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播种民族文化的人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04日 19:1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国良做为中国人物画画家,对所选择的事业以身相许,以命相搏,忠心无二,时刻关心中国人物画的发展和动向,这便是使命感的驱使。

       中国人物画在世界绘画的海洋中婉如一叶发自古老中国的小舟,而东西方文化恰似两条滚滚向前的川流不息的河,也许由于各自的船夫和舵手乃至他们的载体形式各异,但这是人类文化的总汇。在拥有汪洋30多亿人口的地球上,中国人物画的存在也许算不了什么,然而却是我们民族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要让世界了解她,了解我们民族,了解我们的文化。 在这个问题上历来有不同的看法。要么以"国粹"精神自居,要么与西方"接轨",改头换面求得异邦文化的认同。国良在这个问题上始终是冷静的思考,试图从一个新的角度看待自己和世界。89年国良移居加拿大,跨越了东西方之间,对中国人物画的传统、现状和发展进行了立体的审视。国良深谙中国人物画的传统技巧和风格,他曾努力尝试以多种艺术手段推出中国文化,还其世界精神宝库中应有的地位,但西方人高傲的偏见曾刺痛过画家的心。现在他以开放的襟怀接纳着世界文化,同时对自己的母土文化认真地审视。民族文化传统在画家心中己然扎根,土地是肥沃的,关键是使艺术之树常青,而艺术之道是寂寞之道,不尽的探求,犹如在黑洞中行走,偶尔发现前方时而显露的亮光,便想执着地切近,但当人的躯壳行将完成生命之旅的时候,这亮光仿佛还在遥远的前方,命中注定,艺术家在永恒的孤寂中,所幸身后还有不尽的探求者从身边悄然而过,他们要去领略那艺术的辉煌,国良便是这探求者之一。

       经过千百次痛苦的磨炼,从国良的画作中可以看出,对于发展中国人物画他是从"人"开始切入的。人物画的取位是反映人民的生活,人是有感情的、有思维的,郑板桥即便是写竹也有"一枝一叶总关情"的感叹。历史的主体是人,由人而组成的鲜活的历史画面。自己提着自己头发离开地球无论如何都是一种无稽,从"离骚"到"满江红",从"清明上河图"到"流民图"无一不是以艺术家的胸怀去迎接那些对人们心灵产生撞击,蕴意致深的物象,形成一种情感的凝聚。艺术家各有自己独特经历,但凡有所作为的艺术家,都离不开时代的总体环境,都与时代有着一种精神联系,这种联系反映在他的作品中,可以使我们触到时代的脉搏,感受到时代的呼吸。大凡这种作品经历世而不衰,从而得到人民的承认,历史的承认、民族的承认乃至世界的承认。

       国良针对中国人物画的特点,在题材摄取上有独到之处,当他徜徉在中国北方的大地上,行走在太行山宽厚的脊背上,能体会到山里汉子那般诚实、凝重,便有"卖猪图"、"八个壮劳力"从笔端流淌出来。他爱听,自己也会唱那一曲曲高亢的陕北民歌,他可以像黄土高原上的汉子那样带着血丝吼出"信天游",深深地体味着人生。他钻进藏民居住漫溢着羊膻味和闪烁着黑亮的油渍的帐篷,他也倾听过湍急的金川一路拍击两岸嶙峋怪石的咆哮。

