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卢沉先生谈“流行书风”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18日 14:0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时间:2002年7月;地点:北京昌平平西府卢沉先生画室
  
        问:卢老师,现在书法界围绕“流行书风”争论的很热闹,你怎么看流行书风呢?

        卢沉(以下简称卢):我觉得书法的发展,跟整个美术是一致的,整个美术从传统走向现代,书法也在这么走,因为它是美术的一部分嘛。作为美术来讲,它必然有一个艺术观念,这个观念包含着一个艺术标准,就是说,你的观点的标准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这个很重要。现在美术是很大发展了,是多元了,我一直强调多元性,这是当代美术的一种状态,并不是某一个人想去制造这么一种状态,而是许多画家通过自己的努力形成的,是客观存在的。当然存在的原因很多,主要的原因,我觉得还是改革开放以来受西方艺术的影响。原来我们的标准是统一的,现在的标准不统一了,各自为政了,正因为艺术观念变了,所以画的艺术风格,效果都变了,造型的手段以至语言都变了,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 ,是受西方艺术的影响。我们整个的国家都要现代化,那么文化也不例外,经济要现代化,军事要现代化,整个的文化形态也要现代化。书法是文学艺术的一部分,书法它必然也要往这个方面发展,我觉得这一点可以说是势不可当。在这种情况之下,一种新的艺术观念出来以后,必然会出现一种新的艺术风格,这种新的风格,开始时肯定不太习惯,但是呢,它有新奇的一面会吸引你去看。这种新的艺术风格,它创作的标准跟传统是不一样的,出来的艺术效果 也是不一样的。那么非常爱好传统、有传统底子的人很可能对这种现象有一种反感,特别是一些老画家,老的书法家,可能认为不成体统,是乱来,但年轻人可能非常想突破传统,要跟传统拉开距离,要表现现代的、富有个性的、属于个人风格的一种东西。这种强调自我表现的艺术风格跟完全靠临摹,或者继承性的风格还不太一样,这里有个界线,这个界线我想也是现代跟传统的界限, 那就是现代性的标准,个性化的标准,表现的标准,独创的标准。

        问:“表现的标准”在过去的书法创作中没有明确地提出过,我觉得现在的流行书风强调表现了。

        卢:对,是强调表现了,强调个人的艺术个性的一种表现。谈到流行书风,作为我来讲,也不是所有人的作品我都能接受,有的作品我也觉得过了,觉得过了。其实我们传统里也有这种因素,象傅山就主张“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提倡个性化的表现,在这里就开始出现一种现代性,这种现代性跟绘画大体是一致的。绘画也是从明末清初开始注意形式,象董其昌就明确提出这个画跟真山水是不一样的,“以蹊径之奇怪论,则画不如山水;以笔墨之精妙论,则山水决不如画”,观点非常鲜明,就是形式,强调笔墨的语言形式。在书法上,当时也出现了一些个性化的书家,跟传统上二王的书风拉开距离,跟柔美的书风拉开距离,比较张扬的书风出来了,象张瑞图,他的书法有直无转,转折都是直来直去的,但现在我们看来,还是非常好。再往上象徐渭,那就更早了,完全是狂放的东西,用笔还是很传统,但是结构已经完全变了,有的说变成胡来了。我看到一个徐渭的手卷,粗看大大小小,歪歪扭扭,很粗放,但那种气势在以前的书法里是没有的。

