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名家评论庞薰琹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7日 17:0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邵大箴:

       庞薰琹先生是我国现代美术史上的一位重要的艺术家。他在绘画创造和工艺美术教育、理论、制作以及民间美术研究等几个领域,都做出了卓越的成绩。他是一位很有天赋、很勤奋又极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不论在哪个领域,对待事业他都全力以赴地投入,不惜自己的精力和心血。尽管他屡遭挫折,一生道路坎坷,但他仍然忍辱负重,为我们民族艺术的振兴和繁荣做出默默的贡献。正如他自己在1934年写的一首小诗中所表达的心愿,他的人生目的是要奉献自己,为后人铺路。“在我们的前面,还有无数阻路的沟渠,阻碍着我们前去,必要的时候,把自己的身躯,去填塞那些沟渠,让后来的人踏着我们的身躯,迅速地向前奔去。”

       因此我们后人应该从两个方面来评价薰琹先生的成就:他在我国现代美术史上承前启后的“桥梁”作用和开拓性的贡献;他的艺术创造成果的绝对和永久的价值,当然这两个方面是密切相关而不可分割的。庞薰琹在这两方面都做出了令人赞叹的贡献。人们已然公认,他是中国民族民间图案艺术研究的先躯者,是中国工艺美术教育的开拓者,是中国现代艺术的倡导者之一,又是一位颇有创造性和具有鲜明个性和独特风格的大画家。出自于事业的考虑,庞薰琹在相当程度上抑制了自己在绘画创造上的欲望和才能,这从纯绘画领域的角度来说,也许是令人惋惜的。但是,他在工艺美术领域内所做的一切努力,不也是有声有色的艺术创造吗?

       古今中外,凡是真正做事业的人,应该说,都是为大众为社会献身的人,都是眼界开阔有远大志向和抱负的人。庞薰琹之所以没有把纯绘画创造看得那么重,是因为他在现实生活中认识到,中国还有比纯绘画创造更有意义的事等待他去做,他心甘情愿地一度搁起画笔,去做他认为更重要、更需要他做的事。庞薰琹的这种不重个人名利的、忘我的献身精神,是值得我们敬佩的。

       自然,作为大艺术家,庞薰琹没有在纯绘画与实用工艺美术之间划上截然的界限,而看到它们之间的区别,更看到它们之间本质上的一致。它们都是触及人们心灵世界的精神创造,只是表现的手段、方法和涉及的面不同而已。正因为薰琹先生有宽阔的胸怀,有博大精深的艺术造诣和修养,能使他在各个领域都驾驭自如,显示出非凡的才华。(节自邵大箴《不朽的艺术之梦》)

       张道一:

       老一辈的艺术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经历,就是年轻时深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却又不甘被陈旧文化所束缚,于是带着一种强烈的反拨心理走向西方,看看那边的大千世界;在接受西方艺术洗礼的同时,又念念不忘自己的祖国和祖国的艺术。庞薰琹先生不尽如此,并且以诗人的情怀表现得更为强烈。他少年学医,热爱诗和音乐,既想医治人的肉体,又想拯救人的灵魂;青年时期学了绘画。他在法国潜心研究从文艺复兴到现代印象派、野兽派、立体派、构成派等的艺术特点,在实践中探索自己应走的道路,思想趋新,感情纯真,勇于创造,贯穿着庞先生的一生。从他1930年回国后的作品可以看出,在画风上并不属于西方的任何一个派别,而是在追求着自己的形式,表现着自己的风韵,所以我没有简单化地称他是“现代派”或西方概念的某一“画派”。他是现代的,又是中国的;他从来没有割断历史,更没有将视线离开过现实。

       庞先生自己说:我的一生是探索的一生,他在艺术的道路上所举起的首先是这样一面现代派的新旗帜,不仅显示出对于艺术的创造精神和不凡,也表现出对于艺术的勇气和卓识。

       正因为是不断的探索,一个里程接着一个里程,他后期的作品又转向了清秀、恬静、雅致,是年老之故还是他的素质所然呢?很值得深入研究。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种转变既无别人的规定,也非自己的消沉。有人说他在现代派上是一个“失败的英雄”,我是不同意这种看法的。他在后半生高举起现代工艺美术的大旗,也绝不是偶然的。

       顾后瞻前,重温这段历史,审视庞先生在我国新兴美术发展上的业绩和贡献,无疑会肃然起敬。不仅敬佩他的创业精神和献身精神,同时也可看出,他在新兴美术事业发展上把握之准和起步之高。多前他带着遗憾离开了人间,我们现在纪念他,不是应该付出更多的行动吗?!(节自张道一《二十世纪新兴美术的旗手》)
 
       温肇桐:

       要说庞薰琹是30年代中国一个开拓型的艺术家,必须联系到他在1932年9月间结合许多中青年画友倪贻德、张弦、阳太阳、杨秋人等组成的新艺术团体——决澜社,并发表了震憾画坛的《决澜社宣言》。

       “决澜”是在中国艺术日趋衰颓、病弱、平凡与庸俗的境遇中诞生的。它一出世,就表现了一股反抗的激情,以选择代表现代世界文明的欧洲现代绘画艺术为目标,力求表现主体审美功能而达到指个性的解放。诚如《宣言》所说:

       “我们往古创造的天才到哪里去了?我们往古光荣的历史到哪里去了?我们现代整个的艺术界只是衰颓与病弱。

       我们再不能安于这样妥协的环境之中;我们再不能任其奄奄一息以待毙;让我们起来吧!用那狂飙一样的激情,铁一般的理智,来创造我们色、线、形交错的世界吧!

