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美术市场 >

刨根问底 看透书画内涵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9日 15:2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在今年的春拍中,书画无疑为最大的亮点,特别是4.255亿元的齐白石巨作,给买家心理以巨大的冲击。相比以往关注书画的真假而言,在2011年书画春拍市场上的买家更加关注的是看透书画的内涵。

吴冠中的《狮子林》

  好“大”喜“工”是主流

  综观今年拍出天价的书画,有一个特点是值得广大藏家关注的,这就是好“大”喜“工”,大是尺幅巨大,工则是作品要能体现画家的工夫和工力。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自然是其中的扛鼎之作。黄胄的《驯马图》以6037.5万元创出画家个人成交纪录,其笔墨纵横雄健,色彩鲜明强烈。这幅画的尺寸达到了约26平尺。

  不仅是在中国嘉德的拍卖会上,在其他拍卖公司的春拍中也可以看到许多这样的例子,在北京匡时的春拍中,齐白石的《松梅喜鹊》拍出了4945万元的高价。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齐白石生平所作尺寸大的画作不计其数,但其中高逾3米的巨迹少之又少。根据目前资料显示,可知这样尺寸的一共有3件:一是1954年齐白石赠湘潭老乡毛泽东的《松鹤图》,现藏于中南海;一是1953年赠予当时的东北美术专科学校的《松鹰图》,当时齐白石第三子齐良琨正在那里工作;另一件即是此幅《松梅喜鹊》。即使是拍出亿元天价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作品的长度也只有2.66米。该作之所以能取得市场天价,与作品本身的尺寸和功力都密不可分,作品充分展现了齐白石到老仍坚持着孜孜的艺术探索之心,笔力雄强恣放、劲道迸发,而无丝毫力衰颤抖颓态,而写来纵横自如,收放随心,足见一气呵成的功力和魄力,这是在一般的作品中所不能看到的。

  在今年北京保利的拍卖会上,吴冠中的《狮子林》拍出了1.15亿元的天价。翻开艺术品拍卖的成交榜,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吴冠中以狮子林作为绘画题材的作品,就在这件作品拍卖前的两个月,在香港苏富比的拍卖会上,一幅吴冠中的《狮子林》就以2866万港元成交,然而这幅作品能够在众多同题材作品中“异军突起”,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其巨大的尺寸,宽144厘米,长297厘米,这件作品可媲美上海美术馆的同名馆藏作品,巨大的尺寸是其他同题材作品所不能比拟的。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吴冠中曾频繁到苏州写生。苏州狮子林假山石的形象,引发了艺术大师关于艺术形式美的深刻思考。在吴冠中看来,这些假山石“有的玲珑剔透,有的气势磅礴,有平易近人之情,有光怪陆离之状”,完全属于生活和自然物象中的“抽象美”,画面越大,画家的这种精神展现也就越充分,这无疑是那些小尺幅作品不能体现的,也是藏家为什么愿意支付这么大价格的原因。据业内人士透露,一些藏家正是了解到了这种特性,在收藏吴老的作品时,尽可能地选择鸿篇巨制,像在2008年上海艺术博览会上,吴冠中水墨巨作《高粱》、《苏醒》就曾引起过业界广泛的关注。

  画里画外故事多

  在关注天价的同时,我们更应该关注那些估价不高,而最终却引发买家激烈竞拍的作品。在今年北京华辰的拍卖会上,一件唐云1962年绘制的《钟馗》,估价15万至28万元,成交价却达59.8万元。这个价格在目前百万元都不算高价的时代,似乎不能引起许多人的注意,但是对于买家来说,能够花估价几倍的钱买下这幅作品,其中的缘由还是值得探究。从画上的题跋中,我们可以豹窥一斑,其中的一段文字非常有意思,“柔坚同志以余包物废作藏之几廿年,今抚出,属为题记,并复印章。而余白发苍苍,曾几何时,俨然老翁矣。一九七九年之冬,杭人唐云记。”这段文字说明这幅画在当年唐云绘制完成之后,他并不满意,随手一扔,但是被沈柔坚看到后珍藏起来,过了多年,当唐云重新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当初不满意的作品反而成为了一件佳作。

