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胸中浩气 笔底雄风——李铎及其书法艺术简论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05日 16:50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书法这门艺术太奇妙了。它是“道”,“肇于自然”(汉蔡邕语),却不取乎原本。“超以象外,得其环中”。书家创作的过程,是以毛笔的周流运转,浓淡枯湿变化,对非质实而虚灵的气的摹拟过程,亦即是深悟中国文化之道的过程。它因中国文化“气”的性质而具有高妙境界,在创造“囊括万殊,裁成一相”的抽象美时,具有多重美学性格。线条点画的曲直、刚柔、方圆,若隐若现地迹化着书家心灵情感的寄托。抒情写意的功能,又往往引发读者与书家心灵的碰撞与共鸣。书法至于如此吗?我们不妨走进湘人李铎先生的艺术世界,观照他半个多世纪寄情于墨海中气势恢宏的审美创造,探寻他与生命融为一体的艺术魅力。

       与他的作品对话,你会感悟到“天人合一”这中国传统文化现代意义的诠释。我们品其奇妙造的以“雄”为表征的点线篇章,很难不“神与物游”,产生种种审美意象:

       以上喻,它如泰岱。雄伟磅礴,壮丽峻拔,且朴茂而古拙,郁郁苍苍,有王者风。

       以水喻,它如黄河。雄浑苍茫,激越浩荡,恣肆汪洋,奔腾不息,浴月吞天。

       以木喻,它如苍松。雄健劲挺,盘根错节,古藤垂绕,老而弥壮,栉风沐雨,英姿卓立。

       以花喻,它如寒梅。老树著花,虬枝如龙,骨骼清靖,笑傲霜雪,高雅坚贞,清香远播。

       以词喻,它如苏、辛。格调雄浑,英气勃发,境界宏大,分明是关西大汉执铜琶铁板,唱“大江东去……”。

       清代刘熙载法眼精鉴,道出了书法的真谛:“高韵深情、坚质浩气,缺一不可以为书”(《书概》)。而这一切都依赖于“法”而存在,“法”是界定艺术书写与一般书写的唯一要素。李铎先生从书法的本体规定性出发,深明究其理、得其法后才能升华至气势、神采、风韵,达到高妙意境的道理。所以把备尽法度作为学书的第一追求。这也为他日后的艺术表现形成了最鲜明的美学特征。他显然不同于一些恃才傲物的后生们那样,以摧毁传统的革命与规范抗争,更不想与后现代的先锋派为伍。他视传统书法为正宗,数十年孜孜矻矻,以笔法、字法、章法、墨法等诸“法”入手临池,力求从古代丰富的宝库中讨源寻根,上下求索,悟得挥运之理,以夯实深厚的“法”的根基。这一阶段时间很长,他循规蹈矩地察精拟似,以平正立身。不妄谈仁笔为体,不求龙飞凤舞。亲近古人,更是锤炼毅力。

       他书法学习的初始阶段,曾受过一代文豪郭沫若先生较深的影响。这本是无可厚非之事,而有人却少见多怪地对此乱发一番议论,我颇不以为然。事实上,同时代人因艺术追求相近,耳濡目染,转益多师者代不乏人。明代解缙在《书学传授》中曾详细列举历代书法传承者,上自汉代蔡邕,下至明季时贤,衣钵相传者凡六七十人。即使当代书界,近取某家书风者亦屡见不鲜。李铎先生以“古不乖时,今不同弊”为训,没有以郭氏书风为自己的艺术思维定势。心仪郭书的同时,更注意上溯古人,努力从历代碑帖中广征博取,化为己用。或二王、颜、柳,或苏、黄、米、蔡,或王铎、傅山、何绍基诸法家名流,或碟躞于秦篆汉碑,或钟情于六朝碑版,他一碑一贴地扒梳品鉴,不计寒暑而浸淫之,追慕之。他的师承中,碑帖结合,以碑为主。金石气与书卷气相融,以金石气为主。汉碑力劲而气厚,魏碑洞达而峻伟,各有攸宜。他将魏碑、汉隶冶为一炉,牵连引带出流便多变的行书。于是他艺术生命的构成中,既有北碑的沉雄峻宕之气,又有汉隶浑穆古拙之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苦心耕耘,在痴迷、苦闷、迷惘、喜悦的反复交织中,伴随着花开花落世事沧桑和戎马生涯的几多变化,他用汗水犁出了自己的那一片闪光的艺术天地,跻身于当代中国领袖群伦的书法大家之列。近、现代书坛,以行书写魏碑者,赵之谦、康有为、于右任等各领风骚。而将汉隶、魏碑融合后出以行书的“复合型”书家可谓寥寥无几,李铎推为翘楚,名符其实也。

