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黄河与黄河组画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08日 16:59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我们出生在黄河以东的山西,求学于黄河以西的陕西。青年时期,常常往返于黄河渡船上。有一次搭船西渡,风浪很大,帆船起伏颠簸,乘客们都蜷缩在船舱里,个个神色恐慌。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紧张地与风浪搏斗着的船工,他们动作熟练,步伐飞快,紧张的肌肉在颤动,土红色皮肤上的汗珠闪烁着银光。他们不时地还张着大口,发出粗壮的吼声。这吼声,似乎是舵手的命令,又像是统一力量的号子声,不时地还夹杂着对旅客随便探头、惊叫的呵斥声……我们第一次经历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看到如此高大的形象和如此强劲的力量。特别是身居船舱之中,仰望船顶一组组雕塑般的人体,美极了!……当时就很想把他们画下来!可惜,对于我们——刚刚踏进美院附中大门,初学绘画的孩子来说,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不过,这一动人的场面,却给我们脑海里留下了久久不能忘却的印象。

       1980年,带着毕业创作任务,抱着画黄河的夙愿,重返黄河沿岸……

       我们夹着速写本,涉步黄河滩。像不老练的猎人一样,揣着一颗颤抖的心,寻找着、等待着,企图捕获印象中的画面。但是,映入我们眼帘的,却是另外一幅图画:在远远的沙滩上,背着阳光,一队拉纤夫,弯腰曲背,低垂双肩,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我们的方向,缓慢地移动着。多像列宾的《伏尔加河纤夫》啊!这时,对方向我们打招呼:“哎!画家过来,来画画我们这拉纤夫!”走近一看,是一个身材矮小的青年,别人称呼他是高中生。似乎,只有他敏感到,现在已是80年代。至于40多岁的壮年、60岁以上的老人,年代对于他们是漠然的。他们祖祖辈辈在河上撑船、拉纤,除了春夏秋冬节令的变化外,年代、时局的更替,似乎与他们的生活并不发生什么关系。历史已进入20世纪80年代,但是,人们还没有从落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完全解放出来。在中午的烈日下,纤夫们缓缓走过我们的身边。这一场面,虽然并不像在激流中搏斗那样壮烈,但却发人深思……

       我们渐渐和船工们混熟了。有几个老船工,虽然年过70,但是体魄健壮、眼神机敏,讲话声音宏亮。他们一生征服过无数次激流险滩,有说不完的传说和故事。从大禹治水,讲到宋元抗金;从抗日战争讲到公社航运,把人与狂风恶浪生死搏斗的情景讲得活灵活现。他们讲述的时候富于表情,不时发出“哦—哟”的感叹。他们说:“行船好比上火线,艄公就是指挥官,有一个人不听指挥,全船就有覆没的危险。只有大家拧成一股劲,才能渡过难关。”他指给我们看峡谷深处峭壁上的艄公庙——可以说它是为无数在此丧生的船工立的纪念碑。与其说是纪念死者,不如说是警告生者——“这儿有危险,要倍加小心……”。现实的情景和生动的故事,给我们插上了想象的翅膀。黄河船工的遭遇,不也就是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的遭遇吗!他们祖祖辈辈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中华民族的文明,又以顽强的斗志战胜各种内忧外患。鲁迅先生说过,“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这些淳朴的船工,不正是埋头苦干,拼命硬干的人吗?如果说,黄河像一条巨龙以无比的威力震慑人们,而世世代代生死搏斗在惊涛骇浪之中的船工以坚韧倔强,不屈不挠的精神征服黄河;如果说,人类历史的发展犹如长河,而这长河激流中的砥柱山就是劳动人民。

       我们虽然在黄河两岸生活过,在那里多次写生过,但毕竟经历有限,对黄河的性格了解很少。这次在船工的帮助下我们再度去认识黄河,才感觉到“我站在高山之巅,望黄河滚滚,奔向东南,惊涛澎湃,掀起万丈狂澜……”歌词比起真实的黄河显得有些温文而雅了。暴怒的黄河水,颠狂咆哮,浊浪排空,黄烟激射,水雾弥天,不可迫视的泥浪,奔腾喧嚣,一泻千里,湍流翻卷着漩涡,发出万籁轰鸣的吼声,惊天地、动鬼神……壶口大瀑布一反黄河水滚滚向前之常态,似在天地间演示着“黄河之水天上来”和“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浪漫诗句……我们登上高山之巅,或者站在黄河岸边,从日出到日落,细心观察这神秘的图象,静听这风激雷鸣犹如交响乐的节奏,领略这醉人景色的情味和神韵。

