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薰琹的梦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7日 16:1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不知在20世纪开端后的哪一年,薰琹在烟云缥缈、江山如画的故乡生下来了。他呱呱坠地的时辰和环境我不知道,大概总在神秘的黄昏或东方未白的拂晓,离梦境不远的时间吧?从童年以至长成,他和所有的青年一样,做过许多天真神奇的梦。他那沉默的性情,幻想的风趣,使他一天一天的远离现实。若干年以前,他正在××大学念书,学的是医,实际却在做梦。

       一天,他忽然想到欧洲去,于是他就离开了战云迷漫的中国,跨入繁声杂色的西方。这于他差不多是一个极乐世界。他一开始就抛弃了烦琐的、机械的、论理的、现实的科学,沉浸到肖邦(Chopin)、孟特尔孙(Mendelsorn)的醉人的诗的氛围中去。贝多芬雄浑争斗的呼声,洛西尼(Rossini)犷野肉感的风格,韦白(Weber)熨贴细腻,有华多(Wattea)风的情调,轮流地幻成他绮丽、雄伟、幽怨的梦。修倍尔脱(Shubest)的感伤,与缪塞(Musset)的薄命,同样使他感动。

       他按着披霞娜,瞩视着蒲尔台(Bourdaire)的贝多芬像:他在音符中寻思,假旋律以抒情。他潜在的荒诞情(Fantaisie),恰找到了寄托的处所。这是他音乐的梦。

       在巴黎,破旧的,簇新的建筑,妖艳的魔女,杂色的人种,咖啡店、舞女、沙龙,Jazz,音乐会,Oinema,Poule,俊俏的侍女,可厌的女房东,大学生,劳工、地道车,烟囱,铁塔,Montparnasse,Halle市政厅,塞纳河畔的旧书铺,烟斗,啤酒,Porto,Comoedia......一切新的,旧的,丑的,美的,看的,听的,古文化的遗迹,新文明的气焰,自普恩賚(Poincare)至Josephine  Baker,都在他脑中旋风似地打转,打转。他,黑丝绒的上衣,帽子斜在半边,双手藏在裤袋里,一天到晚的,迷迷糊糊,在这世界最大的旋涡中梦着......

       他从童年时无猜的梦,转到科学的梦非其梦,音乐的梦其所梦,至此,却开始创造他“薰琹的梦”。

       “人生原是梦”,人类在做梦中之梦。一梦完了再做一梦,从这一梦转到那一梦,一梦复一梦地永远梦下去,这就是苦恼的人类,得以维持生存的妙诀。所以,梦是梦不得的,梦醒就得自杀,不自杀就成了佛,否则只得自圆其梦,继续梦去。但梦有种种,有富贵的梦,有情欲的梦,有虚荣的梦,有黄梁一梦的梦,有浮士德的梦……薰琹的梦却是艺术的梦,精神的梦,(ReveSpirituelle)。一般的梦是受环境支配的,故梦梦然不知其所以梦。艺术的梦是支配环境的,故是创造的,有意识的。一般的梦没有真实体验到“人生的梦”,故是愚昧的梦。艺术的梦是明白地悟透了“人生之梦”后的梦,故是清醒的假梦。但艺人天真的热情,使他深信他的梦是真梦,是Verite,因此才有中古Mystisisme的作品,文艺复兴时代的杰作。从希腊的维纳斯,中古的Chant  Gregorien,乔多的壁画,米盖朗琪罗的摩西,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一直到梅特林克与悲莱阿斯与梅丽桑特(Pelleas et Merisande),特皮西(Debussy)的音乐,波特莱的恶之华,马蒂斯,毕加索的作品,都无非是信仰(Foi)的结晶。

       薰琹的梦自也不能例外。他这种无猜(Innocent)的童心的再现,的确是以深信不疑的,在探求人生之哑謎。

       他把色彩作纬,线条作经,整个的人生作材料,织成他花色繁多的梦。他观察,体验,分析如数学家,他又组织,归纳,综合如哲学家。他分析了综合,综合了又分析,演进不已;这正因为生命是流动不息,天天在演化的缘故。

       他以纯物质的形和色,表现纯幻想的精神境界:这是无声的音乐。形和色的和谐,章法的构成,它们本身是一种装饰趣味,是纯粹绘画(Peinture  Pure)。

       他变形,因为要使“形”有特种表白,这是Deformisme  expressive。他要给予事物以某种风格(Styliser),因为他的特种心境(Etad'ame)需要特种典型来具体化。

       他梦一般观察,想从现实中提炼出若干形而上的要素。他梦一般寻思,体味,想抓住这不可思议的心境。他梦一般表现,因为他要表现这颗在流动着的,超现实的心!

       这重重的梦,层层相因,永远演不完,除非他生命告终,不能创造的时候。

       薰琹的梦既然离现实很远,当然更谈不到时代。然而在超现实的梦中,就有现实的憧憬,就有时代的反映。我们一般自命为清醒的人,其实是为现实所迷惑了,为物质蒙蔽了,倒不如站在现实以外的梦中人,更能识得现实。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薰琹的梦”正好梦在山外。这就是罗丹所谓“人世的天堂”。薰琹,你好幸福啊!

       1932.9.14为薰琹个展开幕作(刊登在1932年9月21日出版的《艺术旬刊》第1卷第3期,作者:傅雷  中国近现代著名翻译家,文艺评论家。)

热词:

  • 艺术家
  • 厐薰琹
  • 油画家
  • 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