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个性图式与心智表达

——读陈建辉的现代水墨画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8日 15:0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点击进入>>画家陈建辉个人主页

      改革开放后随着观念的更新、中国画界激烈的论争,水墨画实现了由传统形态向现代形态的转换。陈建辉亦在反复试验与探索中,形成了其现代水墨的个性图式。但它的现代水墨既不同于注重观念表达的“新潮水墨”,亦有别于在根本上尚未脱离自娱传统语境的“新文人画”,也与非笔墨、非书写性的实验水墨大相庭经。可以说,他也是通过形式变革而实现现代精神表达的,但其扎实的传统水墨画功底,使他在现代水墨画中仍保留着浓浓的传统情结,而其中的制作性对传统水墨的冲击及新构成符号对传统图像的转换,又使他的抽象水墨具有一种现代主义的精英品质。虽然其现代水墨仍处在探索之中,但所呈现出的个性化图式与其独特的生命感悟与心智表达,已经使他的艺术具有了可贵的不可替代性。
   
      个性化图式的获取是建辉的水墨画取得成功的显著标志,也是其多年探索凝化的阶段性成果。其现代水墨的图式结构以空灵与繁富的两极实现对传统水墨的超越,既有对传统水墨的延伸,又有对非传统水墨手段的利用,既有对传统书写性水墨的改写,又未完全抛弃水墨的书写性。其《岩变》系列、《另空间》系列、《韵》系列及《幽壑》等,以超大幅面结构的宏观墨象,体现出画家驾驭笔墨的能力与超验的空间意识及现代视觉经验的表达。繁富的笔墨构图中蕴含着抽象的精神理性,以此与他的那些抒情写意的传统水墨画拉开距离,亦与他的另一极端,即抽象水墨形成对比。
   
      在我看来,他的那些经抽象化处理、具有现代意识的新水墨图式更具创意与个性品质。《阿散生物》系列、《阿散寂世界》系列、《生命》系列等,以现代设计意识构成富有韵律的空间,或以传统的计白守黑理念编制奇幻的布局,也有的以极简主义表达炽热的人文情怀。如《宙》中只有一条直线、《大爱无界》中只画有一条曲线,简至极致。然而正是这有限蕴含着无限。在笔墨上他大胆出新,一些作品往往以其常用的宿墨添加既卫生又环保的混合物,既防虫蚀又造成独特的韵味与肌理效果,空灵中蕴潇洒,随意中见偶然,一改传统司空见惯的视觉样态,出其不意之中体现出画家的创意与才华。而最具标志性的符号,是其抽象构成中的具象生物,图式中不厌其烦地出现的蜗牛、青蛙,既是画中的点睛之笔、画题所在,又与抽象图式形成对比,已成为画面构成中不可或缺的“阿散生物”、阿散符号。而作为图式有机组成部分的款题,押印也随意中显创意,突破传统水墨画的款题方式,看似不经意,实则经营有道,在奇与险中体现出新颖的设计意识。从而使其个性独存的视觉图式愈显充盈并耐人寻味。
   
      当然建辉作品中的深意不在于其简短的题跋,“生命如歌” “阿散生物”等均较直白,毫无故弄玄虚之弊。其奥妙在于深层的心智表达,在于对自然感悟、对生命体验的独特性。就性格类型与心理结构而言,建辉属于开朗、直率、热情的外向型。良好的家庭教养,正规的学院训练,以及绘画上名师的指导,为他的事业铺就了平坦的道路。然而他的感情世界是沉郁而孤寂的,特别是在异国他乡的日子里,甚至经常陷入苦闷之中,这使他对人生有了更深层的理解。而对小生物的兴趣、对小生命的珍爱既与从小家中喜欢养动物有关,更来自于在捷克的那段经历。捷克的3年是他情感上的低谷,孤寂中周末常在山下独自散步,有一天发现蜗牛无数,俯首细察,爱怜有加,生命既顽强又脆弱,自己感慨系之,于是用手帕包裹回家,瓶中饲养,每日观察、写生。蜗牛陪他度过最痛苦的时光,蜗牛情结也由此而生,此后的作品中便频频出现。蜗牛憨态可掬,像一个探索者负重前行,执着而坚韧,它是一种精神的象征,一种情感的寄托。犹如他的系列作品《阿散寂世界》中描绘的青蛙、蟾蜍,俨然一位孤寂的守望者,在对吉祥如意的企盼中,倾诉着作者对世间万物的慨叹。画家常将这些小生命置于长河、大漠、悠悠天地、浩瀚的宇宙之中,有的是经主观变异的新生命体。在宏观宇宙与微观生物的契合中,寻求观念表达的切入点。对自然抽象、提纯形成的空灵,对生物精微实写形成的对比,使人在审美观照中进入一种参禅悟道般冥想的境界。有人说建辉的作品空灵而又深奥透溢着禅意。其实他不信佛,更不像佛教徒那样“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王维诗),遁入空门去寻找寄托。但他喜读佛教经书,包括被誉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的《易经》。所以以佛性禅心去领悟生命、感悟自然便是情理之中的事了。正如中唐诗人杨巨源诗中所言“扣寂由来在渊思,搜奇来自通禅智”。这样来解读陈建辉作品中的心智及其表达,或许会力避牵强而贴近实际。

      建辉的现代水墨画探索提出并回答了一个中国水墨画的现代转型是否一定要借助他山之石的问题。应该说,他两次游学欧洲,遍阅欧洲古典与现代艺术,但最后还是决定用中国民族的话语阐释属于其自己的理念,他的现代观念与个体意识都不是直接导源于西方,而是中国传统观念的逻辑转换与发展。但他开阔的视野又使他不排斥对异域文化资源的广泛吸纳,这是他的水墨艺术还将攀上更高境层的保障与基础。

      齐凤阁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于深圳荔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