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美术市场 >

当代艺术品拍卖东风压倒西风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7日 11:2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人民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Artprice又一次给中国藏界带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在上个月底法国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FIAC)开幕之际,Artprice公布了一系列对当代艺术市场及世界范围内艺术市场的主要情况分析报告,这份报告包含了超过81个国家的艺术市场走势,及时准确地分析了最畅销的个体艺术家,而全球当代艺术家拍卖成绩前十名被中国艺术家占去一半!分析人士认为,Artprice的态度说明国际市场十分看好中国当代艺术家对投资泡沫破裂风险的抵抗能力。如今这家全球最为著名的艺术品市场信息提供商对中国艺术品的偏爱已经把同时期的西方艺术家逼到了“羡慕、嫉妒、恨”的边缘。

  市场观察,慢热的中国当代艺术

  如今香港已成为了亚洲艺术市场的中心,今年香港更是超过了伦敦,在当代艺术品销售上形成了与纽约、巴黎三足鼎立之势。如往常一样,香港苏富比在今年秋拍上继续推出了亚洲当代艺术专场,但藏界对本场拍卖关注度非比寻常,因为这是尤伦斯收藏品的最后一次公开拍卖。在10月2日晚举行的“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蜕变——当代中国艺术的革新与演化”以及10月3日的“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品拍卖会上,当代艺术一路高歌猛进,赵无极的作品《10.1.68》以6898万港元成交;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一号》以6560万港元成交;曾梵志的《面具系列 1998 NO.5》以3090万港元成交;曾梵志的面具系列《面具系列 1998 NO.26》 以2026万港元成交;方力钧的《系列二(之十一)》成交价为1018万港元;刘炜的《我是谁?》成交价为842万港元。这两场拍卖会前者创下了逾1.32亿港元的总成交额,后者共拍出了113件拍品,总成交额达到了3.36亿港元,刷新了香港苏富比当代亚洲艺术拍卖的最高总成交额纪录。截至10月6日,香港苏富比十二场拍卖会共拍出逾3,000件拍品,总成交额达32亿港元,约合4亿美元,成为香港苏富比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拍卖会之一。

  如此高的成交额让人振奋,但记者观察后发现,藏界盛传的具有破亿能力的几幅画作的表现并不是很理想。例如,张晓刚的代表作《血缘:大家庭一号》曾一度被市场热炒,声称能逼近亿元大关,而实际成交价则只有6560万港元。本次拍卖中如刘野、余友涵等艺术家的成交作品跟之前的同类型作品成交价相比也打了对折,众多艺术家的重要作品以底价成交。到底是何原因造成重头拍品的价格未如预期?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当代艺术品市场在春拍过后经过一系列调整趋于理性的体现,总成交额创出新高证明了当代艺术品市场的投资热度不减,只是好的艺术品层出不穷,使得市场如平原沐浴在阳光之下,受热更加均匀。纵观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轨迹,海外资金逐渐退出,中国买家助力市场是大势所趋,在如今风云变幻的国际艺术品交易市场上,中国买家采取慢热态度和稳扎稳打的战术,使得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的失地被逐步收复。相比传统的中国书画市场而言,新生的中国当代艺术具备更加规范的经营模式和投资体系,其创造的价值也更容易被国际市场信服。

  业内声音,中国当代艺术必将崛起

  在过去一年里,中国成为了全球第一大的艺术品市场,中国艺术家的名字成为了闪亮的金字招牌,中国当代艺术家更是纷纷跻身世界艺术品拍卖成绩前列,一股由中国刮起的艺术旋风扫过全球各大拍场,世界为之瞩目。在由Artprice发布的《当代艺术家拍卖成绩500强》(2010.7.1-2011.6.30)里不难发现中国艺术家的名字,面对让-米歇尔·巴斯奎特、杰夫·昆斯、村上隆等国际重量级艺术大师的挑战,中国艺术家仍在此名单的前十名里占据了一半的席位。曾梵志以拍卖成交总额3924.68万欧元名列第二,张晓刚以拍卖成交总额3006.29万欧元名列第四,陈逸飞以拍卖成交总额2835.3万欧元名列第五,王沂东以拍卖总成交额1623.11万欧元名列第七,周春芽以拍卖成交总额1455.23万欧元名列第十,还有刘小东、刘野、蔡国强、张培力等艺术家排名也很靠前。

  基于中国当代艺术近两年来的沉稳表现,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将迎来一个当代艺术崛起的时代。反观2009年,中国当代艺术品在经历了连续三年的疯狂上涨后突然跌进谷底,一度萎靡不振,许多艺术展的国内画廊下降幅度超过了一半,798工厂出现萧条,曾经创出天价的艺术家的作品不断遭遇流拍、威风扫地,画廊裁员、展览缩水,因支付不起房租而关张停业的也不在少数,泡沫的破裂让部分投资者对中国当代艺术产生绝望。但挽救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契机也正是出现在2009年,中国投资者和艺术家在疯狂之后经历了一系列反思,在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痛定思痛,完成了一次大规模的重整。洗牌后的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借助“尤伦斯专场”和“二十世纪中国艺术专场”重生,复苏中的中国当代艺术品并没有急于发力,而是更专注于艺术家的培养,依赖有价值的艺术品激活市场,让投资者对艺术品及艺术家本身充满兴趣。一度低迷的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正在逐渐步入正轨,成为一片极具艺术涵养的水源地,不断的资金注入也让无数青年艺术家得到给养,使得这股源头活水得到保护。

  专家观点,中国当代艺术极具生命力

  中国当代艺术之所以能走出低迷,是因为中国人自己总结出一条定律,那就是必须借助西方形式表现东方独有的艺术题材,让传统与现代融合,逐步摸索出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著名艺术评论家张小涛曾在媒体上表示,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到了要独立发展的时代,在经历了向西方学习的漫长过程之后,如今应该内省,从自身的文化基因中来探求当代艺术的未来之路。“我们的当代艺术还应该更多地关注中国的基层和底层社会,并且不仅仅是在技术上的创新,更重要的是思维理念的突破。”

  如今中国当代艺术正在步入一个国际化、年轻化的时代,但这并不代表中国艺术会因此丧失自己的风格,反之,越来越多的青年艺术家更乐于借助西方形式进行传统题材的艺术创作。除了艺术从业者,年轻的收藏家也开始崭露头角。上海泓盛拍卖有限公司当代艺术及油画雕塑部艺术总监孙佩韶认为,年轻买家进入市场将促使拍卖市场更加专业化。新进的年轻买家对百万元以下、价位相对较低的当代艺术品表现出浓厚兴趣。“年轻藏家有自己对艺术的想法和判断,不管有没有市场,这是最好的状态。”孙佩韶对越来越年轻化的中国当代艺术充满期待。

热词:

  • 艺术台
  • 艺术品市场动态
  • 当代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