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创业者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7日 17:2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在庞薰琹教授执教的52年当中,有三四年我是在他身边度过的。我们这一代人在艺术上能直接受到他的熏陶,是深为庆幸。为什么呢?我觉得他在治学上有一条自辟蹊径的路子,在这条道路上不仅能发挥每个人的能力,而且能够帮助人们打开思想闸门、引导人们奋发与探索。他不保守,他不满足,他不随和。他常常在课堂用粉笔在黑板上使劲地写道:“鲁迅先生说:‘路是人走出来的’”。他坚信搞艺术譬如行路,走老路是容易的,但是新的途径必须有一批勇敢的人,立志开拓。庞薰琹老师就是这样一位创业者。

       一位有成就的艺术家,总是要战胜许多的矛盾和坎坷而勇往直前。庞先生倔强性格就是在他的艺术生涯中这样形成的。在青年时期,他反对艺术上守旧,不满国粹派的说教,19岁只身赴法。20年代的巴黎画坛:立体派绘画风靡一时,他身处这一旋涡之中,这对他接受西方艺术思潮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时期。他常带着单纯热情的偏执,在30年代的上海组成画社,企图以“决澜”精神冲破艺坛保守的空气。当他发现立体派并不能改变艺术的现状时,他带着一副敏锐的眼光投入祖国西南边疆装饰艺术的怀抱。从古典到民间,他潜心在毛边纸装订的数十本画册上作白描临摹。从青铜器的纹饰到金、银、玉、石雕的造型,从秦砖汉瓦到六朝造像,从隋唐宋元陶瓷、明清绣片、剪纸、年画,尤其是西南少数民族装饰图案和服饰器皿纹样,他精心地大量搜集写生,因此,在这一时期,他创作了十分出众的以苗族妇女为题材的工笔重彩画,也可以说是独具风格的新装饰画。1962年我去上海,在傅雷先生的书房里看到庞先生的一幅《苗家女》。这是那间布置雅致的房间中仅有的两幅绘画之一(另一幅是刘海粟先生的油画)。记得傅雷先生说:“薰琹具有东方人特有的气质,他的线条艺术成就就很高,是东方人中的佼佼者。可惜,由于好多原因,他没有继续这样画下去。”回到北京,我向庞先生谈到这段见闻,他十分热情地从小倉房里取出来一个长铁筒,里面珍藏着近20幅与《苗家女》同一风格的作品,还有用细密画风在庐山作的水彩风景写生。在以《夏》、《风》、《雨》等为标题的风景画中间,使我深深体会到他坚毅而严谨的治学态度,敬佩他充满情感与朴实无华的艺术追求。后来我曾把庞先生的水彩画《采茶姑娘》请山东烟台刺绣厂两位高手绣成刺绣作品,这种寓典雅精致于平淡之中的表现手法,曾获得中外艺术家的一致好评。1976年的一个夜晚,庞先生叫我到他家里看画。这是一本从被抄的破烂中捡回的40年代白描仕女旧作,刚由荣宝斋装成册页。他说:“那时的眼睛真行,这么长的线条我都是一口气勾出来的”。这本册页使我十分惊讶,游丝银钩,情与力交融,其细微与准确的功力实在过人。我深感作为一个艺术学徒练好扎实的造型能力的必要性,以及具有高尚的情操与锐敏的美感修养的重要性。

       庞薰琹老师不仅仅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画家,他把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献给工艺美术事业的振兴。

