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美术市场 >

看拍卖公司春拍得失 赌注还需压对领域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5日 15:1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众所周知,不久前在伦敦和纽约结束的拍卖季颇见惊人纪录,而在这两座城市大放异彩之前,北京与香港的拍卖会上也是纪录连连。如今正逢市场每年的“假日”,我们借此来回顾一下北京与香港的拍卖季,更深地认识一下那些纪录的意味所在。

张晓刚《生生息息之爱》

     香港佳士得在香港为期6天的拍卖会上创下36.5亿港元(4.692亿美元)的惊人纪录,不仅对该行来说是个纪录,亦足以彪炳这座城市的拍卖史册,打破了香港苏富比在4月创下的34.9亿港元(4.47亿美元)的拍卖纪录。两大拍卖行的成绩都胜过去年春拍的结果——佳士得取得了59%的突破。

     北京却更胜一筹

     去年,北京的保利和嘉德两大拍卖行轻松地令香港的拍卖市场相形见绌。2011年春天,北京再度显露出其霸主地位。本季保利的拍卖总成交额共计61.3亿人民币(9.4786亿美元的天价),几乎是佳士得总成交额的两倍。作为中国最老牌的拍卖行、保利的主要对手嘉德位列其次,但仍以53.23亿人民币(8.23038亿美元)的成绩击败香港佳士得。  在全世界范围内,佳士得和苏富比无疑仍处于领先地位。而据法国Conseil des Ventes最近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保利如今已位居第三位,嘉德则位居第四。总的说来,有10家中国拍卖行如今已进入国际20强榜单。

     在多样性、品质和影响上,香港仍具作为国际市场的优势

    尽管单纯地从财务情况上看,北京的拍卖行轻松获胜,香港在拍品的多样性和品质上却仍占优势,在国际参与度上也是如此。在诸如中国瓷器和当代艺术领域,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拍品品质胜过在北京的任何拍品。同时它们举办名酒、珠宝和名表拍卖会,在种类上也成功地胜过中国大陆。同时,北京的拍卖行几乎是专门为迎合大陆买家,香港则如以往一样扮演着国际枢纽的角色。今年春天,苏富比拍卖行中国艺术品和瓷器的得胜买家中有50%来自中国大陆以外的地区,在佳士得则有60%。在除中国传统现代绘画以外的所有领域,香港的拍卖行在品质上的保证都居于首位,吸引着国际上的买家和卖家。

     香港与北京共创中国绘画拍卖新纪录

     今春中国绘画拍卖的惊人纪录由两地市场中的亚军——香港苏富比和北京嘉德——分别创下。苏富比今年4月的尤伦斯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拍卖会上惊喜连连。在这场近乎完美的拍卖会上,有些艺术家创下个人作品拍卖的新纪录,张晓刚1988年的画作《生生息息之爱》以1000万美元成交,也创下在世中国艺术家的作品拍卖新纪录。  同时,在北京,嘉德拍卖行的一幅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1946)以4.255亿人民币(6500万美元)成交,创下所有时代中国绘画作品的拍卖纪录。  这两大拍卖纪录显示出本拍卖季的两大主要趋势——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持续强势和中国传统绘画市场的壮大(再壮大)。

     中国当代艺术作为强大而国际化的市场地位依旧

     今春,中国当代艺术再度证实其稳健势头,气氛活跃的拍卖创下一批纪录。来自中国大陆的金钱投入这一原属欧美藏家独享门类的同时,国际玩家的影响力也依旧未减。苏富比尤伦斯藏品专场拍卖会上,成交价位居前10位的拍品有4件(包括最高价拍品)被非中国藏家拍得。  各国买家都较2007年的火爆期更有选择性地购买,而不像当年任何有点儿出息的中国艺术家都能烧起投机之火。如今的藏家们热衷于功成名就者,却不拘于张晓刚、刘小东、曾梵志这样的大牌,而是追求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中有重要性的名声稍逊的艺术家,或是专攻在反响较好的画廊展览中有过记录的年轻艺术家和崭露头角的新人。所以拍卖纪录出自黄锐、张培力和余友涵等当代艺术的开山人物,李松松和杨泳粱等年轻选手也创下了空前的纪录。

     中国传统绘画持续腾飞

     国际观察者们对新的中国藏家们对中国瓷器和其他古董价格的影响感到目眩神迷,而来自大陆的金钱在中国现代传统绘画领域的影响力才是最大的。中国现代艺术家们的传统绘画作品原是在匿名人士(高调些则称鉴赏家)间默默无闻地交易。如今一股大陆藏家的新浪潮袭来,艺术本身及作为一种投资形式皆是令市场一路飙升的原因所在。  

