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王西京:用线构筑诗意化的表现空间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7日 14:2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王西京的艺术倾向可以说非常明显,那就是带有浪漫主义情结的表现主义倾向。他既不是当下所流行的复古派,也不是现实的再现派,更不是眼下似乎要红翻天的写真派。他深入地学习传统而又领悟了传统的妙门,于是找到了中国画艺术的重要核心要素——线,并将其进一步纯化与整合,作为自己绘画语言的核心部分,演绎并成功地生发出了其在当代画坛独树一帜的绘画面貌与风格。

       1.从线描到线的独立空间形态

       王西京是一个具有文化自觉性和使命感的艺术家,通过对传统中国绘画的临摹和学习研究,能够自如地将以线为基础的中国画造型能力与写实造型技巧结合起来,充分调动笔墨表现的修养和技巧,用写意画的笔墨去表达自己内心的时代感受,探索写意笔墨表现的境界及无限的可能性。可以这样说,王西京是我国当代写意人物画探索中,注重以线为基础、突出写意性与能力的代表性画家。

       可以说,中国画家对线描都有自己的心得。当代中国画家不仅取法于中国的白描传统,而且还取法于西方大师,在转益多师中有了生动而多样的现代品质和风格。由传统而现代,中国画用线的历史可以说是很久远的,对线、对造型的作用和线描自身的审美价值的认识,是中国画家绘画创作活动非常重要的基础与修炼。线描中国式文脉传承方式的每一阶段都是当代人的审美观照。因此,有研究者认为,线描是中国画文脉传承的基石。

       线在绘画中的应用,在新石器时代彩陶中是最多见的实例,但仍不算是最早的源头,线条自身的意味那时还处于隐而不发之态,仍处在“宣物莫大于言,存形莫善于画”(陆机言)的认识阶段,线因形、因用而存在。线脱出形之外而形成自己的体例风格是出现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线描的体势变化,经卫协、顾恺之、陆探微、张僧繇,走向了形象风格化之路,这在画史上被称为“疏密二体”。疏、密二体使中国画的表现有了两个向度。密体吸纳书法的用笔,开书法入画之风,开启了绘画书写性的大门。疏体在吸收外来艺术手法的过程中强化了线条的结构空间功能,开启了简约用笔的表现空间。这两个方面的作用在唐宋绘画中很快得以体现。对笔性和笔法的追求,特别是书法和画法互通是绘画的新的开始。

       至元明清,文人画既成主流,白描成为常用的技法。重笔墨技巧和技法个性化探索的文人画,使笔法的主导作用得以发挥,在人物画领域形成了十八描。线描在这个时候可以说已进入到了文化的价值阶段。其中,线描的文法与个性加速了笔法、线法与心法的合一,这是文人画的新的笔墨境界。至此,线的独立审美价值与存在已经显露出来。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国线描的文脉从线的蒙发到文法的集成,演绎着中国画的发展历程,也是画家出新的源头活,而王西京就是这一审美取向的实践者与弘扬者。王西京的实践主要有四点可供分析、研究与借鉴:一是用笔工线以书法为基础;二是作品创作有体系化的技法与章法;三是作品的品格以修炼陶养为根基;四是艺术上的创新与个性在开阔眼界、博采众长上下功夫。

       2.探索基点:以线为核心的诗意化意象空间

       王西京的成功从文化的视角来看得益于两个方面:一是对中国笔墨文化的深刻领悟与体验;二是对社会及其文化的深入参与及其有所悟得来的体验。在传神的基础上,他不断解构形的制约,提高线的质量,以线为纲,全面而又深入地解读传统,用新的理念以线塑形,以形写神,以笔墨与造型的关系为研究主线,去整合笔墨、传神与表现的关系,站在世纪的新起点上,全面而又系统地探索与张扬线的表现力及当代性诉求,为中国人物画的出新不断探索新的路子,为更加多元化的当代中国画坛增添新的活力。

       1、线的文化表现,关于用线的独立审美性与体验

       在艺术审美的过程中,直觉感悟与理性的感性化都是艺术表现的重要方面,关键是表现的手段与过程是否能与表现的认识在画面上达成一致。王西京的人物画在看似从容之中,追寻到了这种直觉表现与认识的统一。当然,追寻这种统一的过程,也正是王西京作为一名苦行探索的艺术家审美经验沉淀、形成的过程。这对于一名艺术家来说,既是难能可贵的,也是其艺术风格及创作取向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不去更多地关注与挖掘王西京的人生及艺术阅历,单从其作品就可以概括地体悟出他作为一名艺术家在三个不同层面的艺术审美取向:一是,在历史大背景下,叙事化的一隅,淡静而又平实地体现一种生命的状态,不去刻意地设计与做作,支撑画面的也不是时间的流痕,而是一种文化的生存式样与文人式的生活仪式,对这种样式与仪式的把握靠的是体验而不是简单的传移模写。二是,在写意化的抽象表现过程中,创造性的想象小心翼翼地躲在表现历史景象的后面,在张扬丰沛而又饱满的生命意识的同时,还能以特有的认识能力去整合画面赋予的丰富与和谐、再现与真实的关系,并在审美层面上不去消弱其追求的那种历史体验的瞬间表现力。三是,在叙事般的表现中达成了空间的延伸与时间的延续,在诉说中完成了一种唤醒,并在丰满的视觉与生活的逝去中找到一种淡然却又厚重的感觉、一种赤诚的春天般的展示,又有一种稍纵即逝的微妙状态的留恋。画面虽然看起来色彩简淡,但却并不飘浮,是一种并不沉重的礼赞式的关于生命体验的瞬间历史记录,当然前提是一种美的发现。