       我们承认绘画决不是自然的模仿,也不是死板的形骸的反复,我们要用全生命来赤裸裸地表现我泼辣的精神,我们以为绘画决不是宗教的奴隶,也不是文字的说明,我们要自由地、综合地构成纯造型的世界,我们要用新的技法来表现新兴的时代精神,20世纪的中国艺坛,也应当出现一种新兴的气象了。

       尽管决澜社在当时,只是昙花一现而已。然而它却留下了强大的生命力。以庞薰琹的艺术素质来说:在当年,被“认为已跨过模仿阶段并把握了西方现代绘画的本质。他曾以不拘一格的表现手法,创造了丰富多彩的作品。”以决澜社的历史价值说:“与其说他们是现在洋画坛问题的提出者,不如说未来中国画坛的大问题,果然在半个世纪后的80年代,中国现代艺术才再度在开放了的新时期重新出现。”当年的决澜社,只能当作庞薰琹等的憧憬或预言。庞薰琹对艺术所作的选择和它的价值,无疑已经被中外艺术文化界认同了。(节自温肇桐《论庞薰琹》)

       黄苗子:

       大家都认为庞薰琹是一位装饰艺术家,但是很少人注意到他在油画方面的卓越成就。30年代他从法国回来之后,艺术界就预感这位具有深厚功力而又以表现东方的、内涵的、平静的美的油画家,将会以他的作品,在世界艺坛中占有重要的一席。可是动乱的政局,无休止的内战、“华人与狗”只有同等地位的租界、环境、土壤、气候都窒息艺术的生长,薰琹的创作,在这种环境中逐渐进入枯槁状态了。

       解放以后,薰琹总结了旧社会的经验教训,觉得自己创造一个美的世界,是太不够了,他原先的计划,是要培养许多幼苗,使他们一代一代地茁壮成长,才能使“美”在我们这个国土上永远开花结果。在解放了的新中国,他呼吸着崭新的空气,感觉到我们的国家大有前途,完全可以发挥他的远大理想。于是,薰琹夜以继日地、废寝忘食地从事工艺美术教育方面的计划与建设。那时的薰琹,是兴奋而紧张的,见了面总是谈他的教育计划。

       好不容易熬过了十年浩劫,在祝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重新为他举行的“劫余”作品展览时(这是我给加上的题目),他已经有点龙肿,但是我又仿佛看到他30年代的笑容。年将80的薰琹,还是不断传来好消息,历时20年的《中国历代装饰画研究》出版了;电话中,他告诉我他作的《自传》也发表了几章;经过多少年的风雨磨练,他终于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这可能是解放后薰琹最迫切的理想吧,可是他老了,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为党工作了。历史就是这样一个叫人猜不透的怪物,他鼓励你,启发你,有时也捉弄你。(节自黄苗子《梦痕拣拾——悼画家庞薰琹》)

       刘巨德:

       我们的祖国所以能坚强的向前迈进,就是因为祖国的文化,祖国的土地养育了一大批像庞薰琹先生这样有尊严、才智慧、有远见、善良而勇于献身的优秀儿女。时代的变革给予一个民族发展的机遇,但机遇又有那些勇于献身的民族栋梁才能牢牢把握,并创造民族伟大的历史。

       今天中国现代绘画和现代设计的繁荣,使我们更加怀念中国现代绘画与现代设计的开篇者与奠基者庞薰琹先生。他不仅为中国奠定了艺术设计教育的根基与方向,也为中国现代绘画走向世界树立了勇于创新的典范。

       这里展出的庞先生的部分作品涵盖了他半个多世纪的艺术历程,不少是在战乱的颠沛流离与政治运动的动荡中幸免于难的作品,庞先生早期表现人民的苦难与反帝反封建的大型悲壮作品几乎损失殆尽。尽管如此,这些纯净的小幅作品仍负载着这位艺术大师的爱国精神、广博深厚的艺术学养、非凡的艺术才情与高贵的品格。同时,这些作品也铭刻着他探索与构想中国现代设计艺术教育的足迹。

       重温他上个世纪初的现代绘画思想,以及他对中国传统装饰艺术独创性的研究与继承,领略他所创建的艺术设计教育体系的历程和构想,我们发现今天21世纪的中国艺术和艺术教育,仍然在延续和发展着他上个世纪的艺术思考;他在中国创办艺术设计院校的梦想正在祖国各地实现;他在“决澜社”呼唤的用新的技法表现新的时代精神的中西融合的现代绘画,在新的时代中,也由后人继续探索。历史证明他是一位有着深远智慧,关心民族命运,用艺术教育强国的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他是中国美术界学贯中西的现代绘画与现代设计艺术的一代宗师。

       他的一生告诉我们,艺术是人性美善和高洁的归宿,仁爱是攀登艺术高峰的起点和终点。(节自刘巨德《一代宗师》)

热词:

  • 艺术家
  • 厐薰琹
  • 油画家
  • 油画
  • 搜索更多艺术家 厐薰琹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