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黄来铎油画创作谈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06日 16:1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展开油画家黄来铎的艺术档案,看到伫立在画架前他那憨厚的形象,颇有似曾相识之感。我记得见过一幅《紫丁香》。那是一幅尺码不大的油画,在方形的构图中,一束束盛开的丁香花拥簇着,跳动着,仿佛一群着了紫色薄纱的花仙子在翩翩起舞。多好的一幅静物画!后来我才知道这张《紫丁香》是黄来铎画的。

       黄来铎,1960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在此之前上过昆明师范学校艺术系、鲁迅美院附中,受过整整十年正规美术专门教育。

       80年代中期,是当代中国美术最活跃的历史时期,面对新与旧、中与西、传统与现代的剧烈冲撞,面对以青年为代表的新思潮新观念的猛烈冲击,当时多数“半截子”画家感到突如其来,茫然不知所措,他们焦躁、烦闷、忧虑、感叹……此时此刻,黄来铎的处境、心态怎样,我不得而知,但在他治艺自序中,我看到了他的倔强、自信和独立思考精神。他在回顾自己走过的艺术道路时,没有简单否定五六十年代所接受的法、苏的现实主义教育,而自信地认为,正是这谨严的学院式教育培植了自己热爱生活、钟情自然的美学理想,造就了自己坚实的造型基础。他笃信现实主义,这是他的艺术生命的根基。惟有自然造化才是艺术创作无穷无尽的源泉。以“真、善、美”为主旨的现实主义有着非常旺盛的生命力和广阔的前景。

       作为有思想深度的油画家,黄来铎对美有独到的理解。他说,“我以为美术首先或最终都必须是美”。“我一直致力于对美的追求,从自然美到理想美(艺术美)——追求美的生活,追求美的社会,追求美的情操”。他旗帜鲜明地提出:美不仅仅是发现,而是创造。这是颇有见地的。

       黄来铎的油画多以风景、静物为题,所绘塞外山村、江南水乡、河堤雪景、湖畔归舟、河塘鱼蟹、山花蔬果……都无不寄托画家对大自然的钟情厚爱,对生命的礼赞讴歌。在黄来铎看来,自然山川,一草一木都是充满生命,富有灵性的。一个画家对美的追求,也是一种生命体验过程,他用自己的生命——感悟、心灵去拥抱大自然,才能达于天人、物我灵性的沟通,唤起激越的情感,产生创作的冲动。这是一个由内而外,由外而内的生命互动过程。苏珊·郎格认为,人的感觉能力是组成生命活动的一个重要方面,某种程度上生命本身就是感觉能力。因此,作为感觉能力的生命与人们观察到的生命就应该是一致的。只有当在感觉基础上产生出来的直觉能力发现观照对象与自身有着某种一致的时候,观照对象才可能包含着某种情感。正因为这样,黄来铎十分重视生命——感觉的投入。他说:“无论在立意前,涂抹之后,我总是领悟着一种感觉,把握这种感觉。艺术最可贵的就是这种感觉,没有这种感觉便一切终止。”抓住了感觉,就抓住了绘画的根本,因为“画家首先依赖的是可视的感觉。没有感觉便没有绘画”(塞尚语)。对于风景画家来说,感觉是开启造化之门、捕捉自然美、唤起创作灵感的一把钥匙。观察黄来铎所绘的景物,并没有什么奇景名胜,一弯静水,几叶孤舟,小寨渡桥、农家秋舍,似乎是司空见惯、平中无奇的场景,但它们都是画家感觉、感悟、撞击过心灵的景和物,有着一种平实质朴的内在美。这是常人难以发现的自然美,更是常人不能创造的艺术美。

       一位真正的油画家应该是美的发现者,同时也必须是美的创造者。因为艺术不是生活的翻版,而是心灵的创造。即便是对景写生也不是自然主义的照抄对象,总要有所选择、有所取舍。“艺术家对于自然有着双重的关系:它既是自然的主宰,又是自然的奴隶。他是自然的奴隶,因为他必须用人世的材料来工作,才能使人了解;他也是自然的主宰,因为他使这引进人世的材料服从他的较高的意旨,为这较高的意旨服务(歌德语)。”黑格尔也曾说过,艺术作品中形成内容核心的毕竟不是这些题材本身,而是艺术家主体方面的构思和创作所灌注的生气和灵魂,是反映在作品里的艺术家的心灵。对于人和自然的主从关系、对于摹写和创造关系,西方美学家、艺术家、画家都有过精辟的论述,但是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过多地强调了如何客观地如实描写,致使不少人掉进自然主义泥坑而不能自拔。

       黄来铎说:“我作画前往往都是在自然或生活中直接或间接的视觉冲击、刺激,而引起感情的躁动,思维的启迪,产生一种特殊的感觉。这种感觉的物象像是一种发现、发掘,融会到我的审美心态、审美意识、审美情趣中。当我在画布上把这种感觉把握表现出来已觉与原物神似貌移,貌似神离、神貌皆离,形成了一种新的境界。我所画的景物没有一个是自然生活中真实的,具体找得到的,而又没有一个不是自然生活中确实广泛而存在的、使人可信的。”“我一直在‘造景’,以情造景。我所画的静物、风景都是在我自由审美意识下做重新组合,将我的情感和爱倾注其中。”这段话形象生动地记叙了黄来铎发现美到造美的全过程,他重视感觉,强调感觉物象的升华——寄情寓意、缘物寄情,从而造就了神似貌移、意与景汇、情景交融的意境。为了追求这种意境,有时黄来铎还采用借景、造景等手段,从而大大拓宽了风景画的表现空间。

       黄来铎的油画,带有较强的写意性,他不拘泥具体物象的细节刻画,而强调整体意蕴的宣染。《明月寄相思》以大片的蓝紫色调和逆光手法泼写出水乡月夜朦胧的诗情,而《满园秋色浓》则以明快热烈的暖调和跳动的笔触唱出了秋日的欢歌。对于油画语言,黄来铎近年做了多方面的探索。他在西方古典绘画语言的基础上,向着两方面突进:一方面吸收西方现代派绘画语汇,加强色彩对比力度和平面构成的视角反差;一方面又借鉴中国传统绘画的笔意精神,讲究刀笔的书写性。这种具有反差性的语言探索具有相当大的难度,但黄来铎却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绩。

(作者:杨庚新)

热词:

  • 黄来铎
  • 油画
  • 艺术家
  • 油画家
  • 搜索更多黄来铎 油画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