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美术市场 >

揭秘书画拍卖潜规则:售假首当其冲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0日 10:2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在这个行业,规则是一种制度,潜规则是一种游戏。遵守制度的人,只能被人领导,而读懂游戏规则的人才能如鱼得水。

  2009年,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拍到了1.68亿元,中国书画拍卖市场由此进入了亿元时代。

  2010年,张大千的《笑痕湖》拍出1.008亿元,徐悲鸿的《巴人汲水图》1.8亿元,王羲之《平安帖》3.08亿元。2011年春拍,王蒙的《稚川移居图》拍出了4.025亿元。

  直到2011年5月,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拍出创纪录的4.255亿。

  但业内人士普遍预测说:“4.255亿算什么?这样下去,将来拍上10亿都是有可能的。”

  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成交额步步攀高、步向空前繁荣的同时,不难发现,赝品充斥、精品流拍和天价拒付款等问题,都成了拍卖界的顽疾。有业内人士用卡夫卡的名言来形容现在的市场,是“举目四顾,只有作业,没有学生”。

  有争议的“瑕疵不担保”条款

  《拍卖法》第61条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

  1996年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的《拍卖法》,是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最重要的法律之一。

  在中国嘉德拍卖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寇勤看来,这是一部很有前瞻性的法律,这部法律为中国拍卖业的发展和进步,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不太赞成关于《拍卖法》是单方面维护拍卖公司利益的说法。目前大家议论较多的所谓‘瑕疵不担保’条款,也不应该简单理解为是一个立法的漏洞。”因为,艺术品尤其是文物类艺术品的鉴定,程度不同地包含有鉴定者的主观判断的成分和因素。

  寇勤认为,另一方面也必须强调,拍卖公司不能以此作为挡箭牌,不能无知拍假,不能知假拍假,更不能造假拍假。“一个片面引用法律法规而企图从中牟利的拍卖企业,生存的日子不会太长久。”

  对于这一条款,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前副司长张新健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称,需要准确和全面的理解。“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买受人和竞买人,我认为这个是不公平的。因为买受人和竞买人没有办法准确获取全部信息,只有委托人和拍卖人能够掌握这个信息。隔着玻璃能够看得很清楚吗?”

  目前,中国关于文物鉴定方面还没有法规可依。《文物藏品定级标准》和《文物出境鉴定管理办法》虽然对鉴定工作规定了一套具体的操作规范,但只是国家文物行政部门的内部文件,只适用于国家藏品的鉴定、涉案文物的司法鉴定和出境鉴定,民间文物鉴定尚没有统一标准。

  这两年,政府部门加大了监管力度。2010年7月1日起,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的第一个规程、中国拍卖业的第一个行业标准——《文物艺术品拍卖规程》正式实施。

  今年6月10日,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简称中拍协)召开情况通报会,发布了《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企业自律公约》。公约规定:不拍前收费、不知假拍假、不虚假宣传、坚决杜绝假拍行为。

  但是多位业界人士均诟病了中拍协的“不作为”。牟建平则直指中拍协的好几位领导根本就是拍卖公司的人,“既当运动员,又是裁判”。

  一位资深业界人士感慨:“在这个行业,规则是一种制度,潜规则是一种游戏。遵守制度的人,只能被人领导。而读懂游戏规则的人才能活得自由自在,如鱼得水。”

  售假,在潜规则中首当其冲。

  《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并不是唯一受到伪作质疑的书画作品。2011年9月中旬,山东省油画学会主席杨松林、河北省美协副主席陈承齐、加拿大籍油画家秦明等中央美院油画系研修班第一届(1982~1984)的10名同学,从世界各地共同发布声明:2010年6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春拍中以7000多万元人民币拍出的徐悲鸿《人体 蒋碧微女士》油画,系他们班当时一名同学的课堂习作。

  随后,画家陈丹青、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执行院长徐唯辛等,均明确否定这幅作品系徐悲鸿之作。

  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真假问题对收藏者非常重要,对投资者无所谓。我觉得艺术品行业的售假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现象,是社会总体现象一个反映,只不过艺术品不容易让人弄明白。”

  据牟建平介绍,艺术品行业的售假链条是这样的:制假(制造赝品)——造势(宣传炒作)——拍假(拍卖赝品)——假鉴(出具虚假鉴定书)——护假(为赝品辩护)。

  据知情人透露,常年在圈中过眼的人甚至能看出假画的出处:台湾有一群制假团队,他们的专长是模仿张大千等“渡海三家”,水平算是高仿;北京也有知名的制假团队,他们的专长是模仿齐白石、徐悲鸿等;河南、陕西等地的制假则主要针对区域性艺术家,如长安画派,前一阵子就有石鲁的一堆假画曝光。刘文西、王西京等知名的在世艺术家,假画也非常多。

  家属鉴定也并不可靠。据业内人士透露,西北一美院院长的画在市场上卖到几十万一平尺。家属鉴定的价格如下:司机鉴定一次300元,保姆鉴定一次500元,夫人鉴定一次5000元。只有交钱,才可能见到其本人,但有的时候,在家人的“胁迫”下,假的也是真的。

  据业内人士估计,艺术品市场,收藏和投资占50%,短线投机占20%,用来购买雅贿的占20%,资本洗钱的占10%。因此,除了知假售假,还有知假买假的。

  春秋两季拍卖,企业家陪“朋友”看拍卖成为拍卖预展一个熟悉的风景。“朋友”看中的艺术品,自然有人买单。

  艺术品拍卖已成为一些贪腐者洗钱的渠道:行贿者会安排贪腐者低价买入艺术品,然后委托拍卖行拍卖,行贿者(一般都是另行委托他人)再以高价买入。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今拍卖市场上赝品拍得这么好,除了有些是拍卖行自行炒作,或者有人真的走眼,不排除贿赂洗钱的嫌疑。

  艺术品还可以作为向银行贷款的抵押品:著名的“金缕玉衣”骗案中,商人谢根荣找来一堆玉片,找到牛福忠把它串在一起,牛福忠找了王文祥(中国收藏家协会原秘书长),王文祥又找了杨伯达(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杨富绪(北京大学宝石鉴定中心原主任教授)等人,5位专家给这件“金缕玉衣”写了个鉴定,出了一个评估价:24亿。谢根荣以此做抵押,成功从银行骗贷7亿元人民币。

热词:

  • 艺术台
  • 艺术品市场
  • 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