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院长唐勇力教授谈方增先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28日 15:2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知道方先生大名是在上世纪70年代,1984年我报考中国美院研究生的时候,实际上方先生是个很重要的吸铁石。虽然我那时报名考试的时候是报考工笔方向的研究生,但是也是冲着崇拜方先生的写意人物画去的,但是可惜的是方先生正好在1984年调去上海了。直到1995年,我在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担任副主任,聘请方先生为中国美术学院的名誉教授,方先生也接受了邀请。当时在座谈会上和方先生聊过,我也特别提到要是我早几年进学校,一定不能让方先生离开了,但是,这些也已经是后话了。

       方先生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作品当然要属《粒粒皆辛苦》、《说红书》和插画《艳阳天》了,这三件作品可以说是中国近代水墨人物画历史上里程碑式的创作。因此方先生为代表的新浙派人物画对20世纪中国水墨人物画的贡献就非常大。在浙江也搞过好多次关于浙派人物画的研讨会,各有各的看法,主要的看法还是方先生作为浙派人物画的代表人物创造了浙派人物画,开启了中国水墨人物画的新的绘画语言,他把写实的素描造型和传统的笔墨很巧妙地结合起来,这个应该是浙派人物画的一个开创。我觉得也是当时乃至今日最好的一种笔墨语言,线面结合,干湿浓淡结合,水墨花鸟画中的勾皴点染等等传统水墨画技法都融入水墨人物画的笔墨当中,语言非常丰富,这种语言不但没有过时,反而更加精炼,更加炉火纯青。后来至今,水墨人物画往前推进的多种语言样式,很多是在方先生样式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尤其是《艳阳天》代表了方增先的早期作品,它将笔墨、造型包括素描关系都能很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我特别喜欢《艳阳天》,当时第一次出版我也买了,它的笔墨语言非常潇洒,融入了江南的灵秀,湿润,但是也有北方那种苍润,浑厚的感觉,把北方的人物形象也刻画得非常到位,这应该说是当今中国写实水墨人物画的一个典范作品。

       我们现在水墨人物画的发展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因为当今的一些审美,包括教学方法,包括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使得水墨人物画的追求在各个方面都受到一些制约,甚至是没有一个正确的方向感,迷茫而局促。方先生的水墨人物画现在拿出来再展出,作为一个重点研究,把他推到当今水墨人物画发展的一个平台上,使大家再重新回顾这些作品,使我们的美院将中国写实人物画的教学再集中思考一下,而不是跳跃,分散的研究。我想方先生的这次作品展览更多的是给我们一个启示。中国水墨人物画在以一种自身的形式状态向前推进,仍然产生出无穷无尽的各种变化状态的水墨语言。中国水墨人物画,还远远没有达到现代中国画发展的顶点。任何一个笔墨语言是一定要不断完善向前推进的,一种是绘画语言形式的推进,一种是随着绘画的不同题材不同内容产生笔墨语言的变化,方先生画《艳阳天》时,必须要把北方人物形象刻画的厚重一些,笔墨表现在秀润当中也就相应地体现了浑厚,所以题材对于绘画样式的变化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方先生的水墨人物画对于当今人物画的发展和思考的现实意义是无可替代的。同时,他在中国人物画教学上的贡献也是影响至今的。尤其是他结合他在教学中发现的结构素描,脱离了光影素描的影响,对浙派的人物画造型教学起了奠基作用,使得当今人物画造型教学相对过去要清晰的多,尤其现在人物画教学中的线性素描的教学、也是在方先生的结构素描基础上向前推进发展的。方先生的结构造型法排除了光影,但也借鉴了光影的某些效果。所以当今中国水墨人物画能从方先生的“结构素描”发展到现在以“线性素描”与着色相结合的方法,应该说方先生为中国水墨人物画和中国人物画造型基础教学奠定了方向正确的基础。在美术史上,一个画家能够在某一点上作出贡献已经是相当了不起,而方先生无论在二十世纪中国人物画的新的语言样式的创造上,还是在中国人物画造型基础教学上都开创了新的局面,可以说是很伟大的。

