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范扬得意一挥的画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2日 11:20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点击进入>>国画家范扬个人主页

  一

  范扬的画,具有极为深厚的传统功力,极讲究笔墨功夫,但我们却又看不出他的画儿出于具体的哪家哪派,呈现出入于古而出新的特征。实际上,这是他在“抽象继承”的层面,对传统基础原则和基本精神高屋建瓴式的综合性把握,是从“无语言”角度把握传统使然。

  在范扬的画中,笔墨不仅仅是为造型服务的,无论是他的山水还是人物,笔墨传递出的审美意蕴,犹如中国书法由笔法依据汉字结构构成的形符,能够传达出某种具有特指的精神气息。看范扬的画,有如看颜真卿的书法,能使人感到坐如钟、立如松、静如处子动如龙,进入美学家谷鲁斯所说的“内模仿”状态。只是,颜真卿是位儒家气息极强的人,而在范扬的画中,则多了些魏晋玄学的睿智、机敏和浑朴。

  著名美术理论家范迪安先生曾举引张怀《书议》评王献之书法语,认为范扬的画具有“情驰神纵、超逸优游,临事制宜,从意适便,有若风性雨散、润色开花,笔法体势,最为风流”的审美特征。这真是一语中的。范扬的画,确实具有淋漓华滋、生机勃发,得意一挥、超逸优游、睿智机敏,有如雨霁云开,若霞光灿烂的美。

  二

  范扬的画,笔法跌宕起伏、流动,是在中国人特有的时空观给定的“场”中,表现出其特有的生动性的。他的画,具有表现主义色彩,但不是西方式的。孔子观澜时所叙述出的时间流逝的观念,《淮南子》中所叙述的时空与空间具有的那种特殊属性(东西南北、上下四方为“宇”,古往今来的时间流衍为“宙”),反映到范扬的绘画中,便形成了他的笔法行走的提、按、顿、挫与转折,是在“逝者如斯夫”式的时间流逝中,以“一气呵成”、“气韵贯通”的方式运作出来的。于是,他的画中的“临事制宜”与“从意适便”,便能够与“情驰神纵”自然而然地结合得天衣无缝。

  重要的是,在这样的“一气呵成”、“气韵贯通”与“临事制宜”、“从意适便”之中,画家的笔法运作,便同样自然而然地体现与自然运动规律同构的通约性,且由此而使画面的笔法反映出具有“天人合一”特性的审美特征。于是,一旦当我们看到范扬的画中所具有的“以灵性驾驭笔墨”的审美特征时,其画面中所蕴涵的“灵性”,即已经不仅仅是画家先天的睿智、秉性所使然。因为在“天人合一”状态中的“人”,已经是被历史文化陶然、滋养之后的“人”了,这是一个具有“大我”特征的人。一言蔽之,只有进入这样的“大我境界”的人,才是具有进入“天人合一”状态的基本资格。

  范扬的画,确实是有灵性的,但那灵性又是那么的厚笃 、稳健,不漂不浮。于是,这也就是说,范扬画中的这种厚笃、稳健, 无疑是因其文化修养与文化见解的高超,才最终使他的画开张、洞达、豁爽,充满生机,且情绪饱满,而又质朴活脱。范扬的画中回旋起伏的“韵”味包孕着中国水墨特有的妙造自然的“神”,这实际上也是指画家进入“天人合一”状态之后才可达到的那种精神境界。

  看范扬的画,他的画确实有宋人的浑厚大气、元人的远逸与清人的纵横排。他的画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粗头乱服而神完气足。

  三

  范迪安先生曾说,散落在范扬画中的笔墨皆成“文章”。面对他的画,我们确实能够感到那种临事制宜、从意适便而形成的情纵神驰、超逸优游般的美。事实上,这是范扬画中笔墨造型皆具有符号属性的使然。即他画中的笔墨造型都具有意符特征,具有象征性,不过,他画中的这些象征性虽然不似“宏大叙事”式的道德说教,但却能成为审美受众精神优游的场所,所以面对他的画,我们的心灵与襟怀即能因受到洗涤、陶养而备感豁爽、清凉。

  苏珊·郎格曾把艺术作品看成是人类情感的符号,如果我们用这个观点看范扬的画,就会相信他的画确实是一个智慧系统。他的那些即便是信手拈来的笔墨造型,无不既合乎天地理法,又与人心意念及社会意志通情。这就是说,范扬的画,既不是对物理空间所见物的客观再现,也不是纯粹主观心灵的宣泄或独白,而是在一个“第三空间”,即是在一个“它在”的能够涵纳历史、装载现实、包容自我、指向未来的空间中,完成一个具有“大我”性质的、有价值指向的艺术创造。于是,他的画,自然而然也就能成为与我们心灵对话,令我们智性优游的时空场。

  范扬的画,有很大一部分属于经典语言的再叙述,这种“经典语言的再叙述”具有后现代意义上的“图像挪用”特征,我们常说20世纪学术的胜利是阐释学的胜利,而范扬的这种具有后现代“图像挪用”特征的“经典语言再叙述”,同样可以看成是当代中国绘画学领域的“阐释学的胜利”,只是他是用“情感符号”的方式表达出来罢了。

责任编辑:张筱曼

热词:

  • 范扬
  • 国画家
  • 艺术家库
  • 艺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