       国良曾被本世纪末的一个游牧民族的精神世界所感动,并由此领悟到东方文明的博大深遂。在藏族这个独特的民族中宗教占有重要位置。做为文化使者的文成公主从古长安带去了紫金佛像,至今供奉在大昭寺内。佛堂之上笼罩着肃穆的昏暗,在虔诚的朝圣者中,有像山一样挺拔的健壮的汉子,也有脸上布满沟壑一般深重的皱纹的老者。他们许多人中都是一步一叩来自千里之处的青海和四川。这些藏胞单纯、善良,有着极深沉的精神境界,这种虔诚,这种执着的精神深深感动了画家,他由此萌发了要探求藏民们精神世界的强烈愿望。于是有了《朝圣者》、有了《添灯油》,有了荣获第23届蒙特卡罗国际现代艺术大奖的《刻经》。创作的灵感的来自这古老的土地的回声,同时也是画家的心声。一个构思的生成,一幅画面的组合,如同创造一个新生命,画家的精神,情感、信仰己经流淌其中,在国良笔下,这些真切的生命体验,刻骨铭心的感悟,在人与自然与社会交汇契合中,它们己不再是自然生活的奴隶,这种跳跃性的升华和对观众的深深震颤之中己经隐藏着画家的灵魂。 在中国人物画的形式技巧方面,传统的中国人物画曾面临新的挑战,相当一部分处于困惑中的画家努力以自己的变形、特技、新异致力于创新的同时,国良却默默地走向西藏,来到太行山区,以一个艺术家的敏锐的眼光冷静地审视着生活这个艺术创作的源泉,以一个艺术家的特有的灵感与生活中情感的火花相互撞击。国良主张,形式、技巧于中国人物画来讲无异于文学创作中的炼词造句,而关健是要利用这些词汇写文章,中国人物画的形式、技巧可以多种多样,这不在于继承和发掘古人留下的技法与趣韵,也不在于把西方绘画中的解剖、结构、光影、构图如何与水墨巧妙地结合,而是要建立自己的思想体系和文化结构,找准自己的立足点和前进方位,遵从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让古人的、别人的、自己的经验形成一种潜在力,服务于新的灵感,新的构思和新的追求。炼词造句,呕心沥血为的是创作一部传世之作,苦练基本功,掌握形式技巧,笔墨技巧为的是创作一幅震撼人心的作品,是以其独到的见解,让世人读懂画家向世人敞开的心扉。这才是唯一的目的。因此在国良的画作中,笔墨厚重,酣畅,画面层次分明,进深感强烈,色彩凝重富有装饰的意味,在坚定地保持着中国传统笔墨的同时,揉进了更多的西方绘画的造型技法,这便是激情所至,技法服务于新的灵感。这是"意度"的修养,是在感受客观世界的同时,使画家心中升腾的主观情思与自然生活的溶铸。在这种激情的感召下,画家的定向思维发生强化效应,这时画家会运笔自如,可以做大文章了,无异于曹雪芹触到表现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兴衰的神经脉络,可以写《红楼梦》了。

       美术创作作为精神个体活动,是画家对自己独特生活经历的一种选择,在中国人物画的探求道路上不断结出奇花异果,虽未获得巨大丰收,而他所遵循的信念和其艺术道路是十分朴素自然的。国良的创作贵在情真,他的真情来自浓厚的乡思,来自植根母土的民族文化,和由此获得的灵感,成就他的是祖国的文化,是中国北方那广褒的农村和纯朴、虔诚的藏民。他好比立足于母亲大地的安泰,乡土中国永远是他的动力。 

       国良对他的艺术并未满足,对中国人物画的发展仍然忧心忡忡,他将以不息的热情实践自己的诺言,展示一个完全真正的自我。他深知,传统是一个民族历史文化的积淀,是一个民族继续发展的能源,中国美术传统是一个非常广博的系统,中国人物画的发展也当在其中,应体现为一种民族气质,民族精神。这种传统的延续,有赖于历代有创新精神的艺术家不断深化。只有成为本民族的,才能称其为世界的。

       把中国的民族文化推向世界是国良梦寐以求的。只有不蹈前人覆辙走出自己独特的路的人,才是对历史,对传统有所作为的人。这条路因注入了画家的全部精神感受,注入了时代生活特定场境,是社会历史的必然。然而这条路才得以更宽、更远,向世界延伸。

       国良正做为一个播种民族文化的农夫,辛勤地耕耘。(作者:杨文会)

热词:

  • 播种
  • 民族
  •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