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我的父亲——厐薰琹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7日 16:1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我的父亲厐薰琹于1985年3月18日去世。像他这样的中国第一代留学于巴黎的艺术家,在世的越来越少了。可惜的是,中国(海内外)年轻的艺术家,知道他的实在不多,但真正研究学问者,是知道的。

       可以说是一种悲剧:20世纪以来的中国艺术家之作品,特别是西洋画作品,没有一个正宗的艺术博物馆去系统收藏陈列。

       难道中国20世纪没有文化?不是的。许多艺术家的作品放在床底下或堆在厨房。日久年长,变成了没有用又不值钱的东西,简直成了累赘,但又是死都不肯扔的“垃圾”。父亲一生的作品,留下的约300幅,香港友人收藏10几幅。家父早年间订做了3个铁筒,把自己的作品卷放在筒内。大约抗战胜利之后在上海开过个人画展。以后近40年,这些作品都放在床底下,直到离世前两年才又举办个人画展。一个老画家,因为种种原因和不幸,30多年没有举办过一次画展,实在是可怜。这在世界上也算罕见。最可惜的是,父亲在巴黎画的几幅油画,我记得有一巨幅油画,是画巴黎的艺术家酒吧,左上角远处是他自己,这幅画好极了。另有一幅带黑礼帽的自画像。此外还有一幅是从法国回来,抗战时期画的,表现正在逃难、苦闷的知识分子,坐在地上的那位女人,是我的母亲(丘堤),画面有他自己,有孩子。印象中还有一幅巨幅油画,是农民和死去的妻子。这些作品很有代表性,水准很高,极有价值。

       1966年后在大陆销毁的,还有一幅大半身自画像,红色调,是一幅佳作。家父自己解释,当年法国新制成一种透明可塑性油画颜色,他用刀画了这幅自画像。1966年这幅作品交到学院,被学生偷走,至今下落不明。此外有坐藤椅的人体等等油画作品,亦一一消失。今日剩下的是当年深藏在床底下的3个铁筒之中的作品。

       20世纪还有23年就要过去了,至今还没有一本中国人自己写的中国近代美术史。但许多值得载入史册的艺术家已经去世了,许多应该珍藏的作品已经化为灰烬。倒是英国学者苏立文(MICHAEL SULLIVAN)先生首先著作出版了中国艺术史,中文版由台湾出版。

       苏立文先生是我父亲的好友,1942年至1945年间苏立文先生作为英国文化协会之成员在成都,差不多每星期都到我家来数次,同家父探讨中国历史和艺术。记得六、七岁的我,常常提着母亲做好的菜,送给苏立文夫妇。几十年来,唯有苏立文先生念念不忘父亲的作品。抗战期间,家父画了一本装饰图案集,这本原稿苏立文先生带到了英国,大约1980年前后,苏立文先生总算找到了我父亲,此本原稿30多年完整无缺,还到了家父手中。后来出版了一本印刷很差的小册子,即使如此,父亲也很高兴,题了字,遥遥寄给我。

       回想父亲对我的培养和教育,是从来不说教。看我的作品,总是尽在不言中,此时无声胜有声,如对我的画,反应毫无表情,不说话,肯定是觉得不怎么样。如果说:“这幅还可以!”大概算是相当好。1959年我的一幅较大型油画创作“工地洗衣组”展出时,白发苍苍的父亲,亲自去看过三四次。后来他告知我:“别人都说你的作品是展览会上最好的。”这是他唯一一次对我赞扬最多的表示。有一次我画了两幅静物花,给父亲看过几次,没有任何表示,但是后来有位外国朋友来家作客,他才兴高采烈把这两幅画给朋友看。之后告知我:“别人说你画得很好”。家父从来对我的画不去肯定好与坏。我反而从他的朋友处得知,背后他却很赞我的画。当我决定定居香港同父亲分手前夕(这也是最后的交谈),家父说:“你多画自己的东西,就是你那个特有的灰调子,几笔成画,一个展览会最多50幅,一定会成功的。”这是他给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具体的指导。

       我自小以来,画画的条件都很好,但父母从来未教过。他们的一致主张是:对孩子不能教,要自由地发挥个人的天才。因为此种原因,我被迫自幼养成看大师画册而独立思考的习惯,是好是坏要自己鉴定。所以到了大学,我从不听美术史老师的话。好坏自在心中。

       我感谢我的父母给我的是无说教之教,尊重我自幼的作品,增加我的信心。他们教我的是艺术家、音乐家的生平故事,是听音乐和看作品,而道路和自立是我自己的事。为了怀念我死去的父母,借此机会纪念他们。

       (作者:厐均  厐薰琹之子,著名油画家,台湾艺术大学教授,常熟美术馆顾问) 

热词:

  • 艺术家
  • 厐薰琹
  • 油画家
  • 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