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高原之魂——吴长江的艺术创作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2日 11:3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吴长江的素描、版画和水彩画艺术创作,是当代中国写实绘画的典型代表。他的艺术创作专注于中国西部青藏高原主题,一直坚持写实主义,以素描为造型基础,直面人的本真生命。他三十年来三十多次深入藏区生活现场写生,满怀眷恋的深情捕捉高原之魂——藏族人民的精神,追求人物灵魂的肖似,成功地塑造了一系列藏族人物朴野纯真、亲切感人的精神肖像,也逐渐形成了自己质朴淳厚、刚健沉实的绘画风格。吴长江的艺术创作不仅带给我们深醇的审美享受,而且可以引发我们对写实艺术的当代价值和生命活力的深度思考。

       写实的生命

       吴长江1954年9月生于天津汉沽的一个铁路工人家庭。他虽然没有书香门第的家学渊源,但父母却遗传给他极其宝贵的普通劳动者的朴实性格和坚强毅力。他从小爱好绘画。小学美术教师姜宗芳曾给他看过徐悲鸿、伦勃朗的画册,他爱不释手。1973年至1976年他在天津艺术学院附中学画,在邓录高、李家旭、傅以新等老师辅导下打下了素描、速写、水彩等绘画基础,毕业创作是版画。1976年至1978年他任天津艺术学院工艺系基础课教师。1978年8月,他考取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本科生,在李桦、古元、王琦、伍必端、庞涛、罗尔纯、李宏仁、宋源文、谭权书等教授的教育、指导下,接受严格、系统的版画技法和素描造型训练,加之同学间的相互影响,对写实主义的理解和把握也日益深入。

       中央美术学院是中国美术教育的最高学府,也是中国写实绘画的中心。中央美术学院的创始人和中国写实绘画的奠基人之一徐悲鸿,是倡导写实主义的一代宗师。“写实主义”(realism)原属于西方艺术的术语,直译应为“真实主义”,后来译为“现实主义”(由此引起各种歧义),泛指一种准确而客观地再现事物的愿望,拒绝因袭的程式化或理想化,偏爱追求真实的态度,往往关注底层生活或普通人的活动。首字母大写的“写实主义”(Realism)特指19世纪欧洲特别是以法国画家库尔贝为代表的艺术运动,其特征是反对传统的历史、神话和宗教题材,关注非理想化的现代生活情景。库尔贝说:“绘画在本质上是一种具体的艺术,必须应用于真实存在的事物。”徐悲鸿的写实主义与库尔贝的写实主义不尽相同,主要是指欧洲文艺复兴以来基于透视学、明暗法、人体解剖学等科学方法的写实技法,但徐悲鸿也知道写实主义的精神内涵应该接近大众。我们一提写实主义就说写实主义“科学”。其实,写实主义不仅科学(追求真实),而且民主(接近大众),这恰恰符合中国“五四”时期提倡民主与科学的现代启蒙精神,因此写实主义在中国的流行顺应了时代的需求。中国经过近百年西式美术教育,写实主义已经内化为中国艺术的有机组成部分,不仅被大多数中国艺术家接受,也培养了中国公众普遍欣赏写实艺术的社会审美心理习惯。

       吴长江是徐悲鸿强调素描造型的艺术教学体系的忠实践行者。他从小喜爱徐悲鸿的素描,服膺徐悲鸿的人格和艺术思想。2009年他受聘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原称徐悲鸿艺术学院)名誉院长,恐怕也与他仰慕徐悲鸿艺术的情结有关。徐悲鸿1947年在《新国画建立之步骤》中明确提出:“素描为一切造型艺术之基础……必须有十分严格之训练,积稿千百纸方能达到心手相应之用。在二十年前,中国罕能有象物极精之素描家,中国绘画之进步,乃二十年以来之事。故建立新中国画,既非改良,亦非中西合璧,仅直接师法造化而已。”中央美术学院各系一直都把素描作为艺术教学的最重要的基础课程。吴长江在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学习期间,素描成绩优异。1982年9月吴长江毕业留校任教,后来担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并任版画系主任6年,主要从事人体素描教学,出版过《吴长江人体素描选》(1986)、《中国素描经典画库——吴长江素描集》(1998)、《高校名家教学范画——吴长江素描艺术》(2002)、《吴长江素描集:青藏高原行》(2004)等20多种素描教材和画集,被美术院校的学生作为素描练习临摹的范本。我认为,说“素描为一切造型艺术之基础”未免有些绝对,而说素描是写实造型艺术的基础则千真万确。吴长江的素描教学,继承了徐悲鸿的“新七法”特别是其中“但取简约,以求大和;不尚琐碎,失之微细”的观点,非常注重“致广大,尽精微”的整体造型观。在教学理论与创作实践中,他归纳出“简括、厚重、灵动、大方”的高品位素描的学术特色,总结出素描的创造性体现在深入表现对象的精神,他还独创了作为“速写的生命”的“动感主线”(表现人物动感与张力的主要运动线)概念,举例说明叶浅予、黄胄的人物速写就运用了“动感主线”。这些素描造型的基本原则,也贯穿在他本人的艺术创作当中。他的版画和水彩画都偏重绘画性,明显以素描为造型基础,可称之为素描式版画和素描式水彩画。