        问:象清末的蒲华的书法也是这样的。

        卢: 蒲华的书法我没有很好的研究过,但他画的竹子和以前的画家完全不一样,在他以前,画竹子都是一笔一笔交待得很清楚,到他手里这个笔就乱套了。我想非常个性化以后,难免出格,要跟传统拉开距离,有的时候是故意这么做的,并不是那些人没有传统功底,象傅山早期的作品就很传统,有板有眼的。个性张扬了,强调个性了,统一标准没有了,好多老的画家,老的书法家也担心,这么以来不就乱套了吗。所以担忧就担忧在这儿,没有办法衡量了。但是我想在这些提倡流行书风的人里面,很多书家我认为是很认真的做学问的人,并不是胡来的。象王镛,我觉得他的底子是很厚的,对不对,他提倡的东西,并不是为了故意地标新立异,而是一种内在的需要,他自己的内心的需要。他要写传统写的很好,但是他不满足于传统,他要创立自己的一种艺术标准,而这个标准对现在来讲,可以说影响一批人,这一点是有目共睹的。象这样的书风没有立足之地,得不到官方的承认,我觉得中国的书坛很可怜。但这种情况是历史造成的,有它历史的原因,跟我们的国家体制有关系,绝对有关系,就是说我们还没有出现一个平等的来进行学术探讨的氛围和环境,总是有人想把它统起来,一统天下。但这个艺术啊,它需要一个宽松的环境,不适合于一统天下。到现在谁也无法找到一条路,说你按照这个方向走就是正确的,找不到,也不可能找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这是正常的现象,艺术家需要自由,有了自由,才能进行艺术探索,如果没有自由,就没有探索的可能。(搞流行书风展)我觉得是一种好现象,相信他们是认认真真在搞艺术。真正想哗众取宠,投机取巧的,不能说没有,但是少数,对不对。想跟风的,或者想走捷径的,是少数,而且只能做跟屁虫,对不对,成不了气候的。但是我觉得(参加流行书风展的书家)大略前头那几个,都是比较有能耐的,是认真的,绝对是这样的,所以我说相信他们还是有道理的。有的时候你要反醒一下自己,反省一下自己的艺术观,是不是比较传统,对现代是不是还不很理解,包括现代的艺术。所以我一再强调中国的艺术家,你是拿毛笔工具,你是搞水墨画的,你不能光懂得传统,也要懂得西方,只有这样子,你的知识结构变了,噢,艺术还可以这么搞,这个时候你的心态就平稳了,就平衡了,不至于再触目惊心,接受不了。在现在的流行书风以前也出现过一种现代书法,有些东西我是看不顺眼的,象把字变成一种图画,画一个水啊,具象一个荷叶啊,这个我觉得太简单化了,是一种哗众取宠的东西,没有什么学术价值。

        问:是这样,确实有一些书家热衷于把书法向具象的形象靠,忽略了书法的抒情性,同时书法的难度没了,变成了一种拙劣的制作。

        卢:对,变成制作了,不费劲的一种制做,是想制造一种新奇吧,那些东西不耐看。

        问:这些年来我一直喜欢怀素、黄庭坚的东西,也下过很大的气力临帖,临帖可能临的很好,但一进入创作,就感到力不从心,想表现的东西表现不出来。还有对传统的东西过于迷恋,好象就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表现了,觉得怎么写也难以接近古人的高度,这有时让我很灰心,可能还是观念上出了问题。

        卢:一个是观念上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你原来的爱好,一种习惯的认识方式,一种习惯势力在起作用,对,习惯势力。比如你就喜欢这一路,而且这一路我觉得不够宽,就喜欢怀素、黄庭坚那种很挺拔的细线的一路,怀素更是这样,那个字的线条很细,不是说细线条不行,但是线的粗细也是艺术对比的重要手段,一味用细线,力度就不够,你可以写得很飘逸,可以很潇洒,但是作品的冲击力就不够。过去讲卧游,现在是在大的展厅展览,也象绘画一样,起码是两米以外来看这个东西,因此力度就要加强,那你小字就不行了,你细线条就不好看了,它必须要有强烈的对比才能引起人的眼睛的注意吧。首先你要注意它,才能感受到,才能引起心的共鸣。很多书法放在一起,你得有分量,老远就被它吸引住,这跟你躺在床上看是不一样的。时代变了,一件艺术品,她发挥艺术功能的条件变了,欣赏的距离感改变了,那你的书风也应该随着时代来改变。为什么明清以后有很多大字出来,过去没有大字,谁也不写这么大,张旭的字不大,怀素的也不大,都是平常的,说怀素粉壁长廊都写满了,我们都没有看到,不知当时是什么样子,我们看到的就是明末清初“四大家”有很长很大的,象王铎的东西,以前没有那种大幅的字,到明末出现了,因为欣赏的场所,习惯变了。对于现在来讲,你要参加展出,必须考虑展出的效果。现代书风跟过去比较,大字不一样了,甚至几个字就可以作为一件书法来欣赏,它更加重视它的形式美,重视形式的感染力。如果说我们过去的书风,传统的书风,强调的是书法的起承转合,强调一种运动当中的节奏感,现代的书风则强调构成。强调构成,强调画面上的结构调整,强调直线、斜线、粗线、细线的合。
 
