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从中国绘画的表现方法谈到油画中国风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0日 17:0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我们的各种艺术都应该具有自己的民族风格,对于任何风格和形式的追求,不能一律被看成是形式主义。关于油画,由于我们努力学习苏联及其他国家的油画经验,已经有了显著的进步,产生出许多能真实地表现生活的作品,但为了使它不永远是一种外来的东西,为了使它更加丰富起来,获得更多的群众更深的喜爱,今后,我们不仅要继续掌握西洋的多种多样的油画技巧,发挥油画的多方面的性能,而且要把它吸收过来,经过消化变成自己的血液,也就是说要把这个外来的形式变我们中国民族自己的东西,并使其有自己的民族风格。油画中国风,从绘画的风格方面讲,应该是我们油画家努力的最高目标。要使我们的油画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在世界艺坛上发出光辉,决不是仅仅把我们的油画画得跟西洋的油画一模一样。即使将来我们的油画形式、技巧能够达到像欧洲一样的水平,我们也不能以此为满足。因为我们究竟有我们自己的生活情况,我们有我们中国人民的欣赏习惯和对艺术的独特的爱好,我们有我们民族自己的艺术优良传统的继承与发展。中国画家应该有中国画家自己的气质,自己对于生活的想法、看法和表现法。

       要求油画具有民族风格,我想现在已经不会有人起来反对了。但或者有的人还认为所谓中国风的油画,只要你能够掌握了油画工具的性能,运用一套西洋的油画技法来描写我们的现实生活,就可以不成问题的产生出中国民族形式的油画来。或者认为油画民族形式仅是一个很远的将来才能够实现的理想,觉得现在我们只学西洋技法还来不及,何必还要分心去注意民族绘画传统这个跟西洋油画很不调和的东西呢。我想,我们不必说如果抱着这样见解的人自己的实践如何,就从认识上说,我们认为民族形式只是一种不可捉摸的或者是完全崭新的东西。很明显,这种论调是属于形而上学的一种思想。

       绘画上的民族形式,固然不能单从内容来说。首先应该说作者是一个中国的画家,描写的是中国现实的生活,而且画出来的东西是给中国人民自己看的。同时中国画家对中国读者,两者对现实生活的看法和想法不管如何变化,总不能完全不是中国的,应该说他们的思想感情里面总包含着许多对于艺术上传统的想法和看法在内。另外,固然现实生活的形式是影响着艺术的形式的,但现实生活不论如何变化,也仍有它继承并发扬传统的生活形式在内。因此民族风格,如果是脱离了我们自己的生活、思想感情共同的基础,那是不能想象的。当然,我也并不主张绘画上的民族形式一切都只是原有的,只有世世代代传下来的东西才是民族形式。如果根据这种狭隘的看法,那么我们根本用不着采用西洋画种,何必还要去学西洋油画技巧呢?这就是今天我们油画家并不改行去画中国画而仍画油画的一个简单道理。

       形成绘画上的民族风格问题是非常复杂的,限于篇幅,我不准备从现实生活内容、生活方式(比如我们的政治、经济、思想、信仰、风俗习惯、社会条件和自然条件等这些因素)对于绘画的风格的关系这方面来说了,只从创造民族形式的绘画,应该继承与发扬民族绘画在表现方法上的优良传统这个方面来谈谈:为了要从我们民族绘画中去接受优良传统,那就需要我们油画家在研究多样的油画技巧的过程中,同时还应以极大的努力去理解自己的传统东西,不论自己来画也好,或者多欣赏欣赏,加以研究分析也好,总之我们应该多接近它,熟悉它。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建立起对于自己民族艺术的感情,和应有的知识,才能够使一个油画家的血液里充满了自己民族的传统的因素。也只有这样,才能够把外国的油画技巧吸收过来,溶和了自己的血液,变成真正自己的东西。

       这里,我想再着重提出油画与传统绘画的关系,我认为,我们油画民族化对油画来讲,不仅是油画的发展,而重要的是吸收了外来的,把自己的民族艺术加以发展。

       现在把问题收紧来谈谈我个人对于中国绘画遗产的理解,再去归结到关于油画中国风的一些意见,供同志们参考,并请指正。

       分析中国古代绘画,上自汉画像石、壁画,下至现在的国画,各时代各家虽有不同的风格和画派,面貌虽多种多样,但看多了仍可抽出共同处--从创作方法方面抽出一条线索来--中国绘画上特别明显的某些现实主义性的创作方法。同时我也想附带指出遗产中哪些是非现实主义性的倾向。我们在油画中去发扬民族形式时,对那些倾向应该加以注意。

       预先声明,我要说的一些国画特点,不仅中国有,而且也是一切现实主义性的美术中都有的因素。不过这种种因素在中国的绘画中更加突出,再加上这几点的互相配合,成为一个总的面目。何况民族形式离不开民族生活的内容、方式--中国历史上的政治背景,人民的生活气质,风格习惯与思想感情等等,这些在绘画上就显明地形成了中国民族绘画的特点。

       中国民族绘画的特点,当然不仅我所说的而已,遗产如此丰富,各人有各人的角度,各人的体会,各人的看法。以我个人的看法作为例子归纳起来,可以举出下面这些特点:

