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永存的艺术,永存的精神——纪念董希文先生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0日 16:5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董希文先生是一位重要的艺术家。他是五十年代最有思考和最有创造性、成果最显著的油画家,他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油画艺术遗产;他是一位出色的艺术教育家,为新中国培养了许多杰出的油画人才。他对油画的"中国风"问题,有深入的思索与研究,并在实践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它创造的作品,在美术史上会永远熠熠发出光辉。他在许多文章中所发表的真知卓见,今天仍然十分有现实意义。今年是董希文先生诞生八十五周年,仅以此文,表示纪念和崇敬之意。

       董希文一九一四年六月出生于浙江绍兴。一九一七年迁居杭州,受父亲董萼清爱好古文物的影响,自幼对艺术产生兴趣。他后来虽然一直从事油画创作,但对中国传统艺术却很有研究,这可能与他幼年所受到的熏陶有关。他原来是学土木工程的,中学毕业后考入杭州之江大学土木系,但一年之后即放弃此志愿,考取苏州美专,那是一九三三年夏天。一九三四年夏至一九三七年夏,他先入杭州国立艺专预科学习,后又考进该校本科,学习成绩优异。后因战事一度停学和转学,最后于一九三九年在迁居到昆明的国立艺专毕业。毕业后经学校推荐,去越南河内巴黎美专分校留学。仅半年,因战事爆发提前回国。四十年代初,董希文开始独立的生活道路。

       那时,他不可能全力以赴的从事绘画创作,他做过编辑,在重庆中央电影制片厂写过字幕。一九四三年七月,他有机会到敦煌艺术研究所临摹壁画。这件事,对他后来的艺术道路有深刻的影响。因为通过临摹,他系统的接触古代壁画遗产,从艺术观念到艺术技法都受到了很大的启发。事实上到敦煌之前,在董希文的脑海里,已经有一个相当明确的观念在转悠,那就是如何把外来的艺术品种油画与中国传统艺术相融合,创造出新的有民族特色的中国油画来。他正是抱着这个目的去敦煌的。除了临摹外,他还常写生,包括与常书鸿到南疆公路工地写生,在敦煌,他工作了两年多,直到一九四五年冬。在这期间他临摹与创作的成果,于一九四六年二月在兰州举办的"董希文敦煌壁画临摹创作展览"中体现了出来。

       一九四六年八月,董希文经吴作人、李宗津推荐,到徐悲鸿先生主持的北平国立艺专任教。后来,他的艺术生涯紧紧地与这所学校相联系。当一九五零年国立艺专改名为中央美术学院之后,他成为该校的教授。董希文在解放前就追求进步,向往光明。早在四十年代初,他就阅读《资本论》、《大众哲学》等宣传唯物主义辩证法的书籍与文章,他崇拜鲁迅,爱读鲁迅的作品。北平解放前夕,他参加"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爱国学生运动,与进步的学生们一道上街游行。它以欢欣鼓舞的心情迎接北平的解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八日,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国家的统一和解放之后欣欣向荣的景象,使他受到教育、受到鼓舞。他个人的才智能得到充分的尊重和发挥,也极大地刺激了他的创作欲望。当时,他与领导中央美术学院的党内权威江丰与党外院长徐悲鸿都有良好的关系。江丰和徐悲鸿都非常器重董希文,赏识他的艺术才能,认为他是当代中国最杰出的油画家。董希文的心情非常舒畅。一九四九年七月,他作为代表,参加中华全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一九五二年至一九五三年,他被任命为人民英雄纪念碑雕塑创作起稿组组长。一九五三年,被选为全国美协北京代表出席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会。一九五四年,他参加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到西藏康藏筑路部队慰问。一九五六年,被选为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会委员。次年二月,他作为中国美术家代表团成员之一,出席苏联全国美术家代表大会。他得到了诸多荣誉,其中最让他激动和引以为自豪的是一九五三年在中南海受到毛泽东主席与周恩来总理、朱德委员长的接见,那是因为他创作了反映"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伟大历史时刻的油画《开国大典》;是的,董希文在五十年代为艺术创作奉献了许许多多的心血。这是他创作的高产期。为歌颂新生活、新时代,他几乎呕心沥血地投入艺术创作,他热情地体验生活、收集素材,反复推敲自己的艺术构思。为一幅画作,他废寝忘食,有时通宵达旦地在绘画、在润色。除创作外,他还担任着教学任务,常带领学生到工厂、农村去深入生活,去写生,到敦煌去观摩实习。一九六二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进行教学改革,实施工作室制,分别成立了吴作人、罗工柳、董希文工作室。董希文工作室又称为"第三工作室";以其注重艺术创作中的"表现性"而著称。与此同时,第一画室(吴作人工作室)以注重油画的"古典性";第二画室(罗工柳工作室)以注重研究和发扬苏俄油画艺术而为其特色。

