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试论董希文艺术的美学特征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0日 15:37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当代卓越的油画大师和美术教育家董希文先生离开我们二十一年了,他历经磨难,英年早逝,为他自己也为后人留下了深深的遗憾。他在油画艺术上开风气之先,明确提出了"油画中国风"的理论、方法和主张。并在实践上进行了大胆而多样的尝试,取得了巨大的成果,成为中国油画发展史上不朽的丰碑。在美术教育上他独树一帜,他确立的一系列教学原则和方法在当时曾遭到来自极"左"的批判和非难,如今已被普遍的接受和采纳。他是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初期,中国画坛上最活跃,最有影响的艺术家之一。今天,我们对他的艺术进行深入的研究和再认识,特具有深远的意义。 

       纵观董希文先生的艺术,博大精深,具有丰富的表现力和多样的风格样式。他的艺术发展的脉络不是单线的,而是有许多线索纵横交错的变化发展的。从表现技巧到创作方法,都有很多特点,有他独具的美学特征。在这些发展变化中,他所关注和倾全力的,是油画的中国风,或谓油画的民族化问题。这也是认识和研究他的艺术的关键所在。 

       油画民族化的问题实际上就是外来画种传入中国及逐渐与中国文化相融合。在中国生根、开花、结果的老话题,这个问题过去、现在、将来都存在。"五.四"运动以后,许多中国艺术家在这方面都卓有贡献。但将油画民族化明确地作为自己奋斗的目标,并在艺术实践上,巨幅创作中大胆探索并取得成果的董希文无疑是个突出的例子。"油画民族化"这一学术问题,一度曾变成一个简单的政治教条强加于美术界。在一段时间里,谁多学了点西方油画技巧,特别是近现代的表现手法就要挨打棍子,被视为异端而被否定。也被一些人操之过急地作了简单的"中西结合",不伦不类,给人印象不佳。因而许多人主张不再提油画民族化的问题,以为只要是中国人,闷着头不断地画下去,迟早也就"民族化"了。口号不提不等于问题就不存在。只要民族的差异还存在,各民族的审美观、价值观,优秀的文化传统还存在,"民族化"也就不可回避,正如"现代化"或称为"现代形态"不可回避一样,也正如不是凡生活在现代的画家画出来的就必然是"现代形态"的作品一样。这个"化"的过程是艰巨而具体的。 

       董希文先生对于油画民族化的理论和实践首先基于他对中国绘画优秀传统的深刻而独到的领悟与把握,对民族艺术一往情深的热爱。他认为中西绘画是相通的,但在许多方面,中国绘画更为重视和突出,从而形成了自己的特点。而表现对象特点,是基于认识对象的特点,他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阐释发挥为"在客观的基础上加以主观的肯定"。他尊重和体察民族的群体审美意识和欣赏习惯,如群众看画往往喜欢远看又能近观,他没有简单的迁就,而是提出了"远看惊心动魄,近看奥妙无穷"的美学理想,并用在自己的大幅作品中。 

       他认为中国画特别注重对生命特征和本质物性的表达,这成为了他技巧的出发点和归宿。他笔下的人物、写景,动物总是充满勃然生机。稳、准,狠是他技巧的特色,这不仅是一种尽精刻微的能力,"狠"也包含了主观的概括及情感的流畅抒发。色彩的处理他重本色,重大块的色彩对比照应而不强调外光和条件色,这不仅产生了装饰意味的美,而又为发挥用笔用线创造了条件,他用笔凌励,力求一笔下去兼顾形、神、色,充满了跃动的书法性,形成了与西洋油画中的"笔触"大异其趣的美学特色。他在敦煌下过三年临摹的功夫,深谙其堂奥,中国画家重画理,重规律,重作法的传统在他的油画中得到了发挥,他能穷其理而得其法,将繁复的对象单纯化地提炼概括,有条有理的表现出来,这不仅在《开国大典》中如此,在一些藏区写生中也庶几可见。中国画不平均地使用绘画诸要素,不面面俱到地表现对象,这一原则也为他普遍应用。这使他的作品能别开生面,具独创的形式感和视觉冲击力。 

       他所以大胆地在油画中应用中国画的若干画理原则,还在于他在油画上的扎实功力和深厚修养。他对欧洲油画的发展及各种流派、风格都有很深的研究,他认为油画手法与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不是一种标准和模式,这就为融合中国绘画之长有了前提和可能,他有极强的写实的基本功,对油画的工具、性能、特点有很好的把握,他不强调条件色并非不能表现条件色,他的早期的《窗前静物》充分地发挥了油画外光、色彩、厚薄、笔触、肌理的表现力,技巧很成熟。他的藏区写生也充分地表现了高原的阳光、空气和自然氛围。因而他在写实油画的基础上应用中国绘画之长是对油画技巧的一种探索、丰富和发展。他说"油画民族化对油画来讲,不仅是油画的发展,而重要的是吸收了外来的,把民族艺术加以发展"。这就是说不仅是"西学为体,中学为用"更重要的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在中西艺术的融合中,他的"体"为"用"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作品中位置是互换的。他学贯中西,是在一个高层次上变化发展的。 

       他反对冷冰冰地对待生活和艺术,他的作品充满了激情,但他又有理性和冷静的一面。如波德莱尔谈到德拉克洛瓦时曾说过的,"他本人极重感情,但却尽可能冷静而细致地刻划了感情"。激情使他接近浪漫主义、理性又使他回归了古典主义。如果说悲壮、炽烈、风涌云动的《红军不怕远征难》是浪漫主义的,那么严谨、祥和、均衡、秩序、和谐的《开国大典》则是古典主义的,两件作品鲜明地体现了两种不同的美学风范。亨利.摩尔曾经说过:"所有好的艺术都包括了古典和浪漫特质二者,秩序和意外,智慧和幻想,意识和非意识,艺术家性格的二面都必须竭尽其义务,我认为一幅绘画就是从二面开始"。古典与浪漫,理性与感性的对立与交融贯穿着整个人类的艺术史。董希文是在现实主义的框架中能左右逢源,运用自如,正如熊秉明先生论书法所说的"在必然的秩序中注入灵动;在生命的跳动中引入秩序"。以一种他特有的、具有民族艺术特征的方式体现和表达出来。在当代也许是仅有的。他的作品能融汇百家,吞吐古今,有很大的包容性。清人论前人书法有云"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元明尚态"。他的画可谓韵、法、意、态俱备。他是一位大手笔,但生前远没能尽兴,死后尚没有被充分的认识和重视。他的路没有走完。但他为后人开辟了新的前景。(作者  姚中华)

热词:

  • 董希文
  • 油画家
  • 淡雅俊逸
  • 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