       首先应该说,中国的绘画在表现方法上一开始就不是自然主义的描写,中国画不只停留于表现表面现象,更重要的是表现对象本质的东西--对象的生命特征和对象的物性(包括形、体、构造、质、量等)。如山水画家的各家皴法,所表现的山石构造,有的简直具有地质学或矿物学知识的一般的真实。画树不仅画出树种,更注意画出树的生命。至于水流的水性,云的舒卷自如,鸟的飞翔,花的鲜妍,虾蟹等小动物的质感等,决不是只满足于外貌的形似而已;中国画家表现对象总是极力去追求它的生命特征和动势的。

       古代成功的画家描写对象,不论记忆画或写生画,都是从生活中深刻观察对象,经过自己的分析理解,然后运用笔墨,突出地去表现对象的生命特征和最本质的物性。中国画上的笔墨如水墨变化,线的变化,运笔的轻重、顿挫、转折等均由此产生,由此发展。中国画往往一笔下去就要求形象、质感与生命的三个因素的结合,这种形神兼备的表现力,这种突出地追求自然界的生命特征和物性的表现方法,是极高的现实主义性的创作方法。我想未尝不能发挥到油画一去,创造出多种多样的油画技巧和形式来的。

       因为中国画重视对象的生命特点,对象的物性和表现最本质的东西,因之在形式技巧上,便走向不以可变的光为重,而重不变的形;不重色彩的光化作用,而重本色;不只停留在个别的对象,而是通过个性去概括对象的类型。好的中国画,是世界绘画中高度的艺术成就。但也许多不好的中国画,画家降低了外貌形象与内在本质的关系,为了笔墨而去追求笔墨,于是走到形式主义的路上去了。这是同西画中有些只是为了色彩而色彩的绘画一样,都不是在我们的新油画中应该出现的。

       其次是关于单纯的表现手法。单纯与单调不同,单纯的手法是画家把复杂的对象加以提炼的描写,去表现出最本质的东西。单纯,不等于用笔的多少。单调则是表现力不强,画家即使用了复杂的物法,但表现出来的事物仍是属于贫乏的、表面的。单纯与单调,在画面上有时似乎只是微妙的区分,但实质的差别是巨大的。 描绘最繁重的花纹,房屋结构,人物衣着和山石树叶,好的中国画家总是有条有理,从容不迫地以单纯的手法来处理,应该说这是高度的艺术。当然,单纯,不单中国艺术有,各民族最高的艺术亦含有,但中国的艺术追求这点更加显著。中国画家尊重美术表现上的单纯,追求单纯,因之在造型上力求单纯。中国画家善于运用墨和线条做到以很简洁的手法去描写丰富的形象变化。这种种表现方法都同力求单纯的精神不能分开。

       关于造型上的单纯,这里我特别要提出线的运用:线是中国美术造型上的基本方法。(并不是唯一的方法)可能有人会说,中国画固然用线,可是西洋的古典画也用线。东方其他国家如印度、波斯、日本等也用线。因此认为线的问题不一定就是中国绘画的特点。我以为,虽同是线,但其气质效果却仍有不同。中国画上线条的表现力,其变化--如质感的变化、运动的变化、生命力的描写是更加突出的,何况我们并不是孤立地来提倡线,我们不能撇开线与绘画上其他因素的相互关系所产生的总的效果来谈论线。有人以为线条是最原始的绘画,所以最容易入手。(如原始人绘画就是用线,小孩也只会用线条画)但作为中国画家从对象中极概括地提炼出来的表现力来讲,则应该说是高级的艺术,是很不简单的手法。中国古代绘画中的线的表现力,我们何尝不可以好好的研究,这里面的精神气质未尝不能发扬到油画里去。

       单纯的手法,也表现在色彩上,因之便产生色彩上的装饰风(中国画很明显的特点之一是装饰风)。如果说装饰风的绘画是非现实主义性的,这种见解恰恰否定了中国美术的现实主义性,否定了百花齐放的花园里一个很大门类的花种。我想,这里有必要附带说说艺术的现实主义性不等于"科学"性,艺术的真实不等于"科学"的真实,不然对中国的美术和西洋的古典美术的成就,就不能跟今天的一张很普通的写生画相比了。我们不能说一张现代的写生画因为具有色彩学上的冷热变化,其艺术价值一定超过古典大师的作品。这个问题是很复杂的,但简单地说,问题在于:在条条道路上,它所达到的深度如何。

       任何绘画上的色彩都应该求得调和,这是真理。但色彩的调和不仅是同类色、邻接色的一类调和而已。另一种色彩的调和,譬如说像装饰风的敦煌壁画则完全是在原色的对照中去取得调和,在强烈的对比中去求得整幅色彩在交错中发散出来的色的光辉。从色彩学的原理来讲,就是从原色之间所产生的中间色光的作用,这又是一种色彩的表情。许多汉代壁画、敦煌壁画、唐宋金碧山水有许多都是用很单纯的甚至接近原色的色彩来平涂,但它们能够在平涂中产生节奏,在单纯的色素与色度关系中取得调和,这种色彩效果还是应该承认的。这种说起来好像是已经过了时的手法,如要能灵活而适当地运用到今天新的油画上,这种原理仍是可以发展的,为了增加装饰风的效果,中国画家常常认为部分色彩到了某种复杂程度时反而减低了鲜明的色彩感觉。

热词:

  • 董希文
  • 油画家
  • 淡雅俊逸
  • 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