船工就跳进水里拖拽,他们背着老人、孩子和沉重的行李,涉水前进。在咆哮的河水中,他们显得格外沉着而朴实,真象一群活动的青铜雕像。我们多么敬慕这些平凡而英勇的人啊!有时,我们也站在潼关古城楼上,极目远眺,崤山秦岭和中条山远远地对峙着,苍莽壮丽;汾河、黄河、渭河在这里汇流一股,洪流滚滚,天水相连,真有“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气概。壮美的黄河啊!我们多么想为您传神写照,一辈子为您讴歌不息!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们对黄河的历史、性格更加了解了。对它的利,它的害,对它作为“中华民族的摇篮”的意义,越来越有所理解和领悟。然而,更让人瞩目、难忘的却是世代栖息在这里贫困生活和艰难劳动着的农民。这些用汗水去争得生存,用生命企图换取幸福的人民,我们太热爱他们了!

       去年初,在为毕业创作做准备的时候,叶浅予先生要求同学们反映自己熟悉的生活,他强调“不要轻视自己所熟悉的东西”,“不要赶浪头”,要把自己创作的赤诚之心,建立在对自己所熟悉的生活的真情实感之上。于是,我们决定到我们熟悉的黄河去,把生活基地选在黄河禹门口和壶口,去寻求自己之所爱,去挖掘最感动自己的美。

       禹门口相传是大禹治水开凿的龙门,两侧峰峦叠起,门口浊浪排空,令人望而生畏。黄河以它暴戾的性格,犹如一把利剑将秦晋黄土高原一劈两半,开出一道深邃的峡谷,刀削壁立,险巇万状。而峡谷中漩涡一个跟着一个,螺旋式直钻河底,如龙如虎,翻腾奔涌。壶口则以黄河“玉关九转一壶收”的呼啸怒吼、云蒸气郁的飞瀑为天下一大险,那泥浪喧腾,涛声震耳的磅礴气势,在黄土高原壮美景色的陪衬下,使我们万分激动,不能自已!这是大自然的威力,也是伟大社会力量的象征!

       亘古长流的黄河,是无数黄河儿女为争取生存,反抗压迫、用汗水和血泪谱写下的曲曲壮歌的最好的历史见证!当年,人民音乐家冼星海正是在那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年代把人民抗日的烽火比作怒吼的黄河!而当我们从大禹治水想到将要在黄河上建设的一系列梯级水电站,从李自成横刀渡河,想到八路军抗日东征时,不由得又想象着这怒吼的黄河的壮丽未来!

       画,可以画出黄河的怒吼吗?凭着我们的激情、热诚、信心和毅力,回答应该是肯定的。

       我们在禹门口、壶口,沿着黄河写生,我们踏上了陡峭的黄河石壁,走进了船舱和船工们的山庄窝铺;我们采访了几代船工,从十几岁的青年到须发苍苍的老人;我们看他们顽强地劳动,和他们一起生活,我们对黄河,对黄河儿女,仔细地观察,努力探索他们的心灵,我们似乎更加深有所悟,深有所爱了!当我们站在禹王庙的废墟上时,我们对焚毁这座巍峨庙宇的日寇的愤恨油然而生;当我们听到船工讲述三门峡河底打捞珍宝财物和累累人骨时,我们的心紊乱了,在想些什么呢?……我们的祖国!……
而今,我们生活在20世纪80年代,船工们又怎样了呢?!一个高中毕业的小船工对我们大声地(这声音像从心底深处喊出来似的)说道:“来吧,画吧!画我们这80年代的拉纤夫吧!”我们蓦然看见一个长着一头乱发的青年,黑黑的眼睛在污痕的圆脸上闪动着,他那目光,叫人想起列宾《伏尔加河上》的青年纤夫的形象。“80年代的拉纤夫!”这一声呐喊,真叫人裂肺摧肝!笨重的木船、繁重的劳动,天复一天的玉米面干窝窝,年复一年的浑浊黄河水……何时才能见到黄河清,黄河人民何时才能摆脱困境?……4月的北方,春寒料峭,小伙子们穿着棉衣,下身却什么也没有穿……为了生活他们在冰冷的河水中挣扎着。难道,这也是“其乐无穷”吗?……他们告诉我们,他们当中,有好些是高中毕业生,他们学过力学,受过现代科学的基础教育,而今却仍然从事着像多少世纪以前那样笨重的劳动。他们的父辈、在灾难频仍中忍饥挨饿、茹苦含辛,在民族、国家危亡的时候,赴汤蹈火英勇献身。然而,生活在20世纪80年代的他们,却还要默默承受这一切……只有当他们引吭高喊着劳动号子时,这动人的呐喊,才汇入黄河的咆哮声中,化为摇天撼地的雷鸣,化为弥天巨响,化为痛彻心肺的无远毋届的怒吼声!只是在这时,我们才看见了一个真正的巨人,他在涛声中、浪尖上,在天壤间,与大自然抗争,与大自然拥抱!