       我国的工艺美术具有悠久而伟大的历史传统,它与当代人的生活、它与时代的要求如何结合?庞先生在这方面倾注了自己的心血。1949年,我在杭州国立艺专读书,庞老虽是教务长兼绘画系主任,但是他更多地研究和探索的问题是工艺美术教育的发展问题。记得他在北京出席第一次文代会回校后,极其兴奋地传达“将要筹办全国第一所工艺美术学院”的好消息。他认为,艺术教育中更急需发展的是与人民生活紧密联系的工艺美术教育。1953年春节过后,他与雷圭元等先生一起,抱着满腔热情与希望,率领我们这批学生来到北京中央美术学院,与张仃、张光宇先生等领导的中央美术学院实用美术系合并,这就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前身。记得徐悲鸿院长在礼堂的欢迎大会上致欢迎词说:“南北艺术界的大会师,必将促进我国新兴的工艺美术事业的大发展”。庞先生在这方面竭尽全力地工作。他不仅致力于个人艺术事业,他以更多精力在大家的共同事业上效忠,关心学生和同行,关心工艺美术事业的今天与明天。多年来,他草拟了多少份报告、计划、建议,即使遭受挫折,也从不灰心,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跟着党走,真理总会见太阳”这种精神确实是难能可贵的。我们的国家多么需要这样的事业家啊!

       50年代末,他之所以致力于中国传统装饰画的研究,除去教学工作本身的需要而外,也是由于他痛感在学术上唤起觉醒的迫切性。他长期努力,数易其稿,终于完成了《中国历代装饰画研究》一书。在此之前,他曾有著述中国纹样史的计划,限于种种条件,未能如愿。以装饰画为一个学术专题,作历史的综合考证与解析,能揭示出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绘画、雕刻、建筑几个方面的共同特性,从理论上论述了形成装饰效果的客观条件与形式规范,此外,还从历代的社会背景及人文思想的演变,分析了不同时代的艺术作风与风格的形成。在艺术造型方面,庞老提出了“没有不经过变形的写实,没有不经过写实的变形”的辩证论断。无疑,这本书的学术成果将会开拓工艺美术界和美术界对传统学习的新认识。

       他对绘画、工艺美术、装饰画的贯通而广泛的研究,有一个中心思想,就是中西结合,推陈出新,为人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服务。庞老反对盲目地以某种特定的绘画风格为目的的基础学习,但他并不反对一切绘画造型与色彩训练,他主张大量而敏捷的构图训练,主张加强色调与色彩层次的表现、强调线条的塑造与表达。这些方面,既是他本人的擅长,也是在教学指导思想方面所重视的。50年代初我们上创作课时,他就色彩问题的教学曾亲自为大家教授音乐欣赏课,并弹奏钢琴引证色彩的谐调与变化,论述色彩节奏与旋律的音乐效果。他强调的是:所有这些基本课程的学习,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提高自己的专业设计能力。绘画基础学习要与专业学习紧密结合起来,我们培养目标是工艺美术设计家而决非画家,这一点是必须明确的。庞老重视装饰画教学,其目的是把学生从绘画基本功训练引向专业。教学实践证明,凡认真上过庞老这门课的学生,不仅对专业增强了学习的自觉性,而且对树立民族自豪感和爱国主义的思想也起了很好的作用,确实能促进工艺美术各个专业设计水平和审美欣赏水平的提高。庞老总是爱护并关心他的学生,帮助他们坚定事业的信心,永远前进。他现在己届78岁的高龄,但仍充满激情地作画、搞设计、写文章;为工艺美术事业的发展出主意、订计划、提建议,只要他一天不病倒,他总是在工作。我每年春节去给他拜年,他都在思考这一年的工作,要做什么,怎样去做?即使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他也规定要写出2000字的著作。近年来,他体弱多病,每当我每次到他家里,都能看到一两幅油彩未干的新作。我为这位倔强的老人祝贺,他的艺术生命是永远年轻、永远精力旺盛的。他新近写成的《论工艺美术》,便是在与病魔斗争中完稿的。

       庞薰琹先生常常说:“工作是做不完的,只有坚持与勤奋”。我祝愿他珍重健康,为人民的艺术事业有更多的创造。

       1983年10月11日于邯郸陶瓷七厂(作者:袁运甫  著名画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壁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热词:

  • 艺术家
  • 厐薰琹
  • 油画家
  • 油画
  • 搜索更多艺术家 厐薰琹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