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黄宾虹书画之不可学性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15日 17:1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1943年,傅雷为黄宾虹在上海举办了第一次个展——“黄宾虹八秩诞辰书画展览会”,傅雷以《观画答客问》形式介绍黄宾虹画之高妙,其时识黄宾虹画者少。几十年后,黄宾虹画大热于书画界,学之者众,且有“不识黄画不谈黄画者乃不懂画也”之势。当年人们不识黄画与如今之学黄画者一样,皆为真不懂黄宾虹画也。何出此言?今拟傅雷“答客问”作自问自答以说明黄宾虹书画之不可学性。

       一问:你说黄宾虹书画不可学,是因为他的书画不好吗?

       答:不是。黄宾虹晚年山水画已进入化境,有超自然的境象,是技法笔墨、造型构成、色彩黑白、中西绘画、学养阅历的高度自然融合。是中国山水画的至高峰。中国山水画在北宋时期已达到高峰,而后文人画的滥觞,曾有大家及作品出现。黄宾虹山水画集文人画之大成,是文人画(山水)的极高峰,可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空前绝后——在某种意义上完全可以这样讲。某种事物达到至高境界,则往往是不可学者。

       二问:你说达到至高境界的艺术不可学,那么你又说北宋时期山水画也达到了至高境界,也不可学吗?

       答:同为至高境界,但所走的道路不一样,所登的高峰不一样,则决定了可学与不可学、可取法与不可取法。北宋山水画工稳、清晰,于笔墨、构图、物象皆明了,近于自然状况,有迹可循,有法可师,有章可依,学习者便于下手,又便于推进,学习者即便功力不逮,也可学得有形有样,即便学不好,也不会学坏。黄宾虹山水画,于笔墨已是无迹可循,于物象更是超于自然,山不象山,水不是水,树与人同,房与山近,一派混沌不见踪迹……学之者何以入手?今日学之者往往以乱学乱,以有形之笔学无形之迹,怎入堂奥?因而,学之者往往袭其皮毛,徒具形象,无内在品质。

       三问:北宋时期的山水画是写实的吗?写实的就可以学习?而黄宾虹的山水画是超写意的,便不可学?

       答:中国画的本质都是写意的。这与中国文化、中国哲学等有直接关系。中国艺术注重写意性,这是特色也是本质。同时也是中国人的智慧体现,甚或可以说是我们祖先的高明处。无论北宋时期的山水画作品怎么近于自然状态,它还是写意的,对自然景色是做过加工与取舍的,它所采取的绘画手法及表现的物象仍然是精神上的,是人们心目中的山水风光,是唯美的、唯心(性)的。元以后文人画的发展,画家更强调精神性、想象性,对物象的取舍尺度渐渐脱离自然景观,到“四王”基本上脱离了自然,趋于僵化,缺少生动。黄宾虹的画是生动的,他的画生动处主要在于他笔墨的丰富与变化,并不是近于大自然的生动。“四王”之作是笔墨等诸多方面的死板所造成的。但是,“四王”与北宋绘画(近于自然写实)都是可以作为学习借鉴的。“四王”作品作为初学山水画的范本是完全可以的。同样都是表现心性与自然,黄宾虹不同于“四王”的是笔墨生动,笔墨生动的作品不好抓住特点,便难以入手----这又回到前面的问题了。

       北宋绘画也生动,它的生动在于对自然的描绘与景致的深远,意境的高妙,而于笔墨色泽是清晰的,故可学也。

       刚才谈到中国画的写意性。直到中国画引进了西方绘画中素描因素后,中国画,尤其人物画创作更多了些科学一面(素描是科学的),在造型等方面注重写实性。一些类似于油画的中国画不属其列,那些只是用中国画材料创作“油画”而已。

       不过,话又说回来,无论油画、中国画,甚至于照像、摄像,都不能完全归于自然照搬式的“写实”,只要有人的第二次制作(创作)便会加入主观因素,便会加入人的精神与审美。那么,广义的说,它们都是写意的。

       四问:齐白石的画是大写意,或者说也是“超写意”的,他的画难到也不可学吗?

       答:齐白石与黄宾虹的画都是“超级写意”,但齐白石的画可学,工笔花卉草虫不待说(可学),大写意花鸟与山水人物同样可学习。齐白石虽说过“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说到这儿,我们今天要把这个“学”字说清晰些:今天谈的“学”,是指照着别人的画一模一样的临摹或自己照此形“创作”,学人家的技术方面,而非指学人家的创新方法。

       齐白石说的“学”不是这个意思,他说的“似”是我们今天说的“学”字。齐白石说的“学”是指学习方法、创新精神。

       之所以我们在题目中没有“似”字,用“学”,是大家习惯用语,想各位都明白此“学”的意思。

       齐白石的画可学亦在于其笔墨的净,“净”则可以看清楚,可以轻松的掌握其来龙去脉,便可以师法照着画。齐白石对生活中的一切物象皆能入画,提炼物象之精神而以写意出之,非常了不起,同样是中国画的至高境界,达到通晓,大俗大雅。黄宾虹则是大雅无俗,常人难以理解。齐白石的创造力极强,虽可学,但留给我们的创造空间不多,因而白石老人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是大明白人的大明白话。

热词:

  • 黄宾虹
  • 书画
  • 艺术
  • 艺术家
  • 搜索更多黄宾虹 书画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