       黄河是我中华博大雄伟之自然力量和社会力量的象征。它以永远奔流不息的顽强和狂卷黄沙的威力引起人们的惊异和振奋。自古以来,人们总是把黄河的性格比拟为中华民族的精神和灵魂。冼星海的《黄河大合唱》借怒吼的黄河喻民族自卫的抗日烽火,以一曲雄壮的乐章激发民族的自尊。这种托物言志,把大自然的壮美升华为艺术壮美,给我们创作黄河画增添了新的启示。

       确实,身临黄河其境,很自然就联想到雄壮激昂的《黄河大合唱》,每当我们听到或唱起它,在我们面前便浮现了一幅幅抗日战争时期的图画,犹如看到黄河的怒涛,翻滚的浪花,船夫有力的臂膀,战火下扶老携幼的难民,愤怒抗战的民众……我们想把这种联想,通过我们所积累的生活感受和形象感受,用绘画语言再现出来,同时借助乐曲引起的共鸣,让人们再回顾那个年月,赞美中华民族的精神和灵魂。

       根据《黄河大合唱》的组画作品已经很多,人们比较熟悉它们,因此对这一题材的再创作的要求也随之提高,难度加大,画不出新意,就步人后尘,而此时我们内心却十分想画,到了无法转移、难以抑制的地步。叶浅予先生的话给我们很大鼓舞:“一个题材,反复画是允许的,历史上有多少题材,都被后人反复画过,以至现代人还在画。如:屈原、钟馗、苏武牧羊、昭君出塞……只要有作者自己的理解和自己的语言就行。”他还指点我们,这套画不要受《黄河大合唱》的束缚,避免作音乐的图解,发挥绘画的特长,尽力表现自己的感受。

       还有一件促使我们很想画这套组画的往事。1979年春天,我们去老解放区绥德画写生,进到经历十年动乱尚未恢复过元气的一个小山村,满目破墙断垣,村里老乡听说我们是从北京来的,纷纷诉说他们的遭遇:前几年,当地领导搞极左,瞎指挥,在修水库时,不顾坝底宽度的承受量,任意加高坝身,并急于向上报喜请功,没有修溢洪道,便撤走民工,后来洪水上涨,冲垮水坝,淹没了村庄,造成重大的事故,而当事的各级人员不仅逍遥法外,还克扣国家给群众的救济粮款。一位老红军因带头抵制他们的错误作法,竟受到迫害……这些淳厚的陕北人在战争年代曾经养活过解放区几十万军队,他们的父兄、以至自己,都亲身经历过 “父亲送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的场面,都为祖国的解放做过牺牲和贡献,赶着毛驴交公粮,捆捆军鞋送前方……现在如果把这些历史搬到画面上来,让人们再看看这些曾为我们的今天流过血、洒过汗的人,我们想这肯定是会有激励、教育作用的。

       构思过程中,我们借用了《黄河大合唱》中《黄河怨》、《黄河在咆哮》、《黄河愤》的题目,沿着黄河儿女的苦难、斗争和希望的基本状态,进行构思构图。

       《黄河在咆哮》以《黄河船夫曲》为基调,突出团结斗争的思想。这一段,在《黄河大合唱》中是序曲。组画中,有意把它放在正中,用较大的篇幅表现船夫和水搏斗的气氛。这幅画,可以单独成立,画面上看不出和时代背景的关系,单纯画船夫划船,是对人的力量的歌颂。起初,在船上画了许多八路军战士,结果失败了,为解决这一矛盾,把带有说明性的八路军战士枪支弹药减少,突出老鞘公指挥12个船夫紧握双橹、竭尽全力划船的紧张气氛。在统一划船的节奏中,大线条刻画几个人物:有血气方刚、紧握橹把的青年,有沉着镇静、目光炯炯的老船工、有袒露胸膛仰天长啸想舒展一下的小伙子。老艄公,着意刻画他布满皱纹、久经沧桑、黑红色的脸膛和一双深邃明亮的眼睛,豪爽、镇定、又机敏的动作。

       这幅画中的黄河水,不能单纯是自然景物的描写,而应通过沸腾翻滚的浪花和一泻千里的气势,体现自然的壮美,它对船夫英勇顽强的精神也能起一种反衬作用。叶浅予先生特别强调这幅画水的处理,他说这幅画的成败,关键在于水。水没有气势,就显不出人的英勇顽强。过去有些作品写英雄总是写成所向披靡的神,而写敌人,全是些愚蠢无能的笨蛋。这种英雄是不可信的。电影《佐罗》在最后决战的时刻,有很长一段描写佐罗与敌手击剑。并不都是佐罗占上风,相反,有不少镜头都显示了敌人非常凶猛,有几个回合把佐罗逼到绝路,观众为他还捏一把汗,甚至还造成佐罗被摔死的错觉。最后佐罗胜利了。这个艺术手法说明,塑造英雄人物,也要利用敌人的顽强,通过对比、树立,树立比敌人的顽强更顽强的英雄。

热词:

  • 黄河
  • 黄河
  • 组画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