     齐白石《松柏高立图 篆书四言联》是中国藏家刘益谦6年前从旧金山以低于2000万人民币(约3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的。今年5月,在嘉德拍卖会上的竞标大战将此画的价格抬破纪录,对刘益谦的投资来说可谓20倍的回报。  

    此类作品掀起一波又一波竞价高潮,连创艺术家个人作品拍卖纪录,也令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和徐悲鸿等人在世界拍卖顶级艺术家榜上有名。去年这四位就已与安迪·沃霍尔和毕加索等人一道名列Artprice 2010全球艺术家拍卖十强榜单之中。  

    虽有新的天价产生,许多人(包括拍卖行)仍相信这些中国现代作品在价格方面仍处于被低估的状态。

   大陆藏家仍晓得如何静观其变

    中国藏家曾改变中国瓷器市场的游戏规则,然而本季度香港的两场高端拍卖会提醒各大国际拍卖行:在这一领域的错误判断会带来麻烦。  4月,苏富比举办了一场从传奇般的“玫茵堂珍藏”中精选出的珍贵瓷器专场拍卖会。如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及中国艺术部国际主管仇国仕(Nicolas Chow)称:“在拍卖前你问任何人拍卖场面会如何,都将回答你:会非常火爆。”而在场上,竞标毫不激烈,77件拍品中的22件(包括11件需加付保证金的拍品)被提供方自行购回。  

   问题在于中国大陆买家尚在静观其变。何以至此?或许是由于苏富比要求拍下需加付保证金的拍品时要加付800万港元(124万美元)的保证金,以避免出现“赖账买家”。因为此前在世界各地出现过几次买家成功拍得拍品却不付钱的案例。无论原因何在,有种难以定义的元素在拍卖场上是缺失的。正如仇国仕对ARTINFO称:“我们并不指望中国人买下所有重量级作品,然而我们确实指望他们为现场带来某种活跃气氛。大陆藏家都是新兴藏家,他们力量充沛,无所畏惧,如果在现场没有了这些,全场气氛也会受到影响。任何去过拍卖现场的人都会告诉你,你需要很棒的材料来成就一场很棒的拍卖会,而同样重要的则是心理元素。”有位藏家(不是中国大陆的)在这场拍卖会后直接喊住仇国仕,私下里以最低估价买下了两件流拍的顶级拍品,这位藏家才是这场不尽人意的拍卖会上的真正赢家。  

     如果佳士得想嘲笑对手的不幸,也笑不到最后了。他们在5月同样失策,极度期待的中国瓷器和艺术品拍卖会同样遇冷。顶级拍品乃是一款乾隆年间的“转心瓶”,在工艺上与去年11月在英国班布里奇拍卖行创下8590万美元天价纪录的那款乾隆花瓶相似。可以理解,佳士得自信满满地定下2亿港元(2570万美元)的最低拍卖价格。拍卖当天,这件拍品被提供方自行购回。 

      香港佳士得中国瓷器及艺术品部门主管、高级副总裁安蓓蕾(PolaAntebi)对其错误决策作出回应:“初次看到大量拍品纷纷以数千万美元成交(去年秋天,纽约也是如此)后,我们对自己推出的这些非常珍罕和重要的拍品便抱有同样的期待,或许事后看来这并不是最好的起步价。”简而言之,极高的估价令买家们望而却步。“感兴趣的人是有的,”安蓓蕾称,“但估价——起步价——有点儿太高了,人们便都放弃了。”  尽管今春的拍卖情况不尽如人意,仇国仕和安蓓蕾却都对他们执掌的部门充满信心。仇国仕称中国大陆藏家的登场“重新激起西方、台湾和香港藏家的兴趣。人们愿意在一个激动人心的市场中买东西”。安蓓蕾也对中国大陆抱有期望。“我们处在一个巨大的上升曲线的起点,”她说。“中国人只是在过去的10年中才真正进入这一市场,我全心期待着在接下来的10到15年中活跃在这一市场中的人数继续增长。我们的许多大陆客户都对这一领域表示乐观,并非常强烈地感到其将会持续发展,正如中国的财富持续增长。”  这或许是过去的拍卖季中最重要的一课:将赌注押在中国藏家们自己相信的领域,看来应是最稳妥的。 

责任编辑:郭谕

热词:

  • 艺术台
  • 艺术品市场动态
  • 春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