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野趣探幽,寒雪茫茫——简析王若蒙心象山水图系列的前因后果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4日 15:4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进入>>国画家楼安平个人主页

  夏日,消暑山中,依然解脱不了空寂烦闷的闲愁,更不消说“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的浓缩在烈日下的风景有多使人伤感了!然而在这京郊的凤凰岭,山上虽暂还缺少参天大树,也无深山巨壑的林下之风,但有时在人们欣赏艺能的心态上,却会感到有股习习清风来自于众多画面,那是来自驻馆的当代艺术大师们的绘画魅力。而今相伴我夏日山居的几多日子,接下来要谈的是在我相携的画卷中,内中有一些王若蒙所作的《雪图》系列。于是虽然在这个炎热的日子,在心境上却注定会使我去接纳一个清凉的世界。她正徐徐地向我吹拂着一股爽爽的清风。

  王若蒙,系河北石家庄人,幼时即喜好丹青,后就读于河北师大美术学院,是白云乡的研究生,她在校学习时成绩斐然,名列前茅。也许若蒙天生就是画画的料,并且与雪景结下了不解之缘。正像她有次在复信中对我说:“我出生在雪天,对雪的感觉奇特非语言能表达。小时梦到去过范宽家,至今还记忆犹新,绕过弯曲的巷子到达推开篱笆的一个大的院子,两三间旧草房院落中还有一株高大的果树,摇啊摇,居然还捡到了两枚花纹奇特的果子。那时还真不知范宽是何人?”

  后来她又在另一封复信中根据当时的记忆说:“是像栗子大小的坚果,那奇特的花纹,我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想来更像王蒙的牛毛皴。

  接连二信,似梦非梦,然而信就放在我的书案上。对着如此百思不得其解的文字因缘和她往昔的梦境。于是,我再次打开她的画面,对视着这远溢香气的雪图,她正朝我又吹来一股习习凉风,在这夏日的消暑日子里。

  若蒙是一个清纯的女子,性格天真活泼与多愁善感,兼而有之。并且做事学习都非常认真,她待人接物的善良纯朴之心更是明心见性,透明得似出水芙蓉。她早年在校学习时在白云乡老师的悉心指导下,反复研习探索过元代王蒙的《青卡隐居图》,《谷口春耕图》等等,在其勾皴的程式是牛毛皴,图绘的语境是华滋清新洒脱。其更有一种林下的超脱风范会打动着你那青春的不羁之心,而使之趋于宁静。并且王蒙的笔法旋旋地施之,多而不乱,似乱非乱而条理分明。是元四家中最善于表达松壑鸣泉和重崖深秀的那类山水画家。后来若蒙又借鉴了宋人的范宽山水,范宽笔下高山巨崖扑面而来,山涧中泉瀑折落有声,溪山远道中每有行旅车马羁旅穷愁,种种写山状树之貌,每每逼人心目。在图式的昭示上大起大落,以上这些,王若蒙均能铭记在心,而于先前之梦境相融和时,若蒙对于范宽的雪景寒林图,更是崇拜有加。一日若蒙读到了李小山的文章,以往李小山撰文痛斥“中国绘画穷途末路”,实是为了痛陈时弊,因为中国画界大多数人那阵阵相因而只知画些梅兰竹菊四君子之类的毫无生气的内容形式,及山水、花鸟、人物技法形式上所表露的僵化和毫无创新,使人尤为深恶痛疾。故其陈辞之激烈多是由于感时忧国,出于对中国画危机的惊醒。而此刻,若蒙又读到了李小山在面对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时,其感情却深沉悲壮,慷慨激昂竟对于是图的雄健风骨,那气机中透出的汉唐雄风,竟倾佩得五体投地,以致在画面前竟至放声大哭了。李小山对于传统的弃旧从新(指精神上的回归优秀传统,而非图式上的一味摹仿。)让若蒙从心灵深处有所觉醒和得到了补益。

  若蒙抱着振兴中国绘画的宏愿,终于在二00八年的秋天,考上了范扬先生的首届山水画课题班。课题班的含意博大精深,正像有一次院内培训中心的副主任刘牧导师所指出:“希望同学们努力探索研究,课题班如加上英语的话,其体系研究之深度是相对于博士的课程。希望你们日后用心体会学习。一边研习传统,把握住文脉,另一面要抓住创新而有所突破发展云云。”

  后来若蒙在龙院长正本清源,贴近文脉的教育方针指导下,根据范扬导师,“师古人、师造化、师我心”三步入手。并且在日后为期二年的努力修为中,若蒙随范扬导师游云蒙,探查济,历九华,登泰山,访张家界而过王家坪,数历揽车天门奇险,心领手追,完成写生画卷无数。归后,若蒙捡点临摹和写生之作,当一个人学养积累到一定的时候,其艺术因子所爆发出来的神奇的创作功能,往往会异化脱咯去以往的种种弊端而代之以全新的内容图式。

  野趣探幽,寒雪茫茫,这一类心象山水的出现,无不验证着若蒙在山水画课程上的一大进步。

  若蒙作于2010年的《清月出岭》,图式昭示的是顶天立地式的布局,其下雪原道路,坡石空茫,虚和,当白净的着笔不多的皑皑白雪,其在山石用笔渲染中予以留置和惊醒你的心目时,更能奥秘地与右列的一片松林中那苍翠郁勃的无限生机相映发。至于江岸,其上微留一痕水域,然气机的功能是江岸远接炎上,其上更有重汀复水令人追思,而愈觉使你感到其营造之境的神秘广远。至于中间江面呈空阔之趣而江面是银灰灰的,静静地如御?0?5入睡的梦中仙子,然而那空冷的一道白光,是透明的月色映于波心,抑或是一痕水上之幻影凝于画面?那空明的,素静的,又仿佛是上界通天银河中轻抛而下的素练,她静静地卧着,又抑或是睡美人入于梦中了。至于右列松阴捎头。停泊着的又该是谁家的舟子呢?其上旷远的江岸边更多的泊着的船儿,你们又作何种感慨呢?以上年青的女画家若蒙女士不是已在题记上明确写着《清月出岭》吗!啊,《清月出岭》,你那银灰色的大片江面,岸上那浓郁着抗风斗寒精神的乔松古木,以及画面上晶莹的茫茫白雪,这一切构成的意蕴,在这酷暑的日子,不正好给我们精神上以宁静、清凉和舒适吗!

  当我们尽情地享受着你“雪图”中所弥散开来的无上意蕴和欢乐时,再加上《雪满空山》、《万里晴云》、《南溪新霁》、《银装素裹》、《微原侵月》等等茫茫寒雪图中所溢出的空寂氛围,清光鉴人的素雅画面,正是天心园月雪茫茫,其给人以宁静致远的无穷遐思和高洁可人的心境。此刻不正又在我心中不断地回荡着你那美妙的情思逸韵吗!

  “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当我凝视着你笔下的这一组雪图,其笔墨功能和意趣,却是既入古却又通新的。这才是当下追求艺术人生的达人,所应追索和奋斗的课题呀。对于你山水画图式上的内涵,上面我只是简略地谈了点肤浅的文字,还望见谅之。

楼安平

2010年7月9日晚于京郊凤凰岭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