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质朴、自然、隽永——吴长江的素描艺术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2日 13:09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第一次见到吴长江的画,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那是用毛笔画在8开土纸上的男人体,其精准的造型和用笔的遒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后,他的素描作品不断问世,并以其鲜明的艺术个性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
  
       吴长江的素描艺术,最让我心动的有两点:一是画面以外的—即他20年如一日地坚持深入藏区写生的执著精神 ;一是画面以内的—即他在艺术语言方面的探索与研究成果。前者表明了他对艺术、对人生独特的价值判断,后者显示出他在素描这一特定领域内尽善尽美的艺术追求。

       连续20年深入藏区写生,有时甚至一年两次,这和那些偶尔到藏区采风的猎奇心态有着本质区别。吴长江何以能做到这一点?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高原的召唤”,在我看来,一方面可以肯定地说,是缘于他对藏区、藏民族文化和藏族人民的深厚感情,另一方面,更可折射出他对艺术、对人生的价值取向。

       大凡去过青藏高原的人都会有同感:不管你主观心绪如何,客观上都会被高原那种特有的环境、气氛所感动。但这种感动如果不能持之以恒,则仅仅是存留在大脑中日渐淡薄的回忆。吴长江的藏区之行,绝不是满足于一时的感动,而是天长地久的眷恋。这种眷恋,成为吴长江长期深入藏区的精神动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贴近藏民族,“用自己的心去贴近高原脉搏的跳动”,因而他对高原、对藏民族才有那样强烈的深情:“我与他们的心灵是那样的贴近,好像我曾是他们中的一员。”正是缘于这种对藏区、对藏民族强烈的情感倾注,使他在深入藏区的过程中,才能用独特的眼光,细致入微地观察体味高原藏民平凡的日常劳作与生活;从挤奶、煮茶、走马牧羊、念经、脱粒的身姿、醉酒的舞步,进而深入到藏民族的宗教、文化、历史、地理、语言、艺术。有了这样的基础,眼中青藏高原就不再是一般人心目中的高原,不论是伫立在雪地上的黑帐篷,还是一条条拉住帐篷的麻绳,亦或是被磨得光光的支撑帐篷的木棍,在画家的心目中,都具有鲜活的生命力。特别是生活在高原上的牧民,体魄健壮、形象剽悍、性格豪爽,气质雄浑粗犷,那厚厚的藏袍,紫红色的脸膛,纯净清澈的眼神,一举手、一投足,都足以使你置于深深的震撼之中。吴长江的内心世界,正是常常在震撼之中得以升华。从某种角度说,这种震撼,是长期处于城市喧嚣包裹之中的人们对自然美的一种渴望,对于艺术家,则是对艺术本质的一种渴望,对艺术真谛的一种眷恋与追求。我也曾在高原生活过多年,我能深刻体会吴长江对高原、对藏民族的感受。在高原上,你会感到生命是实实在在的,一切都是那么和谐、自然、真实而无瑕,面对茫茫苍穹,你会抛开所有的杂念而进入一种贴近生命、贴近自然特有的忘我境界。当你面对群山,遥望天际,切身感悟到宇宙的浩翰与永恒之时,也许你会有歇斯底里狂吼几声的欲望,甚尔想大哭一场,不为别的什么,就为生命此时此刻如此真实无瑕地贴近自然。我常常想,吴长江先生之所以年复一年,从不间断地深入藏区写生,或许,为的就是不断地获得这种感受,进入一种忘我境界之中。这种境界对于一个真诚的艺术家,犹如空气对生命一样不可或缺。吴长江在“高原的召唤”一文中描述的那种感受特别令我动容:“当我置身于这神秘的青藏高原之中,在广阔的草地上行进,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在移动,白云在上升,草地在上升,我的躯体在上升,我心中充满升腾的渴望和激动。”如此的感触,如此的境界,不是长期深入藏区的人是根本无法体会的。我们常常说尊重画家内心的真实,实际上,只有当你真正置身于大自然之中,内心的真实才可能得到完全的释放。高原藏民那种质朴、较原始的生存状态,由于“真”激起画家的表现欲望,不是刻意去表现原始,表现落后,而是被大自然浩翰、博大、雄伟的气魄所震撼带来的一种艺术激情。从这个意义上说,与其说画家是在表现藏民族,还不如说画家直面藏民族的善良、宽厚与淳朴,完善了自我的内心真实,将发自内心深处的激情倾注在作品中。只有这样的作品,其表现力才可能入木三分,才可能带给观众以强烈的感受。

       吴长江不同于他人的最大特点就是,他有自己坚定的人生信念,在艺术领域日新月异,艺术观念变幻无穷的今天,仍然能坦诚地面对人生,面对艺术,尊重自我内心的真实。当真实、自然、质朴这些艺术生命中最本质的东西逐步远离我们之时,吴长江以他特有的诚挚与宽厚,直面生活,满怀虔诚之心置身于青藏高原的拥抱之中。2002年夏秋之交,我和另一位同道有幸和他在青海泽库呆了几天。我的初衷是想切身感受他对藏区、对藏民族那份炽热情感和如痴如醉的作画状态。我们每天在街头、茶馆、集市和城边的藏宅转悠,目的是寻找藏味突出的形象。一旦有好的形象出现,你只要看他那激动不已的面部表情和充满期待的专注目光,你就情不自禁会被深深地感动。吴长江嗜画如命,但生活极简朴,每天在街头与旅馆间来回四五趟,几张肖像下来,早己疲惫不堪,接下来还要反复琢磨画面得失,记笔记,准备第二天的作画工具……很多时候,一个烧饼就着一杯白水就是一顿中餐、一顿晚餐。说实话,以当今中国画坛的潮流而论,吴长江这种追求太不合时宜,既没有市场效应,也不受艺评家青睐,但他就这样坚持下来了。作为一个非藏区工作的艺术家,能做到几十年如一日保持这种热忱的,当今画坛屈指可数。这种坚持是需要勇气的,支持这种勇气的则是艺术家的真诚。这些年,大家都在谈真诚,但真正能以真诚打动人的作品属凤毛麟角。太多的无病呻吟,太多的矫揉造作,太多的人在掳弃过去、否定昨天的同时,无形中又陷入一种新的模式之中。吴长江最难能可贵之处,就在于他不盲目顺应所谓的艺术潮流,以自己坚定的艺术观,以大量感人至深的艺术作品,来证明他的选择是成功的。

热词:

  • 吴长江
  • 素描
  • 艺术
  • 版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