       2、线态空间表现的探索

       时空表现是古代中国画家的独特创造,超时间的移点透视是中国画特有的空间表现形式,旨在画出眼看不到、但根据想象用笔写之、给画家更大自由的绘画审美空间。以简约标美的线法,以平面化的线结构彰显空间化的要求,这是线态空间表现的含义,也是王西京用笔、用线有所突破的一个基本根基,是其艺术表现体系的根本。

       3、线的表现信息量的探索

       中国画的当代形态有几个基本的特征,最为主要的还是在中华民族所特有的审美经验基础上,强调现代感、当代性与出新。线的审美空间与信息量创造成为一个重要的艺术考量标准。在写意精神的指引下,王西京绘画的当代性更注重创作者作品观者的互动关系,更注重线对作品表现能力的感受与感悟,这其中的关键是作品能提供给观者多大的审美创造空间和审美信息的规模。在信息社会不断向纵深发展的今天,这种空间与信息规模是信息社会审美需求多元化、个性化的必然要求。

       4、线的当代性审美的探索

       在中国画的发展中,线的当代性审美的探索主要体现在精神性上,创造性、精神性及建立在民族文化基础上的审美经验所主导的审美视觉的拓展始终是中国画的生命力之所在。王西京绘画艺术存在的精神价值,从小的方面讲是在追求一种人本化的创造,即追求一种人本与人性化的价值认知。从更为广阔的文化背景上来看,文化价值的取向是一条重要的认知与评价的标准。特别是在中国文化的大背景下,如何追寻并找到统领中国文化精神的支撑点是其走得更长、更有活力的一个前提性的条件。

       5、线的力度的探索

       中国线描的文脉,从线的蒙发到文法的集成,都离不开形态的变化,而线的力度无疑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表现线的力度不外乎轻重、快慢、粗细的变化。在这里,王西京强调的是,线的力度是一种体验及表现而绝不是运线的力度量的称谓。体验是在长期的积累过程中所形成的经验积累,属于审美经验的范畴,也有人将其称为笔墨经验。

       6、线的张力探索

       张力是一个物理学名词,用以表现于说明一种结构关系,在绘画上,就是要表现一种意蕴。意蕴是中国古代绘画理论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范畴,它主要有绘画表现对象、画家、绘画作品三个不同层面的美学意义。在绘画表现对象层面,意蕴即气,是构成宇宙万物的共同元素。画面中所有表现对象之气相互激荡,意蕴升腾,共同构成了一个气场。绘画作品最重要的就是要表现出这个气场来。从创作层面看,意蕴构成是王西京个人风格形成的一种范式,也是审美价值评判标准。

       7、线的环境性探索

       中国画在西方通常是指传统的中国水墨画,说到中国画就会自然而然地与遥远而又古老的中国文化联系在一起。实际上,中国画没有一天停止过它的变革和发展,它所面临的传统和当代的问题、东方和西方的问题、全球化和地域性的问题等,错综复杂。王西京的探索,在守望中面对求变的呼声,面对纵深探索的适变要求。

       (1)审美环境。当代中国画艺术的发展,虽然有不少机遇与动力,但是,有关它面对的环境及其空间观念所带来的冲击与改变可能是最为直接与深刻的,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如何来看待这一环境与空间的转换,以及如何来实施这一种转换。我们认为,首先,当代中国艺术家的生存状态及其观念的变化为他的创作带来了更多看似是边缘化探索的实践与动机的诱导,特别是中国经济与社会的不断变化与国际经济、文化急剧全球化的影响的蔓延,更强化了这种倾向。其次,中国与世界的空间上的互动使更多的艺术家寻找到了一个全新的第三创作空间,这使得更多的艺术家愿意走出意识形态的主导,以走在边缘化的状态来关注并探求人类所能共通、共享的生命体悟,在追求人的自由与解放的向度上,承受与思索种种冲突,以求得自我价值的实现。这是文化全球化所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同时也给当下王西京绘画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空间。

      (2)传媒环境。目前,各类艺术媒体近千种,从媒体自身到媒体与读者、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一直存在着一些不足和缺点:①艺术媒体商业化倾向明显,广告式的贩卖已是常态。②内容整合问题比较突出。目前,艺术媒体并不缺少专业知识,而是缺少媒体意识,媒体从业者需要对艺术事件保持高度的敏感和判断,将社会的“热点”和“卖点”很好地结合起来,用新锐的观点梳理事件背后的脉络。③定位失准无法形成自己的声音。④发行不规范(多指纸媒),影响力不高。⑤团队建设与团队能力亟待强化,特别是编辑人员的艺术修养和对新闻事件捕捉能力的结合需要加强。⑥艺术媒体从业者的高流动性使得媒体的团队协作能力减弱和风格的确立失去保障,这反映出艺术媒体不注重长期运作和对职员的培养,当然这与艺术圈的环境及投资方的管理策略分不开。⑦当下,艺术媒体的圈子特征明显,即演戏的和看戏的都是一个小圈子。⑧艺术传媒的娱乐化趋向加强,专业化水准下降。在这种条件下,王西京用线的意蕴与文化体验,面临更多的干扰与不确定性。

       (3)文化环境。在当下,其实有关艺术创作的边界表现得越来越复杂化与多元化,在人们强调艺术之上的同时,有关对环境、对材质、对消费的一些既定的社会观念也不断地渗入到创作过程或创作的观念之中,这也是王西京思考与面对的问题。

热词:

  • 王西京
  • 艺术家
  • 国画家
  • 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