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资讯 >

记录150年前“万园之园”圆明园的焚毁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21日 15:4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转载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圆明园的石头见证了历史,却无法言说历史。

作者罗伯特·斯温霍(Robert Swinhoe)

    10月18日——19日是“万园之园”的圆明园罹劫150周年纪念,北京西郊的圆明园这些天举行了一系列活动纪念这一国耻。150年前,在英法联军攻占北京并焚毁圆明园时英国博物学家罗伯特·斯温霍(Robert Swinhoe)为英法联军随军翻译,在其后他所著的《一八六○年华北战役纪要》中,斯温霍记下了圆明园劫掠与毁灭的所见所闻:所有地方都已经在燃烧,部队返回军营。我们是属于最后离开的,在归途中我们从圆明园经过。火焰和冒着烟的火场随处皆是,使得走什么道路都困难。不幸的是,紧接的许多农舍也被波及,瞬间化为灰烬……

  罗伯特·斯温霍(Robert Swinhoe)

  从城内宫殿起,一条铺石的车路通达西边西直门,并继续沿着一群不同名字但总的名为海淀的村落边的一些弯弯曲曲的小路前进。这条石头小道穿过这一群简陋的茅屋,到达一条中间铺石的宽敞大道,两边石墙围绕着贵族和皇家的园庭。随这条石路跨过一道石桥,急转向左,便可以到达位于两片水塘间的圆明园的大门。法军便扎营于这儿的树荫下。

  掠夺偷偷摸摸地进行

  孟托邦领导我们进入这座园庭,始终一本正经地声明说他曾严禁他的部队进入墙垣以内,决定在英军未到达以前不进行抢劫,以便大家机会均等。我们从中路进到一个宽大的石砖铺地的庭院,这儿躺着两具清朝官员的尸体。法国人向我们保证说,他们是两个满洲兵,前晚曾抗拒法队进入,并曾击伤两个法军军官。两个所谓的满洲兵结果变成是太监。他们穿着平常的官服,头上戴着红缨帽。在庭院中间面对大门是一座很大的中国建筑物的大殿,外面金漆彩画得很好,在格子花纹的屋檐下满围上铁丝网以防禽鸟。

  大殿里挤满了大群外国军人,御座的地板上摆满了天朝皇帝精选的古董珍品,但已命定作为赠送给两个更值得尊敬的君主的礼品。“看这里,”孟托邦将军指着它们说,“我把这些最华美精选的东西挑了一点,准备在大英女王和法国皇上之间加以摊分。”

  在过道右边是皇帝的两间起居室。门口为挂帘遮掩着,这两间屋子又有一道重门和一个挂帘,和后面的房屋(皇帝的寝宫)相交通。墙壁上有一个锦帐隔开铺满丝褥的壁龛作为龙床。御枕下有一块绸手帕,上面用朱笔写着各式各样有关外夷的事情。烟袋和其他中国的奢侈品放在靠近的桌子上。1858年的英国条约连同它的封套放在一张桌上,大量的朱笔批示被堆积起来,其中大多数是涉及联军的。这些屋子里到处摆设着古玩,我们像在博物馆里看古玩一样地观赏。使我们感到惊诧的是,法国军官对他们喜好的东西开始动手攫取。金表和小件的珍贵物品被这些先生以骇人的速度攫取,很快地消失在他们容量很大的口袋中去。

  容许他自己的人尽快拼命塞腰包大约十分钟后,这位法国将军坚持要他们跟随他出来,并反复声称严禁掠夺,他不容许这样的事情,虽然他手下军官曾当着他的面肆无忌惮地干这种事情。法国军营沉溺在丝绸和宝石中,每一个人都拿出几样罕见的珍宝给我看,问我它们价值多少。因为我是一个翻译,同时还带着一个太监,所以他们把我看成是一个了不起的行家。一个法国军官搞到一串上等的珍珠,每一颗等于小孩玩的弹子那么大(这件东西他后来很愚蠢地在香港以3000英镑的价格卖掉)。有的搞到镶满钻石的像铅笔盒那样的东西,有的搞到镶珍珠的表件和花瓶。去列举所有从圆明园中所盗劫出来的珍宝将是一件无边无际的工作,可是法国将军还声明说,没有拿过什么东西,因为严禁掠夺。

  早餐后,《通报》的记者给我一张通行证,陪他再一次到圆明园去。我们在那儿不久,格兰特爵士和参谋人员便到达了。孟托邦将军欢迎他,并肯定地向他保证,还没有从圆明园拿走什么东西。不过,在格兰特爵士走过法国军营时,他自己的眼睛会清清楚楚地告诉他这种说法的虚伪。掠夺仍然在继续,不过更加偷偷摸摸地进行了。一个法国军官对孟托邦将军的禁令进行讽刺说:“这样把我们弄成一种扯谎的样子。将军说你不能掠夺,而他又让掠夺在他面前出现。”额尔金爵士随后到达,强烈声明反对掠夺,以坦率的言语指出说:“我喜欢圆明园内所收藏的许多许多东西,但我不是一个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