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世事沧桑人亦老:只今惟与笔相亲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3日 16:1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苦痛更新,又来把人提醒,提醒生涯中走错了的邪路迷津,善良的人们已从我眼前消尽,他们是被幸运欺骗,令我伤神。”兴之所至,七十四岁的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著名书法家刘艺,十分流利地吟诵起了少年时读过的歌德《浮士德》中的诗句,他的记忆力,他作为书法家对外国文学经典的广泛涉猎,都让记者感到吃惊。这也恰恰暗合了他一贯提倡的书法家要广泛涉猎的意思。前不久,他的理论文章《论全国书法篆刻展》获得了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二等奖,在本报《中国书法学报》专刊发表的《书法鉴赏与创作》被《新华文摘》转载,并将被收入‘中国学术年鉴二零零四年度艺术学科优秀著作’。对理论工作的持久兴趣,尤其是他从中外对比研究切入书法研究的理论探求,也展示了他广泛而宏阔的视野。

       ‘世事沧桑人亦老,只今惟与笔相亲。’这是刘艺七十书怀的诗句,但他矍铄的精神状态无法让人判断真实的年龄,而‘与笔相亲,既表达了自己作为书法家的幸福和纯粹,更揭示了他走向成功的秘密。

       从小就用毛笔,但并没想过要当书法家

       记者:现在回过头去看,您对于书法的理想实现了吗?

       刘艺:我小学三年级就开始用毛笔,但初衷并不是要从事书法,而是功课。后来到了高年纪就写大小楷。写作文也用毛笔写小楷字。那时候有专门用来写作文的本子,教室后面的墙上有个张贴栏,作文好的、写字好的都贴。这刺激我们好好写字。后来走上教师的工作岗位,批改作业也用毛笔。那时候的纸张很次,钢笔一划就破,只能用毛笔改。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期我当编辑,用毛笔和红墨水改稿子。这时候的纸张也是非常次的,只有用毛笔和红墨水来改,纸才不会破,不会乱成一团。这从客观上在书法方面帮助了我。这时依然没想过要不要成为书法家。但可以说,从小学三年级开始一直到八十年代,我一直没停过毛笔。

       记者:开始的时候写什么体?

       刘艺:小的时候写颜体和柳体,但我喜欢柳体,因为我觉得颜体有点肥、有点笨。我现在写的楷书还是柳体。

       记者:那您在这个阶段临帖吗?

       刘艺:小的时候临过,但临的很少。 ‘文革’期间有了时间了,拿旧报纸临了不少,所以我真正往书法这方面转就是在这个阶段。那时有一种说法就是汉字要取消,用拉丁文来代替,走拼音化的道路,所以也没有想到书法还有什么发展前途,更不会想到能有今天。

       世事沧桑人亦老:只今惟与笔相亲 

       记者:什么因素让您有意识地追求书法?

       刘艺:我的家里有好多墨迹。我父亲是画家,有很多名家书画挂在墙上,没事我就看,心摹手追,受到较大的影响。以前家里有古人的东西,像明朝王守仁的六条屏,我小时候注意比较一件作品里写法不同的‘之’字,但没有深入研究。等到‘文革’当中,我就经常模仿。另外还借启功先生的字来看。他用毛边纸临了一本柳公权的《玄秘塔》,在街坊中间传来传去就到我这儿来了。除了《玄秘塔》,还有一些不太有名的行书帖和草书帖,但行书和草书的笔法都不错。

       记者:这时候是不是已经找到了主攻方向?

       刘艺:还没有。因为老底子是楷书,还处在行书向草书过渡的阶段。但到一九八零年第一届全国书展的时候我写的就是草书了。一方面是觉得草书契合我的性情,我比较好动、外向,有时候放得开一些。但另一方面也是受外界影响。 ‘文革’中毛主席的字太多了,看得多了以后就自然而然往这方面靠。

       记者:什么机缘使您参加了第一届全国书展?

       刘艺:第一届全国书展是民间自发的,各省都邀代表,有人知道我是台湾籍的,就邀我参加。我写的是关于祖国统一的内容,当时新华半月刊发了我的作品,新华社、中国新闻社发的新闻稿里都写了我的名字,这跟我代表台湾省有关。

       记者:当时觉得您的作品在整个展览中处在一个什么位置?

       刘艺:这个展览我觉得很意外,因为我并不知道整个书法界是什么情况,觉得自己好像没有达到这个水平。因为这个展览不仅仅是在世书画家的作品,还包括很多建国后还在但一九八零年已经去世的很多大家,有一个展厅专门展出他们的作品。

       记者:入选第一届全国书展对您个人有没有决定性的影响?

       刘艺:书法仍然是业余爱好,编辑是我的职业。作为出版社的副总编,我有我的工作,我自已没想到会成为一个专业的书法家。第一届全国书展后,各种约稿越来越多,当了中国书协理事以后就更多,但这跟我的专业还不是一回事。直到组织上把我调到中国书协,书法才正式成为我的专业。

       书法理论研究应该更细致、更扎实、更科学

       记者:在您这一辈的书法家中,您的最大不同就是对理论工作特别注重。

       刘艺:为了适应中国书协学术性、艺术性群众团体的特点,就必须熟悉业务。我原来是做编辑工作的,也喜欢书法,但不意味着对书法有足够的认识。因为我看了很多的书和文童,不断临帖、写字,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上了。那时节假日很少,节假日就是我写文章的日子,理论文章和创作文章都有。我就给自己规定,每个节假日一定要出一篇文章,有很明确的意识来要求自己。当时很多的展览和活动,完了就过去了,很少有人动笔写文章进行理论分析。我就下决心改变这种状况。这跟我长期从事编辑工作有一定的关系,形成了职业习惯。另一方面也跟我的认识有关,我觉的学术性、艺术性群众团体,没有一定的文章,学术性、艺术性还怎么谈得上?所以,业务活动必须有文章记录下来,哪怕不全面也没关系,但一定要作理论的梳理。

       记者:您也是较早用大陆地区以外的资料进行书法艺术的对比研究的书法家。最开始的资料收集是不是很难?

热词:

  • 刘艺
  • 艺术家
  • 书法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