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我与京剧的无意缘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3日 16:0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一) 三十年代的戏院

       我1931年1月生于北平市,母亲爱看京戏,常带哥哥和我进戏园子看戏。1937至1943年小学阶段,是我看戏最多的时期,赶上了京剧繁荣的后期。初中后离家住校,便没时间进戏院了。

       我家住在西城新街口西大街,离家较近的是西单牌楼长安大戏院,这是母亲常带我们去的地方。西单牌楼西侧还有一家戏院名叫“哈尔飞”,母亲带我们去过几次。此戏院后来改为电影院,再后改名西单剧场,似乎不再演京剧了。虽然长安、哈尔飞离家较近,乘一路有轨电车只七站地,但母亲爱看北京戏曲学校的戏,所以到前门外广和楼看戏最多。母亲也带我们到前门外庆乐、华乐戏院看富连成或荣春社的演出,但次数少些。东城东安市场内有一家吉祥戏院,离家较远,散戏后须坐人力车回家,故而少去。

       那时看戏是随到随买票,售票处有一张座位表任你选择。头一等是包厢,不是每个戏院都有。二等是池座,就是正对舞台的前十来排。池座以外的座位属于三等。有的戏院还有贴墙根的板凳座位,叫做高凳,是四等。有时还有买站票的,比高凳又差一等:那时看戏的人比较老实,买什么票就坐什么位,即使池座有空位,也不去冒坐。

       母亲经常买池座票,只买她自己的,小孩子不打票,也没有座位。我六七岁时坐在母亲怀里看热闹,十来岁时懂得些戏名了,常常溜到台边站着看。遇到工作人员劝阻,便回到母亲身边,不久再悄悄走到台边观看。

       为了买到好座位,须早些到达戏院。这时场内空空荡荡,只有耐心等待。不久,敲响了第一遍锣鼓,观众开始入场。相隔十几分钟再敲第二遍,观众到了少半。三遍锣鼓后,观众达到六七成,随后垫戏开场。每逢正月开箱戏,还有“跳加官”表演,亮出“天官赐福”条幅,祝福观众好运。直到压轴戏上演,观众才陆续到齐。

       我在等待开戏时,除了听老一套的开场锣鼓,还呆呆地望着师傅点灯。早年戏院照明没有上千瓦的大电灯,而是用汽灯。开戏前由两位师傅给两盏汽灯打气,点燃后悬挂在戏台两侧,顿时明亮如昼。

       现在京戏舞台,幕布和布景已经改得相当先进。我幼年时所到的戏园子,只用一大块幕布隔开前后台。大幕两侧各有一块门帘,是演员出入的门户:一侧为“出将”,一侧为“人相”。为便于演员出入,便有专人打帘子。台上的桌椅也要有人去搬动。主角开唱前润嗓子,“跟包的”走上台去递茶壶。还有鼓师、琴师一干人等坐在戏台左侧直面观众。凡此种种,台上显得比较杂乱随意。加上戏台下叫卖“花生、瓜子、洋烟卷儿”的吆喝声,以及头顶上飞来

       飞去的手巾把儿,老北京旧戏院的派头很突出也很有趣。

      (二)我爱看的戏

       北京戏迷讲究听戏,我只知看戏。当年最爱看武戏,不论长靠短打,不管生旦净丑,只要有武打就爱看,听到紧锣密鼓就来精神。

       武戏中又最爱看猴戏。那时,李万春最拿手猴戏,他演的《安天会》我屡看不厌。此戏现已改名《大闹天宫》,一个闹字和一个安字,反映了时代不同观念不同了。当时还有《五百年后孙悟空》,以及年年上演的《盘丝洞》等猴戏,不如《安天会》看着过瘾。《十八罗汉斗悟空》打得妙趣横生,看了也很开心。李万春还擅长演关公戏,看过他的《灞桥挑袍》《走麦城》等戏,因武打不够刺激,兴趣稍差。

       我最喜爱的武生是王金璐,他是戏曲学校的顶梁柱,红极一时。拿手戏是《长坂坡》,扮赵云出场时总是眯缝着眼,一派沉着镇定神态。待到二目圆睁,又充满杀气。威风凛凛的大将风度,令人肃然起敬。看到他独挡曹营八员大将,不禁拍手叫好。短打武生喜欢富    连成的黄元庆,他演《连环套》中的黄天霸及《铜网阵》中的锦毛鼠白玉堂,都被幼小的我视为英雄    好汉。此外还看过尚和玉、高盛麟等人的武戏,印象不如王、黄深刻。

       与黄元庆同演《铜网阵》的叶盛章是红极一时的武丑。他饰演的翻江鼠蒋平,不但武艺高强,而    且性格可爱。他的“铁门槛”功夫至今仍历历在目。叶盛章不但擅长公案戏中的杨香武、朱光祖等角色,更富有创新精神,排演了新戏《酒丐》。因为只看过一次,记不清剧情了,但酒丐夜宿的破庙有副对联,至今仍然记得是:“古庙无灯凭月照,山门不锁待云封:”小学三四年级学生能记住此对联,是否预示我对诗词书法有一定的悟性?叶盛章还新排过《小五义》中的《徐良出世》。白眉毛老西徐良是又一位武艺高强并诙谐可爱的武丑角色,叶盛章演得活灵活现,令我心驰神往。

       “四小名旦”之一的毛世来,在20世纪40年代走红。他擅长刀马旦,与宋德珠齐名。他们演的《百草山》《泗州城》等武旦戏也是我爱看的,因为有眼花缭乱的“打出手”。那时舞台较小,只有四名天兵天将,不似今天有六至八名之多,难度也不及今日,但仍然很好看。那时的刀马旦不但由男角扮演,而且必须踩跷。就是脚蹬一副特制的“三寸金莲”,真脚被肥大的长裤裤脚包住,像是脚下踩了一双高跟鞋。打出手时,只用“三寸金莲’’踢枪,有一定难度。如今踩跷已被废除,刀马旦也由女角担当,用真脚踢枪一样漂亮可观。   

       跟随母亲看戏,文戏看的更多,但兴趣不如武戏,所以对演员的记忆不深。粗略回想,的确看过不少大名角。净角有金少山、侯喜瑞、郝寿臣、裘盛戎、周和桐、袁世海等;丑角有萧长华、马富禄等;老生有谭富英、马连良、李和曾、奚啸伯等;小生有姜妙香、俞振飞、叶盛兰等;青衣、花旦有荀慧生、尚小云、李玉茹、吴素秋等。还有一些比较有名的演员,已记不清姓名?有些名气很大的演员,因在抗战期间息影梨园,或是抗战胜利后才走红,我当时未能瞻仰他们的风采,到50年代才弥补了这个缺憾。

热词:

  • 刘艺
  • 艺术家
  • 书法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