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王迎春:感觉中国画之喜与忧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10日 17:1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中国画至20 世纪初以来,经历了多次社会的重大革命和意识形态的深刻转变,传统中国文化始终处于与西方文化思潮的撞击之中。再看经历一个世纪、几度风雨的中国画之树,依然枝繁叶茂、生机盎然,着实令人欣慰。传统中国画在本世纪所经历的最大的一次冲击,应该是30 年代前后西方写实主义对中国传统绘画的改造。

       世纪之初,一批旅欧归来的学子,将西方写实绘画技能带回中国,以弥补传统人物画造型的缺憾,并着力改变传统文人画消极遁世的基本情调。使之在当时社会变革的洪流中,成为新文化运动中一个组成部分。事实证明,当时这批优秀的艺术家,确实身体力行,投身于当时的潮流中去,并以手中的画笔,发挥着战斗的作用,对中国画的革新打开了一个新的局面。这个时期,传统的中国画面临着时代的考验。由侧重于题材的怀古忧思,转为直接反映现实生活,以追求笔情墨趣,转为写实造型为主要手段。原有的传统样式,较之西画、版画甚至年画的写实水平,而显现出力不从心。此时,徐悲鸿、蒋兆和等一批画家,把写实造型融入传统人物画中,表现当时的现实生活。从美术教育入手,发展变革传统文人画,开辟了写实水墨画的先河。进入本世纪六七十年代,写实水墨画完成了对明清文人画的一次重大蜕变,从传统中国画衍生出一副全新的面孔,展示在世人面前。这次蜕变,是在外部力量的促使下,对中国画的改造。有些作品,看起来不自然、不和谐,艺术上不够完善。因此也引发了半个世纪对中国画的大讨论。对关于中国画姓“中”还是姓“西”、“革中锋的命”、“中国画局限性”,以及有关中国画的称谓应该叫它“中国画”还是“水墨画”,或“彩墨画”,以至于有人担心“中国画穷途末路”,对中国画的“边界问题”,“笔墨等于零”等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80 年代,随着国门的开放,西方诸艺术流派大批涌入中国,中国画再次受到冲击。与上次冲击不同的是,在讨论中国传统绘画是否和京剧、日本歌舞伎一样,应作为保留品种,存入博物馆的同时,从现代西方艺术流派中,听到与中国传统绘画理念的共鸣,觅到些知音,某些追求不谋而合。事实上,现代西方一些艺术流派,是受东方艺术的影响而形成的。这种现象,又使得一些中国画家回过头来,重新审视传统。从传统笔墨中挖掘中国画价值所在,一部分从水墨工具材料中拓展中国画视觉的魅力。总之,中国画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迂回曲折,延伸到现在,它没有因为过时而被淘汰。较之西方,如果古典写实主义与现代艺术之间存在断裂的话,那么,中国画由古典样式,千回百转到今天的模样,仍然是个延续。真是令人庆幸和深思。抛开当代西方艺坛,关起门来,纵览当前中国画坛,可以说,还是非常繁荣而且活跃的。频繁的展览、众多的画店、宾馆饭店内中国画琳琅满目,国礼、赠品、笔会络绎不绝。中国画在本土、在东南亚、在世界广为流传,可谓数量空前。这些无不说明,中国传统文化所具有的顽强的生命力和无穷的魅力。与此同时,我们在为中国画今天的繁荣庆幸之余,冷静地审视今日中国画坛,仍然面临着一些困惑。在参观了不同级别、不同类型、一个接着一个的中国画展览,在翻阅各种版本,东南西北各地出版的中国画册之后,闭目回忆,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有几张? 哪一件令我们赞叹不已? 回味无穷? 罕见有能超越石涛、八大山人、齐白石、潘天寿以至李可染、黄胄的精品之作。按说,前辈的水准,也不应该是后辈的最高目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当今号称大师者,不在少数。但是从继承、发展、创造的标准来看,在美术史上具有开拓意义的大师,目前还未清晰地显现。在群山叠嶂之中仍待高峰突起。人们在期盼着这样的高峰赶快出现。当前中国画仍然处于分流、蜕变的痛苦过程中。虽然这次的蜕变是非强制性的,是在一种相当宽松状态下大力张扬艺术个性氛围中的自然蜕变,但是,凡愿对中国画发展有所作为者,对历史有使命感者,都会自觉地承受这种痛苦,从浮躁中沉下心来,排除一些急功近利机会主义的做法,去潜心探索,深入挖掘,诚心追求艺术。在宽松状态下,做到自己对自己的强制,精心去搞创作。不过能够做到这一步,亦非易事。频繁的应酬,方方面面需要付出的“贡献”。在可喜的社会需求下,画家无暇去锤炼精品,无心尝试探索,无有创造的灵感。致使平庸之作泛滥、精品艺术难觅。国家之门既已敞开,中国画之门不可能关闭。东西方艺术互相交流、互相影响不可避免。世界文化的发展,将不会是各自独立孤行,必然是在互相影响之下,形成文化多元共存的局面。那么,中国画在世界艺术舞台上,树立自己怎样的形象? 占据怎样的地位呢? 多元共存,意味着什么? 怎样去继承传统? 怎样吸收西方? 摆在中国画家面前的课题,还需要一个一个去认真地解决。最后,我引用一位教授讲的“各种文化将由其吸收它种文化的某些因素和更新自身文化的能力决定其对人类文化贡献的大小”作为结束语。我想,它对中国画发展问题的讨论,对我个人的艺术实践中遇到的困惑,都会有所启发。

       ( 作者为中国画研究院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委员)

热词:

  • 感觉
  • 中国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