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天付劲毫——冯远的中国人物画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1日 16:5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冯远属于典型的学者型画家,他酷爱文史,博览群书,撰写了大量学术论文和绘画评论,不仅文笔流畅,词采华茂,而且条理清晰,见解深刻,他的论文和评论甚至比我们一般理论家、批评家的文章更有可读性和思想深度,也更贴近画家的创作实际。如果画家缺乏理论素养,创作纯凭感觉,容易流于盲目。如果理论与创作脱节,一味玄虚,则容易流于空洞。遗憾的是我们的中国人物画理论比较匮乏,至今尚未出版一部中国人物画通史、通论专著;我们的中国人物画批评也往往缺乏系统的理论支撑和思想深度,缺乏理性的价值判断标准和批评尺度,缺乏训练有素的敏锐眼光,或者是感悟式的肤浅点评,或者是即兴式的空泛发挥,往往脱离画家的创作实际。

       我仔细拜读过几遍冯远的论文集《东窗笔录》(2000),最近又反复翻阅了他的作品集《中国画名家经典·冯远》(2006),发现冯远的中国人物画理论与创作是统一的,相辅相成。他的理论指导着他的创作,他的创作印证了他的理论。他的理论也随着他的创作的变化而发展,在创作实践中不断深化。冯远的中国人物画理论框架和创作取向大致可分为三条脉络:以学院写实(写意)绘画为主体,同时向中国传统绘画和西方现代绘画两翼延伸。这三条脉络交错推进,互相渗透,形成了一种主线分明而又兼容吸纳不同绘画元素的综合性开放式结构。这种综合性开放式结构是动态的,变化的,不同绘画元素在不同作品中经常处于流变状态,有时分离,有时整合正是在变化中蕴藏着创造的活力。冯远作为学者型画家睿智的地方,就在于他对学院写实(写意)、中国传统和西方现代三种绘画,都能够采取理性分析和科学批判的态度。立足于学院写实(写意)绘画的基点,追求在古今中西融合的基础上建构当代中国人物画体系的艺术理想,是他相对恒定的价值判断标准。

       冯远对中国传统绘画的理解宽博而精深。他不仅注重继承中国传统绘画的笔墨技法,而且注重把握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他广泛涉猎儒家、老庄、禅宗典籍,熟读中国历史和古典文学,在中国绘画史论特别是古典人物画研究领域尤下苦功,全面提升自己的中国传统文化素养。在他开阔的艺术视野里,中国原始绘画、帛画、壁画、院体画、画工画、文人画、民间绘画,都属于中国传统绘画的范畴,都有可资汲取的精华。冯远曾认真临摹传为顾恺之、吴道子、阎立本、张萱、周、顾闳中、李公麟、武宗元诸家的经典名作,他特别推崇贯休、梁楷、陈洪绶、任伯年风格独特、形神兼备的人物画艺术。他不仅吸收了中国历代人物画名家的传神写照的精髓和笔墨技法的优长,而且凭借学院写实画家的造型敏感和理性分析,发现了中国古典人物画中的造型程式化、概念化问题,直言不讳地指出:“人物画只重师承,偏废写生,则是产生作品雷同化、概念化的病害所在。”

       冯远的笔墨与他的造型互相匹配,契合无间。他既擅长白描工笔人物,又擅长水墨写意人物,工笔与写意的笔墨俱臻上乘,用笔尤为出色。他自称:“我喜欢用笔运线的舒展畅达和笔墨组合的朴茂强悍”。我特别欣赏他用笔的力度。他笔力雄健,浑朴苍劲,确实可以用“劲毫”来形容。不仅他的写意笔法苍劲刚健,雄放恣肆,而且他的白描线条也清劲柔韧,力透纸背。他的白描工笔人物画《屈赋辞意》,参用了高古游丝描和钉头鼠尾描,线条舒展,空灵飘逸,正适宜表现屈原上下求索的浪漫幻想;《秦嬴政登基庆典图》则以铁线描为主,屈铁盘丝,紧劲连绵,也适宜表现秦始皇统一六国的森严法度。他的水墨写意人物画也突出用笔,笔墨劲健醇厚,以劲健的笔线统驭醇厚的水墨,正适合他所追求的雄肆豪放的意象造型。而他同样劲健的笔线又有粗细刚柔的微妙区分,适用于各种不同的描绘对象。他的水墨写意人物画《苍生·藏人组画系列》、《圣山远眺》和《雪山祥云》,以类似山石皴法的粗豪笔线,刻画藏族人物粗糙的肌肤和厚重的服饰,再加以水墨渲染,质感和量感都非常强烈。《远山》中巨大的农民头像,类似素描写生的笔线,在描绘头发和皱纹时比较粗犷,略加水墨渲染,面部表情特别丰富。《乡童》中农村希望小学的学生,描绘儿童面部和衣服的笔线都比较细致柔和,水墨渲染加强了用水的湿度,使孩子们的形象更显得稚嫩清新。同样是骑马的人物,《圣山远眺》中的藏族汉子和《唐人击鞠图》中的唐代仕女,分别采用了粗细刚柔不同的笔墨。冯远在他的水墨人物画中对色彩的使用相当慎重,一般使用的只有黑(墨)、红两色,还有淡赭石的肤色和少许青绿类颜料,使画面保持着单纯、质朴而高雅的色调。他也经常引书入画,例如《屈赋辞意》的天地款以黑底金字工整书录《离骚》全文,增加了大面积白描画面的分量。又如《都市一族系列》背景的空白处题写着草书的古典诗词,与浮华世界的时尚男女形成了有趣的反差。

       冯远的中国人物画取得的成就,受惠于中国改革开放和中华文艺复兴的伟大时代。所谓“天付劲毫”,与其说是“上苍的眷顾”,毋宁说是时代的恩赐。艺术家是时代精神的产儿、代言人和创造者。我深信,以冯远的学养才情、雄心魄力和劲毫健笔,一定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黄钟大吕式震撼人心的力作。(作者:王镛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热词:

  • 冯远
  • 中国人物画
  • 学者型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