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书法,应承担历史的责任——访著名书法家李铎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05日 17:00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记者:您如何看待现在的流行书风?

       李铎:流行书风,作为一个社会存在是可以的,我们讲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它也是一个花,也得允许它放,但是中国传统书法不大讲究这个,我们作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应该提倡走继承和发展之路,继承就是继承优秀的传统,在继承的基础上求发展,在发展的前提下讲继承,因为几千年的传统,历朝历代都有一些大书法家,他们通过自己的劳动,创造了很多的精品,这些是我们的财富,到了我们这一代,当然由我们来继承,隔断历史肯定是不行的,丢弃历史也是不可以的,什么东西都有一个继承和发展的过程。走继承和发展之路,发展就是说在前人的成就的基础上,继承优秀传统,再向前推进一步,结合现代人的审美情趣,适合现代人的味道,一看就知是现代人写的而不是以前人写的。但是必须有出处,有源之水才是好水,有本之木才是活木,如把传统全打破自己来一套,就离我们思路远点了。但是有人搞墨象主义,还有前卫派,离开了文字载体就不行了,必须有文字,必须有内容,书法是书中有法才是书法,法就是法度,就是规律。离开了这个法度和规律就不行了。

       记者:您认为书法创作应经历哪几个阶段?

       李铎:书法创作离不开四点,兴趣、勤奋、悟性和路径。路径是指继承和发展之路,这个路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由临到立。任何一个书法家要想写得好,必须从老祖宗那儿捞好东西,才能立得住。但这个时间比较长。二是变创。变化创新。从临到立,关键要变,还要临,是意临,第一阶段是真临,而意临则不完全按帖上写。象揉馒头似的,时间久了就揉出了面貌,博采众长,出自家面貌。要求得社会认可,自己说好不行,写出去人家背着面说好才真叫好。学习书法要践行“活到老,学到老”,入门可从楷书学起,但是应当先学习古人,可按照先“专攻”后“博取”的顺序进行,之后在学习古人的坚实的基础之上才能慢慢写出自己的风格来。碑帖是最好的老师,临摹是最好的方法,勤奋是最好的态度。在学习书法的同时,还要学好做人,学做人当学习古今著名书法家。

       记者: 也就是您常说的“学书先学做人。”您是指修养、品德与书画的关系吧。

       李铎:对,一个学习书画的人,一定先要懂得思想品格对于学习书画的重要性。学书先学做人。人,他是一个社会的人,社会是由各种利益关系、人伦关系、组织关系、法律关系组织联系起来的。所以,社会的人,必须彼此尊敬这种关系。要学会礼让,尊老爱幼。要学会正确地对待人家的作品,作品有个性,有特点,有不同的风格,要站在艺术的高度来欣赏、评价,不能站在个人好恶的角度说三道四,要尊重别人的劳动。书法是个社会活动,书法家的文字在某种意义上有社会属性,人们在交往中离不开文字,也就离不开把文字写好,光写好不行,要有一种追求,上升到书法水平,这就涉及到好多人,不是一个人,几个人的事,而是几百个人、几千人甚至几亿人的社会行为,所以需要团结,需要尊重对方。清刘熙载《艺概》云:学书者有两观:曰观物。观物以类情,观我以通德。又说: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古人还说:学书,一要品高,二要学富。总之,学书要品高、学富、才俊、志宏。 所以,学书习画之人,先要加强品行道德的修养。

       记者:您创作的《孙子兵法》通篇气势磅礴,有书道犹兵之感,您如何理解书法中的气势?

       李铎:气势,贯彻一个气,作为一个军人,我很喜欢阳刚之气,军容之气,军魂之气,写出来刚劲有力,使人看了激发情绪,推人前进。 “书道犹兵”,书写的总体章法可以比作军队的阵势,“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厉兵如猛虎,势如破竹”,这是《孙子兵法》中的名句。作为军人,写兵法要透出军人的风度与气质,像统帅布阵、击鼓催征那样,展现一种“战斗”气息,写出阳刚雄强之美。“书道犹兵”:兵法讲造势,厉兵如猛虎,勇往直前,势如破竹,不获全胜决不收兵;书法讲究书势,任情恣性,乘兴挥洒,字字如飞,龙腾虎跃,非尽兴尽墨而不可罢笔。

       记者:您如何理解书法与当下时代的关系与所承担的责任?

       李铎:近年来书法热经久不衰,据说搞书法的有几十万人,喜欢书法的有一亿人之多,书法的团体也特别多,以当今书法开阔的思维空间与它本身拥有的表现力,它应当承担艺术应有的本体责任和社会责任。当今的书法家不仅不能如古典书法家那样满足于沉浸在自身的性情世界中,而应当把自己提升到“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精神境界上。个人的抒情写意、挥写愉悦只是一个方面,书法既然作为一个艺术门类,就应当与文学、音乐、戏剧一样,承当起人文关怀、历史领悟和对时代命运的关注,与文学家、画家、音乐家、表演艺术家们共同承担历史的责任。

       记者:您现在还临池不辍。您对“勤”字您是怎么理解的?

       李铎:清恽寿平《南田画跋》云:“三日不捉管,则鄙吝复萌。”书亦如此。喜书者,必日课其字,有事书事,无事练字。无论公务何繁,必不弃笔。此兴之至而成习也。若三日不动笔,确乎手生,旧病鄙吝必随之复矣。此曰喜书也。善书者必由喜书,悟书而生,不喜不能悟,不悟不能善,不善即不能成家而出佳作也。纵古观今,凡能成家而出佳作者,哪个不是由喜而悟,由悟而善,再由善而佳者耶。所以,日日动笔,日勤其课,乃古今学书习画之善途也。

       记者:您的书法,线条个性鲜明、泼辣、粗犷、雄浑、奔放,在起伏之间蕴含着丰富的变化,您有什么具体的感受?

       李铎:生活是艺术的源泉。艺术的灵感、激情来源于生活。潘天寿《听天阁画谈随笔》云:荒村古渡,断涧寒流,怪岩丑树,一峦半岭,高低上下,欹斜正侧,无处不是诗才,亦无处不是画才。穷乡绝壑,篱落水边,幽花杂草,乱石丛篁,随风摇曳,无处不是诗言,亦无处不是画意。有待慧眼慧人随意拾之。空山无人,水流花开。惟诗人而兼画家者能得个中至致。 学书习画之人,只有不断地从生活中、自然中汲取营养,才能激发艺术的灵感。 我尤其喜欢古藤,成都升庵祠院内有一棵据说是王升庵中状元时亲手栽下的藤萝,年代久远,盘根错节,虬枝萦绕,这是我见过的最大最美的古藤,已生长成巨大的环湖古藤。它那苍劲古朴、力扛九鼎的气势。时常在我脑海里幻现。好长一段时间,我一直揣摩,如果书法的点画线条,能写出如古藤的苍劲来,那给人的美感会更强烈。古人有许多这样的例子,见担夫争道、舞剑、蛇斗、屋漏留下的痕迹,或日月星辰、风雨雷电、阴晴圆缺等等社会和自然现象,从中受到启发,遂使书艺大进。这正好说明了书法家不能总是躲进书斋里一味地临帖,只有把自己融入社会和自然中去,才能触景生情,有动于衷,获得新奇的灵感,使艺术生命放出光彩。在此后的一个时期,我便以古藤为师,写字时,一笔一画,一撇一捺,有意取其势,用其意,增强字的力度和神韵,渐渐地使风格也发生着变化。

       记者:非常感谢您!

热词:

  • 李铎
  • 艺术家
  • 书法家
  • 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