  这样的例子在前两年的拍卖市场上就已经有所显现,2008年,北京歌德春拍举行的“王大山珍藏中国书画”专场中,有一件李可染的《红雨童心》,估价3万至5万元,成交价则达到了22.4万元。这件作品上并没有李可染的题款或者印章。但是由于其是来自于王大山的旧藏,因此受到藏家的追捧。王大山非常看好李可染的作品,哪怕是碎纸片也要保存起来,这张李可染的作品就是从家中捡回来的,他找人拓了一下,虽然没有任何的名款,但也是一件独一无二的作品。

  与股票、基金相比,中国书画的投资更增多了一份人情味。虽然不乏画家的应酬之作,然而一些蕴含着珍贵友谊的作品更能激发出藏家的投资兴趣。在今年春拍中,有一件弘一在1912年创作的《摆渡图》,估价10万至20万元,成交价则达到了184万元。题识为,“迟迟出林翮,未夕复来归。壬子六月写奉幻园谱兄一笑。息”。“幻园”即许幻园,他是上海新学界的领袖人物,城南文社的盟主,也是弘一法师在俗时的挚友,“天涯五好友”之一。弘一法师广为传唱的《送别》即是送别挚友许幻园所作。这幅作品最特别之处就是画上的边跋,此跋亦见于经亨颐撰写的《弘一上人手书华严集联三百跋》中,跋文中谈及弘一法师的为人和二人往昔交游以及为法师募款建筑晚晴山房一事。通过另外一件作品来印证这件作品的真伪,无疑体现出其价值,因此,以估价10多倍的价格成交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题跋之中大有文章

  如何发现书画精品呢?现在的藏家已经越来越少关注画家的名头,而从那些受到追捧的画作来看,题跋中却有大文章。在今年的春拍中,其他拍卖行推出的张大千作品的风头几乎被苏富比“梅云堂藏张大千画”专场拍卖掩盖,似乎只有那张1.91亿港元成交的《嘉耦图》才是唯一的精品。然而,在北京诚轩春拍中,那件以1782.5万元成交的《松溪艇女》同样十分精彩。

  《松溪艇女》以高远、深远取势,近景作平湖坡渚,苍松亭榭,深谷中潺潺山涧从画面左侧蜿蜒而来,汇入眼前开阔的水域。巍峨山峦之间,草石林木扎实蓊郁,层层屋宇错落掩映,显示山深处的人烟,也给画面以透气的空间。但更为重要的是,在画中的题跋中特别提到了“故都得宋楮,携归成都西郭税牛厂作此,大千居士爰”。“宋楮”是宋代出现的一种名贵纸张,其制作是在纸浆中添加楮树皮纤维,多为宫廷御用的高档书画用纸,也叫楮纸。相比一般的绘画用纸,其更显示出光影耀动的意象。张大千对于绘画的纸张无疑是非常讲究的,在2010年上海天衡的拍卖会上,有一幅张大千《仿巨然晴峰图》,估价3800万至4800万元,成交价为7280万元。其中有一段题跋为“此康熙内府花边罗纹下宋楮一等纸墨相簇,心手俱畅,亦乡居数年,不可多得之一乐也。爰又记。”

  在近年来的拍卖市场上,张大千的泼墨题材作品无疑受到了大家的关注,但泼墨这个技法实在是由于其晚年实力不济而不得已而为之。在2011年北京华辰的拍卖会上,张大千在 1951年创作,并在1961年重新题跋的《红叶白鸠》,估价500万至800万元,成交价则达到了1840万元,其在2006年的成交价为176万元,而在2000年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的成交价为64.625万港元。之所以会有这么巨大的升值,很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藏家对于其题跋价值的挖掘,张大千在1961年的题跋非常有意思:此十年前旧作,祖莱七弟从香岛得之,携过寓斋,今目力渐失,不复能为之矣。辛丑秋孟,大千居士爰。这段话不仅证实了画作的真实程度,更说明了这种宋元工笔的绘画方式,在张大千晚年已经不能再复制出来了。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在此我们也就不一一赘述了。对于藏家来说,如果能够对于一幅作品的来龙去脉有一个明确的了解,不仅可以对于辨识书画的真伪更有帮助,更为重要的是,还有可能发现别人不曾察觉的价值洼地。

齐白石的《松梅喜鹊》

 

责任编辑:郭谕

热词:

  • 艺术台
  • 艺术品市场动态
  • 书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