       最能代表董希文艺术水平和创作成就的是《开国大典》和描绘西藏翻身农奴喜悦心情的《春到西藏》等作品。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董希文怀着兴奋与激动的心情参加了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开国大典。当时壮丽的景象给他留下难忘的印象,表现这一宏伟场面的愿望在他的心中开始酝酿。他用两个月的时间画完这幅史诗般的作品。他夜以继日地画,一夜过后,画室的烟缸里积满了烟头。《开国大典》既要严格按照历史史实忠实于原场面,又表现出象征新中国崛起这一历史片刻的庄严与宏伟,对艺术家来说是个复杂的难题。经过反复推敲、润色,又要画出"味道"来,作者终于出色地完成了这一艰巨的任务;他说:"在带有装饰性处理的《开国大典》这幅画里,尽力想做到富丽堂皇,把风和日丽的日子里的一个庄严而热烈的场面描写出来。"装饰性、富丽堂皇、艺术语言的整体与简练,是《开国大典》的鲜明特色。董希文在绘制此画时,创造性地借鉴了我国传统艺术的创作方法。他打破严格的透视法则,在不违背历史真实的大前提下选择描绘的角度,处理城楼的场面,使庆典更有庄严宏大的气势,更有广阔的视野。画面上毛主席与其他领导人的关系处理得也非常得体,既突出了毛主席的中心位置,又对其他人物做了具体、明确的交代。手法洗练、含蓄。形成画面色彩基调的是碧蓝、大红和金黄,用来调和这些色彩的是蓝、棕、绿,色调响亮而又和谐。董希文为使画面单纯化,从传统绘画中借鉴和采用,与油画性能的发挥结合得很好,丝毫不觉勉强,由此,《开国大典》这幅油画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作品完成之后,立即得到艺术界与广大群众的认可、喜爱与高度评价。毛主席看此画时说:"是大国,是中国。""我们的画拿到国际间去,别人是比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有独特的民族形式。"

       董希文在油画民族风的探索上不止于《开国大典》,在稍后的《春到西藏》(一九五四)、《红军不怕远征难》(一九五七)以及六十年代的《百万雄师下江南》、《喜玛拉雅山颂》等作品中,均有所体现。尤其是《春到西藏》,从构思的含蓄性到描绘手法的写意性,都显示出作者有中西绘画的丰富修养,善于用民族艺术的精神来统率,把中国的技巧巧妙地融合于油画中,使作品有鲜明的民族风。《红军过草地》用鲜明的色彩对比和富有感染力的笔触,造成动人心魄的艺术效果和悲壮气氛。在色彩上,董希文强调要"远看惊心动魄,近看奥妙无穷",他的画确实既有远瞻的大效果,又有值得细细品味的魅力。其实,董希文不仅在大幅创作中追求油画的民族气派,即使在他的写生(人物、风景、静物)中,也渗透了民族艺术的格调与趣味。董希文对民族绘画有很深的研究与造诣,他不仅亲自创作中国画(如一九四九年创作的《北京解放》、一九五三年创作的《祁连山的早晨》),而且对中国传统绘画的创作方法与原理有深刻的认识与分析。他的一篇重要学术论文《从中国绘画的表现方法谈到油画中国风》,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正因为如此,他探索的油画中国风不是表面的、浅层次的所谓"单线平涂"(这种画风五十年代一度流行),而是从形式到内容的"化",也就是说,追求把油画的多方面性能吸收过来,经过消化变成自己的血液。"把这种外来的形式变成我们中华民族自己的东西,并使其有自己的民族风格"。董希文说:"油画的中国风,从绘画的风格方面讲,应该是我们油画家的最高目标。"是的,他一生为这个目标努力奋斗。他取得了有开拓意义的重要进展,可惜他英年早逝,没有完全实现自己的理想。但是,他已经取得的成就,不论在油画的中国风方面,还是在整个油画的创造成果方面以及在艺术教育领域,都是非常杰出的,无愧于时代的。董希文是时代忠实的儿子,他把自己的全部才智都献给了时代,献给了艺术。他的艺术是永存的,他的精神也是永存的。(作者  邵大箴)

热词:

  • 董希文
  • 油画家
  • 淡雅俊逸
  • 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