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书当快意读易尽 画有可人期即来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6日 15:0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清人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云:“题者,标其前;跋者,系其后也。”王概《芥子园画传》云:“元以前多不用款,或隐之石隙,恐书不精,有伤画局耳,至倪云林字法遒逸,或诗尾用跋,或跋后系诗,文衡山行款清整,沈石田笔法洒落,徐文长诗歌奇横,陈白阳题志精卓,每侵画位,翻多奇趣。”看来单独把书画题款作为一个课题来研究应该由来已久了,但把某一位画家的国画题款集结在一起出版还不多见。吴悦石先生的《天人之际·快意斋题画书迹》近日由江西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书拿到手里,一口气读完,深感书籍装帧精美、干净,图片清晰,很别致、很精巧。内容分人物画题跋、花鸟画题跋、山水画题跋三大部分。如果能标明每幅画的创作年代(有的有年款,有的没有)和尺幅大小,并在题画书迹图片的边上印上一小幅原画的全貌,更能看清书迹在全画的位置,则更加完美,当然,那也许会使书籍的编辑和印刷成本提高很多。
    
       这两天闲暇又把此书拿起来翻了又翻,总有一种评价几句的冲动,但读一读卷首吴先生的《论题跋》、卷中王登科先生的《天人之际——吴悦石先生题画书法摭谈》、郑寒白先生《吴悦石先生的题跋》及卷末杨中良先生《看画看款——浅谈吴悦石先生中国画作品的题款艺术》四篇文章,觉得想说的话似乎都在里面,没有续貂的必要了。及至接到春雷先生的约稿,才又鼓起勇气写些令佛头着粪的文字。
    
       读吴先生题画的文字,基本上是兴之所至,涉笔成文,看似不经意,却又有巧思。细读之下,我们会被先生广博的学识和全面的艺术修养所折服——他的画外功夫太深厚太博大了,大致可归纳为“精鉴赏”、“熟典籍”、“能词翰”、“通音律”、“有武功”,合称为“画外五绝”。
   
       一、精鉴赏。眼光是画家的生命。很难想象一个没有鉴赏力的画家,他的画能好到哪里去。笔者有幸聆听过一次吴先生的讲座,讲的是中国画的传承与鉴藏,两个小时时间,如此宽泛的题目,吴先生讲得驾轻就熟,如数家珍,基本上涵盖了中国古代绘画史的内容。据说吴先生到台湾访问时,文化名人李敖尽出其所藏请吴先生鉴定真伪,吴先生每以奇快的速度只说一个字结论——或“真”或“伪”,速度之快、结论之准确令眼高于顶的狂人李敖钦佩不已,感叹世间竟有此高人。其实吴先生少年时即随王铸九先生学画,后又拜董寿平为师,在与前辈艺术家的交往中耳濡目染,加之多年的艺术实践,使其对前辈诸家艺术风格烂熟于胸,因而练就了这方面的金睛火眼也是情理中事了。吴先生精于鉴赏,这在其画题识中也常有体现,比如他的题跋中有这样的话:“徐青藤写墨牡丹,旷达淡远,开一代风气,己丑正月晴窗试笔,古来称水墨为上。何为上?品格是也。”这种于画上论画的题识方法正是先生精于鉴赏、稔熟诸大家风格的充分体现。
   
       二、熟典籍。己丑吴先生在鞍山里仁馆的展览我去参观过,展览开幕之后,吴先生有一次讲座,开始就提到徐悲鸿先生那一代画家都很重视经学的修养,并要求年轻的学画者要多读经。我当时向先生请教,谈及徐先生的《田横五百士》、蒋兆和的《流民图》的时代背景和借古讽今的意图,顺便问到吴先生画钟馗的意图,吴先生从钟馗的起源讲起,引经据典,丝丝入扣,并申明他画钟馗的主要意图就是祈福迎祥,主张画家应当画吉祥的、阳光的题材。吴先生不但精于经学,于佛经道藏也有很深的修养,比如他的题识中有这样的句子:“仰观于天,俯察于地,天地万物为师法,此道一也。”“天大地大,唯此为大。此为何物?万千变化。化一为万,归万为一,此是法。”寥寥数语,却深蕴禅机。
   