        问:确实是这样,为什么近现代的大书家基本上都是杰出的画家,象黄宾虹、齐白石、吴昌硕、林散之等等,都是画家,而纯粹的书家象沈尹默,包括沙孟海字都不行,缺少形式感。

        卢:对,对,李苦禅讲过一句话,非常好,那是我们上学的时候,他讲书法与画的关系,“书到高度就是画,画到高度就是写。

        问:讲的好。

        卢:讲的好啊,这两句话讲的非常精辟,我一直记住这个,就是说你的画画到高度就要写,用书法的笔触来写,就是要有书写性,要写意,这就抓到我们中国画的核心了,写意的核心就是书法艺术。而书法达到一定的高度要有画意,现代书法从传统的讲究运动当中的线条分割和节奏感,转向一种画面构成,实际上就是转向画了,对不对?现代书法实际上是在向画靠拢,文字本身的认识或者一种认知,已经削落了,退到第二位了,第一位是字的形体、结构,给你一种想象,让你变成一个艺术品,这个艺术品是有画意的书法,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法,所以我觉得这种变化是时代的必然,谁也无法挽回,只是你接受的程度有快,有慢,有先,有后。但是将来会不会有人就往抽象的方向走,也可能的,西方的画家用中国的书法来变成一个抽象画,我们中国人自己这么搞也是理所当然的,你也阻止不了,因为这个已经不是书法,是一种抽象的艺术,为什么非要用书法来命名呢,我用了书法来搞我的艺术,难道不行吗?违法了吗?既然画可以把人画的四不象,那么把字写的四不象,不是同样可以理解吗,对不对,一样子的。

        问:看来主要还是一个艺术观念问题。象有一些书家,他们的传统功底很深,学问也好,但看他们写的字就是激动不起来,可能还是没有把书法上升到艺术的层面。

        卢:对,我觉得这里面一个是才气问题,一个是还停留在单纯的写字上,如果在艺术上没有别的修养,就会显得很单薄。象林散之,他能画画,能画画就跟单纯地写字不大一样,因为他一辈子在研究造型的问题。书法虽然是抽象的,没有具体的形象,是一种符号结构,但也有个造型问题,造型好看不好看,符合不符合艺术规律,哪个地方有独创的东西,哪个地方是个性化的,如果你是研究书法的,一看就会明白。还有疏密变化,这都是绘画的东西,也是书法的东西,如果两个相通以后,理解的可能更深一些。

        另外,对任何一种艺术风格,任何一种流派,要兼容并包,你可以不喜欢,但是一定要会欣赏,我想是这样子,不是说不喜欢就不看它,你现在不喜欢,说不定过两天就喜欢了。我举个例子,原来女同志都是不烫头发的,对吧,都是象娘子军一样,象拖拉机手那样,短头发,后来就留长头发,烫头发,开始都看不惯,后来看看也行,觉得很有特点,很有个性,也很漂亮。象周思聪当时她就不喜欢烫头发,自己也从来不烫头发,可后来要出国了,鞋也要穿皮鞋了,也不穿布鞋了,衣服也要换了,开始不习惯,还嘲笑人家,中国人本来就是直头发,干吗要烫的象热毛鸡一样,可后来自己也烫了,这就是观念逐步在变。

        问:是这样,艺术观念要变,欣赏习惯也要变。现在看来,象米芾,黄庭坚,他们的书法在当时也是很新的。

        卢:是很新的,黄庭坚的书法现在看起来都很野,象他的《诸上座》,《李白忆旧游》等,如果习惯了看二王,到了黄庭坚这儿,那就感觉坏事了。那种东西,当时来讲肯定是标新立异的。苏东坡也是这样,象他的《黄州寒食帖》,大大小小,粗粗细细,那种或大或小的节奏感,以前的书法里哪有这样的东西。

热词:

  • 卢沉
  • 流行
  • 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