       气韵生动是中国艺术的根本精神。李铎书法在理通、法备的前提下,以气力充沛之笔创造了雄强壮伟的艺术境界,构成了他书法美的又一特征。气是包括书法在内的一切艺术的根本,韵则是一种蕴藉风态。气是无形的,可感会而难以言传。气以力使,力以气行,气为统领。气作为书家主观的审美心理构成,经过物态化的创作,笔墨的挥运,随情感心绪的排遣抒发,凝结成点画线条。清代包世臣强调说:“书之大局,以气为主。使转所以行气,气得则形体随之,无不如意,古人缄秘开矣”(《艺舟双楫》)。

       笔法是书法的基本要素。笔力是点画线条赖以存在的基础,使表现线条性状特征的关键。汉字本无命可言,而书家之笔在力的作用下,将点画线条升华为筋、骨、血、肉、精神,合成为具有生命力的节奏和动律,成为妙趣横生耐人品赏的艺术,这种感人之处正是力感效应所在。远在1900多年前,蔡邕就从笔法的角度指出力在书法创作中的要妙:“藏头护尾,力在字中,下笔有力,肌肤之丽,故曰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惟笔软则奇怪生焉”(《九势》)。因此,那种剑拔弩张于外,使读者如感到书者摆臂摇肩,咬牙切齿般鼓努为力之作当属下乘。

       李铎先生对气与力的作用,作过较深入的理性思考。他从“视觉感应”推理出“悟性之力”。通过对力的运动过程的考察,得出线的艺术化“可以载负人的精神与情感”的结论。从传授技法的训练中,总结为“将自然的力和人类固有的力,进行抽象与提炼,使之转化为艺术的力”(《力之刍议》)。他在创作《孙子兵法长卷》前,更对气作过具体地研究。他撰文说,“书写过程中,要贯彻一个‘气’字,写出气势、气魄……我特别看重这个‘气’,就主观意愿来说,要突出军魂之气、军势之气、军戎之气……。写兵法要透出军人的风度和气质,像统帅布阵、击鼓催征那样,展现一种‘战斗’的气息,写出阳刚、雄强之美”(《孙子兵法》长卷创作经过》)。这些唯有军人艺术家特有的视角才能道出的艺术思想和美感体验,成为指导他书法创作并形成个人风格的重要理论基础。正是在这样一种认识下,他对古代军事经典著作的文字,好一番研读、校对、构思、草创等“战前演练”,做到胸有成竹,意在笔先,信心十足地以神思统摄笔墨而开笔。《孙子兵法》长卷诞生了。它以雄健的笔力成为李铎先生人书俱老的扛鼎之作。此卷总长220多米,6000余字,经数日挑灯夜战,奋力书写4尺整幅纸共158张,可谓呕心沥血的辉煌巨制。由此,我想到苏轼“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评草书》)的命题,不能泛泛而论。对于“积学以储宝”的书家来说,尺牍、书礼类的小品尚有可取之处,倘若构思巨幅之作,“无意于佳”此率意书也,何以能成为佳作?

热词:

  • 李铎
  • 艺术家
  • 书法家
  • 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