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杜大恺——我眼中的杜老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5日 18:29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未见到杜大恺先生前,有关他的学识、艺术、人品的说法早已不绝于耳,他的朋友、学生提起他都是一种肃然起敬的别样感觉,称他为“杜老”。依着常理推测,够资格被尊为“老”的,应该是非年过七旬的长者莫属了。对“杜老”我心存一种神秘和敬意。

       那是八年前夏天的一个中午,我应洪刚兄之邀出席了为杜老接风的宴请,作东的是山东美术出版社。正是在这次聚会上我同时结识了姜衍波社长和刘青砚、刘宏夫妇俩。“杜老”果然名不虚传:一头已显稀薄的银发记载着岁月沧桑的煎熬,深色镜框里透出一双明亮深邃的智者的眼睛,言谈举止很是斯文,说话嗓音洪亮,不时发出洪钟般的朗朗笑声,有“派”而毫不做作,学者本色溢于言表。席间杜老赠给我一本他新出版的专著,在作者简介一栏我惊奇地发现杜老的实际年龄只有56岁。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老”不在年龄,有学识和人格则受人尊崇,杜老就是这样一个人。

       春去冬来,杜老每年都会来济南聚上几次,我每逢到北京出差也总要抽出空儿去看望杜老。每次见到杜老,我有一种渴望,喜欢听他讲艺术、讲历史,讲天文地理,对政治、经济这些枯燥的东西他也讲得头头是道,入木三分,甚至于美食也是津津乐道,让人大增食欲。跟杜老在一起聊天,那是一种享受,其中的知识含金量极高。但杜老很少谈及他自己的经历,我只依稀记得他祖籍龙口,生在青岛,三岁时父亲就去逝了,是母亲含辛茹苦一手将他拉扯大。那是一位有着孟母般情怀的母亲,她出身名门,是南京金陵女子学校的高材生。母亲不仅养育他长大,教他做人,更给了他知识的哺育。杜老博览群书,学问渊博,是母亲的先天遗传和后天教诲所至。日积月累,杜老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读书,都要先把手洗干净,正襟端坐,是以一种圣洁之心去做着一件神圣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他不喜欢任何人、任何事情来打搅他。

       其实,杜老很性情,很随和,完全没有那些所谓文人的“怪癖”。据杜老的学生们讲,他们在中央工艺美院读书的时候,动不动就到杜老家去蹭吃蹭喝。杜老住在一栋筒子楼,喜欢烤咸鱼,弄得满楼道都飘着鱼香味,他们闻着味儿就跑去美餐一顿。对杜老他们称老师,可对师母却差着辈儿叫“嫂子”,而杜老的女儿又喊他们叔叔,整个一个乱套啊,可杜老说:“这叫一家两制,各论各的呀”。什么事情到了杜老那儿都可以“变通”,可唯独一件事:杜老的头发谁也动不得,只能让夫人“嫂子”给剪。还有,杜老每次外出,只随身背着一个时尚的皮包,轻易也不让别人替他背,不知情的人以为那包里一定是装着很贵重的物品,其实他是不愿麻烦别人,更不愿摆出那个“谱”。

       杜老也很清高、很仗义。现如今,全中国都是市场经济,书画作品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商品,成为市场上的“宠儿”,已进入以平方尺论价的时代。书画家也和平常人一样要养家糊口,要追求幸福的生活,靠自己诚实而艰辛的劳动赚钱实属正常。杜老的绘画贯通古今,融汇中外,论水平是大师级的,论名气绝对是大“名头”的,而他的书法则练就的“童子功”,已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连专门“写字”的书法家们也十分折服。可杜老对涉及钱的事很不适应。时下社会上很流行笔会之类的活动,就象演员名星走穴一样,只要动动笔就可以赚到大把炒票,但他一概拒绝参加;一些画商求上门来买画,他也温文尔雅地予以谢绝。他说:“我怎么感觉那样就象个卖艺的”。杜老是个很有骨气的艺术家,平生只重父母、老师和朋友,对设“场子”,搞迎合的事就一个字:烦!甭管对方的身份有多么特殊,官职有多高,只要看不对眼,任何“表示”的意思都不会有,而对朋友他则是慷慨大方,有求必应。那年夏天,我带着一幅自己收藏的山水长卷请杜老给题字,屋子里很闷热,他脱掉上衣,光着膀子一挥而就,一同前往的洪刚兄将这一珍贵的镜头永久地定格下来。还有一次,杜老来济南,正逢我们电台的酒店刚刚开业,我说:“杜老给写几幅字撑撑门面吧!”老人家二话没说,一口气就写了四幅,给足了面子。

       多少年来,杜老一直在为教书育人呕心沥血,早已是桃李满天下,好些学生已是画坛上鼎鼎有名的“重量级”人物,而他自己却连一次象样的画展都没做过,一本正儿八经的画集都没出过。他的学生和朋友们实在看不过,真诚地谋划着在2004年帮助他完成这两件事。可这一年杜老遇到了他人生中最揪心的两件事:与他共甘苦几十年的夫人得了一种罕见的病,跑遍北京医院就是查不出病因。那些日子,杜老茶饭不思,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苍天不负好人,经多方打探在美国查到了相关病例,夫人的病情总算渐渐好转起来。可偏偏这时候,更沉重的打击也接踵而至:九十二岁的老娘亲与世长辞。在伟大母亲的灵位前,他撕心裂肺哭了一场,母子间的情深义重岂是用悲伤二字所能言表的。2004年7月28日母亲的祭日,他依旧没有忘记完成一件事:为学生出版画集作序。

       一头的白发,一腹的经伦,一身的浩气!这,就是我所认识的杜老……
       (作者:潘士强  山东广播电视台副总编辑,山东人民广播电台总编辑,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团委员、理事,省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系山东省劳模,省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

热词:

  • 杜大恺
  • 艺术家
  • 国画家
  • 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