       改革开放为中国艺术家提供了更多出国考察的机会。1988年至1989年吴长江相继在西班牙马德里大学美术学院和格拉纳达大学美术学院进修。在西班牙进修期间,他集中观摩和研究了西班牙画家格列柯、里贝拉、苏巴朗、委拉斯贵支、戈雅和毕加索等人的油画、版画和素描原作。他进一步领悟到:“艺术历来不单是如实记录历史事件和反映时代背景,而是透过这些观照现实和反映普通人的生活状态。……17世纪西班牙大画家委拉斯贵支、里贝拉,还有戈雅,其最精彩的作品,也是最激动人心的,恰恰是表现普通人的肖像。”西班牙画家特别是委拉斯贵支和戈雅的写实绘画,给他印象最深的是洞察人的本质的内在的表现性力量。立体派画家毕加索也有极强的素描写实造型能力,一生还创作过17000多幅版画。吴长江赞赏毕加索素描的魅力,并写过毕加索版画评论《毕加索的力量与激情》(2002)。此外,吴长江曾多次出访欧洲诸国和日本等国,参观各国艺术博物馆,在他的教学、谈话和文章中,经常援引和分析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大师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的素描和壁画,以及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的油画,尼德兰画家凡·艾克兄弟、韦登的祭坛画,德国画家丢勒、荷尔拜因和珂勒惠支的版画和素描,佛兰德斯画家鲁本斯、凡·代克的油画和速写,荷兰画家维米尔、伦勃朗的油画和素描,法国画家安格尔、米勒、德加、马蒂斯等人的素描。他特别推崇法国雕塑家罗丹的雕塑和素描,尤其罗丹的人体速写正是他发现的“动感主线”的范例,在他的学术论文《生命的颂歌——读罗丹的人体速写》(1999)中有非常专业、详尽而精辟的作品分析。罗丹雕塑的“塑造深度的空间体积”的造型理念对他的素描教学和艺术创作都深有启发,罗丹的人体速写那种流畅的线条与流动的水彩结合的方式也被他的水彩画吸取。出国考察、观摩和研究西方艺术原作,使吴长江从技法层面到精神层面都印证和加深了对写实主义的认识,在他的素描教学中得以旁征博引,在他的艺术创作中也得以广采博收。

       写实的生命来源于生活

       吴长江坚信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泉,写实艺术的生命活力来源于对现实生活的深刻感受,只有深入生活,观察生活,才能产生创作的激情,获得艺术的灵感。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吴长江就选定了他的生活源泉,他的创作基地,他的精神家园,他的灵感高原——青藏高原。

       高原的眷恋

       吴长江对青藏高原的眷恋,是一经倾心、终生不渝的真挚而深沉的情感。在他所写的《高原的召唤》(1999)一文中,他深情地倾诉自己对青藏高原、西藏文化和藏族同胞与日俱增的热爱:“愈来愈强烈地感觉到似乎在冥冥之中我与青藏高原有一个前世之约。我与他们的心灵是那样的近,好像我曾是他们中的一员。”

       为什么吴长江作为一个生活在中国内地大都市的汉族画家,会对远在西南边陲的青藏高原情有独钟?会产生类似宿命论的把自己视同藏族一员的自居心理和移情感觉?固然,中央美术学院的师生历来热衷于表现西藏题材,吴作人、董希文、李焕民、潘世勋、詹建俊、朱乃正等画家的经典作品,还有当时与他同学的陈丹青的《西藏组画》的成功,无疑对他有一定影响。但我推测,吴长江向往青藏高原最初的动因,恐怕也出自探索未知世界的好奇心。人类的科学发现与艺术探索往往起因于好奇心的驱使。越遥远、越陌生、越神秘的未知世界,越能够激起人的好奇心、求知欲和想象力。美丽神奇的青藏高原就像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着中国内地众多艺术家的目光。他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发现青藏高原比他们想象的更加美丽神奇。

       1981年4月,吴长江和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同学一起到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写生,并途径若尔盖、红原等地,从此开始了他至今长达三十年三十多次深入藏区生活写生创作的几万里行程。1983年暑假,他初次到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写生,在从西宁到玉树需用三天时间,路途遥远、非常艰辛。吴长江初次登上了巴颜喀拉山口,头痛欲裂,但却充分领略了青藏高原苍茫粗犷的气势。在他的《青藏高原纪行》(1989)中,他以散文诗的笔调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自己初次目睹一幕幕宇宙奇观的激动心情:“在黑云笼罩下,青蓝色的巴颜喀拉山群峰好像一巨大雄浑的蟒蛇,盘踞于青藏高原。在远古浑厚、荒漠的气势中,我们感受到宇宙神奇的灵魂和力量。……这一切都使人永远地留恋那片沉寂的大地,留恋那青澄的流水和黑蓝的远山。”他留恋青藏高原壮丽的自然景色,更留恋在高原上世代生息劳作的藏族同胞。气候寒冷多变的青藏高原,造就了藏族人民强悍健壮的体魄和坚忍豪放的性格;千年藏传佛教的虔诚信仰,培育了藏族人民善良真诚的品质和纯洁美好的情操。青藏高原雪山巍峨,水草丰美,天空纯净透明,阳光分外灿烂。这座神秘的雪域高原,也是圣洁的心灵净土;这片缺养的高寒地带,却是天然的精神养吧。从20世纪80年代初起,三十年来,吴长江几乎走遍了整个青藏高原,高原的山水和人物激起了他的创作热情,启发了他的艺术灵感。长期在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原藏区旅行写生,他逐渐适应了高原环境。虽然他的高原反应不太强烈,但高原阳光的强紫外线照射灼伤了他的眼睛,他仍然无怨无悔,不改初衷。在青藏高原这间幕天席地的“大画室”,他画了大量速写、素描和水彩画,根据素描写生稿创作了“青藏高原系列”版画。

热词:

  • 高原
  • 吴长江
  • 艺术
  • 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