       生动的生活启示,船工与黄河搏斗这一真实的生活场景冲开了我们创作的闸口。我们努力把现实和历史、艺术和生活沟通起来,“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我们决定选择以中间一幅为主,两边作为补充的“三联画”的表现形式,立意于壮美的意境抒写,表达黄河人民苦难——斗争——希望这三个紧密联系的主题,用象征的手法,把壮丽的山河,历史的英雄,通过激越的“怒吼”这个契机,从而使中华民族的精神、团结的力量,人民向往幸福生活的意志表现出来。

       我们考虑,画这么一组三联画,要有黄河的环境特点,人物不宜少,场面也不能小。没有气势,谈何意境?没有意境,即不能产生感人的魅力。这要求我们熟悉山水技法;刻画这一环境要借鉴古代希腊雕刻“探求人类的尊严和自身价值”和表现我们民族的自豪感和人民的精神力量;要摆脱时间、空间的局限,不受真实场景的束缚,使万里黄河屈于笔下,要“因心造境,以手远心”来取得人物组合中的大的动势感;要考虑对称,装饰和平面性;要考虑黑白对比、泼墨团块和人物造型的线的节奏和韵律,力求具有某种纪念碑感。任务是极其繁重的,需要我们努力地逐一解决。

       开始,叶浅予先生提示我们这幅画的关键在于如何处理黄河的河水。习于画人的,往往忽视环境的描写,我们也有这个毛病。在初稿上,船工画得很大,水在画面所占面积很小,气势出不来。这时叶先生又一针见血地指出,没有黄河激流,就显不出黄河人的英勇顽强来。我们领会到在艺术创作中环境的特点和主人公的性格应当是一致的、协调的。“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环境的描写是传达和烘托情感的有力手段,特别在我们要绘制的“咆哮”一幅中显得尤其重要。具有自然属性的黄河,应当是人的力量的象征,黄河的咆哮映衬着船工们内心的怒吼;黄河的狂暴反衬着船工们征服自然的顽强毅力。因此,我们花了相当大的气力,反复推敲人与船,船与水的关系,回忆在生活中对黄河的真实感受,琢磨马远《水图》中表现的意境和笔墨技巧,从中吸取传统绘画画水的经验。最后用俯视,置船于中景的波浪起伏、漩涡奔涌、往前呈放射状而直冲下来的大线条上,突出“一往无前”的气势。笔墨上运用阔大自由的笔势,勾出水的结构和动势,泼色渲染以呈其质。中景清晰地勾出船行的运动水线,使生活真实中的动感在画面中得以强化。远景的黄河从画外飞流直下,浪如山叠,以增加气势。

       为了突出主题,表现意境,要在章法布局上运用传统的计白当黑的手法。明人唐志契认为:“凡画山水,大幅和小幅迥乎不同,小幅卧看不得画满,大幅竖看不得落空。小幅宜用虚,愈虚愈妙,大幅则须实中带虚,若亦如小幅之用虚,则神气索然矣。”我们的画里,人船当然是实,黄烟激射,浪跃雾起则是虚,但虚处不虚,使之符合真实的气氛。把结实、凝重的人和船搏击在虚虚实实的水上,以开拓境界,引人遐想,在画面上尽量做到笔不到意到,使画面容量扩大。

       我们还力图遵循以线造型的传统,着意于线的提炼和运用,着意刻画船工们半裸的紧张的肌肉运动。这就需要坚实的造型基础和必要的夸张变形。刘凌沧先生指教我们多从传统中吸引营养,吸收《道子墨宝》的造型法则而又不生搬硬套,以求符合生活真实。骨法用笔则力求古拙、厚重,多在内在的力上使劲,使之和北方农民的气质吻合。三幅画均以粗细浓淡的线为主,泼墨渲染形成黑白灰的大块对比,使大画远看不失其势。

       虽然我们作了不少努力,而这套黄河三联组画仍仅仅是个不成熟的尝试,由于艺术素养的局限,还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气魄还不够宏伟,形象刻画还欠深度,笔墨形式的探索还较幼稚,有负于尊师和同志们的期望。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要有进步,还必须以此为起点,再做不懈的努力。

1981年1月

杨力舟  王迎春
      

热词:

  • 创作
  • 组画
  • 体会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