       “八五”美术思潮以后,受改革开放的时代影响,以多样化创新为目标的艺术思潮冲击了像《艳阳天》那些作品的影响力,好多美院老师包括浙江的,也包括全国各地的水墨人物画多以创新为目标,造成水墨样式太多,使学生受的影响也很大。如果说我们都沿着当时的写实人物画技法推进,像方增先先生那样把传统笔墨语言和写实人物画相结合,又有时代新意的水墨人物画技法语言,将是一个非常可喜的局面。我们的美术学院教育要有它的独立的宗旨,而不应过多受到社会时风和市场潮流影响。因为美术学院作为国家艺术人才培养的摇篮,它将会对社会风气产生重要导向。比如,我们学院教育应该像国家队那样去培养“奥运会型”的运动员,这就有一个标准,我们按照这个标准去塑造培养,即使他最终没有成为奥运会冠军,起码也是奥运会型的运动员。但是现在在学院里也充斥着“吉尼斯型”运动员,因为“吉尼斯”没有共性标准,他让游戏者自我标新去找到自我标准,去达到人所未想、人所未能,这样一下就跟“奥运会型”运动员失去了可比性和可参照性,这就会使学院教育失去了它的意义,这是目前学院教育普遍存在的问题。学习水墨人物画需要临摹前辈的作品,比如说通过临摹,研究像方先生这样的大画家的一些经典作品,以及他本人的一些艺术历程,来体会他的笔墨精神,来启迪每个画家,而不是让自己完全照着方先生的路子模仿走同一条路,同时,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语言特色,但应该在传统笔墨大的范畴里创造自己独特的语言,而不是完全跳出传统这个圈外,不要以为跳出传统创造另外一种语言就是创新了。目前很多水墨人物画已经脱离了中国画的基本因素,只是工具上在用水墨,距离中国画基本语言状态已经有很大的差距,已经不是中国画了。很多水墨人物画家走到一半就走不下去了,关键是自己的艺术追求要明确,意志要坚定,当然思考问题要灵活,要有吸收别人,借鉴别人,学习别人的学习方法和思维方法。像方先生这种样式的水墨人物画非常值得研究学习,但是要结合自己的特点,不要盲目地重复他。有些画家模仿老师几乎可以乱真,但是最后还是失败的,没有自己的方向,这样的教训也不少。在学习阶段也可以临摹一段时间,临摹不是为了重复,主要为了学习和吸收,使自己有更好的体会。

       目前传统的花鸟和山水画都有自己一条成熟的传统的线,近半个世纪来,中国人物画的成就却是最大的。中国人物画建立了新的写实人物画体系,创作出很多中国人物画精品。在人物、山水、花鸟三大画科当中,人物画在近一百年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不同的语言状态都可以出现高峰,在自己的个性特点上创造一个笔墨语言的个性状态,向前推进达到高峰那也是可能的,但是这样的推进是缓进的。像西方印象派,包括现代绘画都是以巨大的变革为基础,把前人的东西全盘丢掉。而中国画是传承的,在传承中产生变化和向前推进。

       实际上现在大部分人物画家还是没有脱离传统的笔墨语言。应该说当代青年水墨人物画家还是有很多像赵晨这样在孜孜不倦地探索的,过程中遇到困难也是难免的,关键也是需要像方先生那样的老一辈画家的指点。像方先生这次的水墨人物画展览,对中国水墨人物画今后的发展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大家研究方先生的艺术道路,使我们后一辈的画家思考很多关于水墨人物画的问题,哪些需要继承的,哪些需要填补的,哪些需要研究的,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好好思考的,艺术创作需要静下心来。“八五新潮”以后,西方艺术进入中国,影响了中国很多画家,但是静下心来大家会发现艺术可以搞运动,但是艺术不是以运动的方式而提升的。中国传统绘画是需要静心的,不静心是没办法推进的。

热词:

  • 方增先
  • 艺术家
  • 国画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