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两极分治、左右逢源——评王西京的艺术取向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7日 15:0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中国画在20世纪发生的变革是历代所不曾有过的。上千年来,它基本上是在一个强大的封闭体系中自足地发展着,也从不曾有过危机和强烈变革的愿望。是西方的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国门,让传统文化不得不直面另一个世界的文化。为适应这一新的文化环境,20世纪的前辈艺术家如徐悲鸿、林风眠纷纷以一种主动迎取的姿态决然走出国门,正是这一举动,肇始了中国画在本世纪的巨大变革。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将这一变革的成果切分为三块:一、以表现客观现实为第一要义的“新写实”;二、以传统笔法抒写主观性情为第一要义的“新写意”;三、只作为工具材料借用而放弃传统规范的“新水墨”---这便是我所描述和归纳的现代中国画的“三分天下”。在这“三分天下”中,与传统文人画最具血脉关系的是“新写意”。因为“新写意”在形式上首先强调的是“写”,是“书法用笔”;而“新写实”则重在对象的刻画而不在笔墨的高下;“新水墨”就不仅无视笔墨,也无视对象,它在观念上更接近西方现代艺术。现代中国画发展中出现的这些不同层面和不同脉系,以及各自不同的价值取向变得越来越清晰,距离拉得越来越大。

       倘若按照我所归纳的这一框架来看王西京的艺术,他显然是横跨在两个领域之中:一方面,他有一系列以坚实的写实技法为基础创作的“写实”作品,另一方面,他又有一系列以传统笔墨为规范的抒写主观性情的“写意”作品。而且,在这两个方面,他都做的比较杰出也比较纯粹。从时序上说,他是先有“写实”作品,又逐步发展出“写意”作品。但他不是从此一端走向彼一端,即不是偏废一个方面走向另一个方面,而是坚持在两个领域轮番作业,保持各自的长处和发挥各自的优势,并不以“此”来消解“彼”。这也说明王西京在两个不同领域中的追求,有着各自不同也不可相互取代的明确目标。在写实作品中,塑造形象无疑是首要目标,因此,笔墨自然要服从造型的要求。而在写意作品中,主观抒写上升到第一位,因此就不再以严格的造型要求束缚笔墨的发挥,而是以笔墨的率意和灵动提升人物的情绪状态和背景的诗意境界。但是能够明确地将这两个领域、两种方法分别对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自传统“写意”遭遇到“写实”,两者的矛盾就难以调解,因为我们一直是企图以写实改造写意,以西方的造型观改造传统的笔墨观。这样的结果常常是:从造型的角度看,是不严谨的写实,从笔墨的角度看是拘谨的写意。如果说,在传统水墨中写意的发展是以牺牲严格的造型为代价(即造型必须服从笔墨规范),那么,在写意的中国画中贯彻写实主义则必然要以牺牲笔墨为代价(即笔墨必须服从写实主义的造型原则)。因此,王西京化解这一对矛盾的方法是分而治之,用两个准则分别在两个领域中左右逢源。而这一分治的前提正是建立在对上述矛盾深刻理解的基础上。

       在王西京写实一路的作品中,我们主要看到的是一种扎实、厚重而严谨的画风。画家把全部精力用在对人物的烘托和塑造上,这一类作品多是对重要的历史题材和人物的表现。由于主题的凝重和题材本身的分量而不适合率意为之。在这种情况下,从学院所习得的造型功力就全部派上用场。如他早期的作品《远去的足音》即以低沉浓重的笔调讴歌了戊戌变法中为国捐躯的六君子。如同罗丹的《加莱义民》,面对这样的悲剧主题,表现手法似乎别无选择,我们也不能有更多别的要求。如果说,徐悲鸿所倡导的写实主义对20世纪中国画的变革曾产生过积极影响,那么,就是这种“写实”能力的训练,使许多中国画画家能够从容不迫地面对宏大叙事。中国画坛曾经对这一类中国画作品产生过怀疑,觉得它失去了传统绘画中最为可贵的东西,所以纷纷放弃这一努力而转向对笔情墨趣的追求。王西京之所以能够坚持这一类风格的创作,是因为他明白,写实主义作为一个流派,其价值准则本来也不在笔墨,而在经由笔墨所表现出的对象。因为按照写实主义原则,形式服从内容、笔墨服从造型是天经地义的。王西京在写实这一领域的持守之所以应该给予足够肯定,还因为,这一融合了西方写实传统的风格标志了20世纪中国画变革(特别是人物画变革)的主要方面---与过去任何一个时代都不相同的方面。这种融合了西方写实传统的中国画,构成20世纪中国画中一道独特的景观。

       但在写意一路作品中,王西京的艺术全然是另外一种面貌。虽然画的依然是人物,但艺术趣味完全不同。就像京剧的声腔和身段天然地适合于传统剧目(或者说,这种独特的形式本身就诞生于这独特的内容之中),他的那些灵动的线条也天然地符合他笔下那些古典人物的飘逸神态。除了个别的例外,王西京基本上是用写实手法表现今人,而用写意手法表现古人。在他的写意作品中,他的艺术才情、他的笔墨功力以及他把握人物内在气质特征的能力尽显无遗。他画了许多著名的古代文人:司马迁、苏东坡、李清照、曹雪芹、蒲松龄、徐渭、郑板桥,以及一些唐人诗意或历史典故。这些作品的主要特点是注重人物神态的把握和意境的渲染。人物一般都是以流畅抒情的细线来勾勒,轻松率意中透露着严谨的造型功力,但并不以造型的严谨为目的。而“补景”更给他的笔墨发挥提供了任意恣肆的天地,但并非无章法地放肆,而是在章法的匠心独运中横涂竖抹,或勾或扫,或浓或淡,张弛有度,收放自如。将水墨写意的传统发挥的淋漓尽致。

       因此可以说,王西京的成功就在于他是以分离的方式在“写实”与“写意”的两端分别推进,放弃折衷以求其极至。在“写实”与“写意”的两极之中建树他的艺术功业。

(作者:失落的天神)

热词:

  • 王西京
  • 艺术家
  • 国画家
  • 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