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吴悦石:快意斋论画(五)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6日 14:1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作画勿以大小论优劣。传世作品中诸多小画,令人百看不厌。挥毫之际,涉笔成趣,天真烂漫,韵味十足。中国画研究院曾举办白石老人和宾老小品画展,观者如堵,好评如潮,岂不知此乃画家之余事也。旧时画家笔墨功夫扎实,文思画意俱佳,案头小品、手卷、册页,把玩之时,心神冲淡,雅趣顿生。今日则以大为好,不但画幅大,题目大,什么都要大。余以为大者当不是画幅大,应为境界大、精神大。如若荒疏粗鄙,则大而无当,还是不大为好。

      时下画山水则曰大山水,画花鸟则曰大花鸟,豪情万丈,如大跃进时代。何为大?百思不得其解。余以为,能放下身心,平淡生活,陶融五内,精神放大,方能作画。徒事标榜,则浮躁,其害大矣。医者医心,医心方能医画,不过难矣哉!识者知之,后人自有评说。

      古人论画多有不食人间烟火之论,此论解放后多被批评为脱离生活,自许清高。其实,此种境界乃人生一种追求,超凡脱俗,因为不易为,才被如此推崇。

      时下各领域都有新鲜说法,中国画亦如是。如“与世界接轨”,中国画不知道如何接法。民国以来,东洋西洋之法,前辈中都有学习者,学东洋辈如高剑父兄弟和傅抱石等;学西洋者如徐悲鸿、林风眠等,气韵风骨都不失中国气派,却不能用接轨说。“我自画我家画,我自用我家法”,大涤子提倡,从者甚众,上述各家亦如是。时至今日所提之接轨,令人顿生彷徨。何时画界能认真学习传统,非浅尝即止,则能不眼热,不攀比,潜心静虑,发扬国粹,则新可创,画可看,艺可传,重兴可待。

      “行到中庭数花朵,蜻蜓飞上玉搔头。”眼到手到,信笔直书,清新自然,不雕、不做、不生、不涩,脱口而出,为文如此,作画亦如此。此是法,亦是理。古今大家同一家数。

      点化之妙在机趣,机趣者有天人之说,亦有行笔之中牵想妙得之意,笔墨生发之时能瞬间得之。如苦思冥想,心手失畅,则笔下僵硬,机趣已失。此需笔墨精熟,池水尽黑。画家以画行天下,当知此中艰辛。

      白石老人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此论道出传统中国画欣赏之关钮。近百年来大写意一法成就了中国画,也成就了一批谬托写意涂鸦之辈。岂止欺世,亦欺心也。

      昔日前辈画家大都倍极艰辛,然一派雍和气象,点画使转中自有一家天地,言语中从无豪言壮语。今日之画坛,画不好,口气却极大。诸前贤泉下有知,定然瞠目。

      干裂秋风,润含春泽,喻用笔之妙。一画中如干裂秋风,定有润含春泽之味。所谓“带润方燥”,非某人作画,一幅为干裂秋风,一幅为润含春泽,此处拈出以正视听,唯恐贻误后学。

      “西风残照,汉家陵阙”,论者谓气象恢宏。西风、残照、汉家宫阙,步步紧扣,层层深入,以李太白笔法写入画图,可抉画法之微妙。 
     
      时下文人画一词叫得很响,画家头上加上文人自然有儒雅之光。余以为吴缶翁、白石老人等一代画家都不应该称文人画,而应称画家画。诗书画印之完美形式非文人所能为也,乃有文化之画家即兴挥洒时之创作,综合修养之发挥。时至今日侈谈文人画,只能把中国画引入误区。或借文人画之名为信笔胡涂找一遁词而已。民国以后文人阶层早已不存在,社会基础荡然无存,物是人非。时下之画家亦非文人,观者徒存怀古之风,叹息而已。  
    
      习中国画,无论山水、花鸟、人物,首重练笔。有笔则有气,有气则有势,所谓气贯神随,势从笔出。故练笔乃至关重要之法。老一代画家看画时第一句就说某人画没笔道,某人画有笔道,有笔道即有笔墨工夫。笔道关乎作画之生命,故老画家一生重在练笔。观乎民国以来名家都是用笔高手,我辈岂能例外?

热词:

  • 吴悦石
  • 艺术家
  • 国画家
  • 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