       三、能词翰。如果说吴先生的题画能够反映他深湛的经学修养的话,那么读一读吴先生给他的学生的画集所作的序言和题识,则能感受到吴先生能词翰的长处。晚清民国以降,画大写意的画家多能诗词,吴昌硕的诗傲兀奇崛、古朴隽永,题画诗更能寄托深远,评论前人书画,尤多独到见地,在民国称得起一家。其序跋、考证和题画小品之类,写得朴质淳厚,多有精心之作。齐白石先生以王湘绮、樊樊山为师,与陈衡恪友善,其经史修养自是不凡,更难得的是白石老人一生都保持着淳朴的桑农本色,在清苦生活中自得其乐,这份优雅与从容体现在他的诗里,便是浓郁的乡土气息和未曾泯灭的童心,“满丘芋艿暮秋凉,当得贫家谷一仓。到老莫嫌风味薄,自煨牛粪火炉香。”“灯盏无油何害事,自烧松火读唐诗。”读着这样的诗句,我们眼前自会出现一位安贫乐道的颜回的形象。“山妻笑我负平生,世乱身衰重远行;年少厌闻难再得,葡萄阴下纺纱声。”又体现出诗人性情的一面。吴先生绘画继承吴齐一脉,于诗文一道用功尤深,其性情一面亦不可掩。他题画有这样的句子:“西风卷地,碧叶凋零。残荷听雨,诗人多情。”“余知游鱼之乐,故写之不辍。”“此石不丑,灵透之极。摆于案头,亦可焚香供之,焚香再拜后,细观其情、其趣、其味,仿佛对晤。余写之,一乐也。”“每日晨起,即泡一壶名品,宿气顿消,舍此即不知如何。忆及少年时,自来水龙头亦如甘泉,今日已不可再得。”读着这样的句子,与白石老人的诗句何其相似!所不同者,吴先生多用散句,少了格律平仄的约束,更加直抒胸臆。再者吴先生生逢盛世,不比吴齐多处离乱之时,故画和题识皆无那时的酸寒之气。
   
       四、通音律。吴先生善抚琴。通过对古琴的修习,他找到了与古人心灵契合的切入点,这也许是他书画俱佳、融合巧妙,线条苍润有致的秘诀所在。在吴先生的人物画中,有一种题材是画抚琴的老人,每每题上“但得琴中趣,何劳弦上音”。人活在这个纷繁的世间,大部分时间,我们的心灵都在趋名逐利的路上奔走,与烦躁、无奈相伴,很少有人能停下来,心平气和地自省一下。如果有人能够泡一壶润泽心灵的清茶,品出一分平淡本真,这就是人生的大境界。吴悦石先生就有这样的大境界,过着“世味和禅比并参”的生活。音律和禅定的修养,使吴先生的心灵获得了超乎常人的宁静与清澈,正是这种宁静与清澈的心田里生长出来的艺术莲花,使他达到了艺术与人生的共同升华。在吴门弟子中,我知道杨中良先生和申晓国先生是颇好古琴的,我想这恐怕也是学习吴派艺术的捷径之一。
   
       五、有武功。书画家中有武功的人不少。李苦禅先生的武功很好,双刀是得到过高人指点的,晚年登台唱武生戏《铁笼山》,依然功架优美刚健,没有一身好武功是做不到的。吴先生少年时被形意门高人看中收为弟子,练就了一身好本领。对于一位国画大师来说,有一身好武功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一则画大写意很耗费体力,身体好自是好事,更重要的是画面内在的精神面貌是靠画家的精神面貌来支撑的,比如民国时一些画家长期生活在烟馆妓院里,其画美则美矣,就是精神头儿上会略嫌萎靡。吴先生则不然,他的人物画,无论是金刚怒目的钟馗还是悠闲自得的老者,都有一团气定神闲、稳如泰山的精神头儿,颇得形意拳直行直进之妙,这也许就是吴先生自己精神气质的写照。
    
       “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这是宋代诗人陈师道的诗句,借来倒很方便,前一句形容对这本书的印象甚觉妥帖,后一句当是一种期待,若改作“画有可人期即来”似更为合适,是对吴先生勇攀当代大写意中国画顶峰的一种期待,也是作为一个爱画者对吴先生今后画出更多好画的期待,更是对以吴先生为领军人物的中国当代大写意国画复兴的期待。(作者:徐贤)

热词:

  • 吴悦石
  • 艺术家
  • 国画家
  • 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