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纵情昆仑颂高原

——读马西光中国人物画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7日 10:5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近年来,在许多全国性美展和权威画集中,不断地看到马西光先生的人物新作,其中有写实的还有半抽象的,引领我们进入他及其自由奔放的绘画世界,这些高雅、脱俗,进入到更新层次的画作,具的极为强烈的运动感,形式感与力的美感,显示了他对生活的现代审美意识和写意或者说是表现性的形式与风格,这些画作不仅震动了人们的感官,更震撼了人们的心灵,笔者觉得在当今画坛,他是一位深层思考,有高深修养和有突出成就的大画家。

       马西光先生对绘画的本质有较为深刻的认识和研究,对艺术创造的规律,传统与革新的关系,如何运用和调动笔墨、造型,色彩来表达思想和感情,他的着比较深入的理解,而又非人云亦云,四十多年来,他全心地献身于中国画的写意人物画创作,付出超常人的艰辛,做出引人注目的成就,他的人物画创作融汇中西手法,造型结实而又自然洒脱,在优美的语言中有宏大的气势和强烈的表现力,他的绘画路子宽,写实、象征、抽象、“大品”小品、历史人物和现代人物均得心应手,他的画中的诗情,有画境,有形象感染力,有深邃精神内涵。他注意艺术创造的内美气即气质美。他的作品有很高的美学品位,是耐人寻味的,在当今画坛树一帜。

       如果用历史的眼光在追朔马西光先生的艺术道路就可以看到,他早年表现的是战斗性;中期则是在挫折中不断探索的坚韧性;后期更一变而为锐利求新的开拓性。总之,每个历史时期,他都站在人物画创新的前列,都谱写出了辉煌的篇章。特别是到了老年,他在艺术创作中表现出的有创新精神和自我超越意识更为强烈,他独辟溪径探讨的人物画“拓墨皴法”,得到当今学术界、理论界高度评价。

       马西光先生善于融会贯通古今中外的艺术创作成果,为我所用,努力铸造自己的艺术风格,主攻如何在传统美学大框架内融合西方艺术这一难关,寻找属于他自己的艺术语言,寻找个人性格、气质与艺术内容和风格三位一体的最佳结合点。使他的画写意与象征浑然一体,自然洒脱,情景交融、凝重深远。细观他的画,使人感到隐约吹来现代的气息,给人以清新之意,既有朦脆蕴含传统的典雅,又给人以雄壮秀美之感。这样的独特马氏画风,在当今画坛是很难得的。也许,有人崇尚大气磅礴,有人喜欢宁静幽深;也许,有人注重厚重朴素,有人欣赏秀丽清沌;也许,有人热爱朦胧典雅。而在马西光先生《月韵》的作品中,给您感受到的是一种古朴典雅的拓片效果,画家采用特殊的“拓墨皴法”,使画中月光下一个提筒女子与四头牦牛产生一种神秘的朦胧典雅之视觉效果。有人说,马西光先生的画,是一种雅致的品位,这品位构架在通俗的基架上,没有看不懂的苦涩,只是显出多彩迷人,在这幅画中,仍能沉醉于笔墨水色的酣畅淋漓,但并无过份的渲染,你能感动于人物情景的趣味和神韵,但却没有平庸画家的得“意”忘“形”。当然,这与画家多年接受西部青海高原风物滋润和长期的中国人物画造型的训练息息相关。才使他的艺术有着以水韵为主导的技法特征,大开大合精炼笔致,构成了一种脱俗的雅致。

       西部高原的每个人都是善歌善舞、飒爽英姿,豪迈而又生气勃勃的,每每给游客留下深刻而浪漫的印象,实际上在西部北高原上生活是极为艰辛的,然而由于她们的存在使草原显得格外生机、美丽而自然,《月朦胧》描绘的就是这样的情景。画家以大块水墨手法表现六个藏女月光下正要走进舞场的欢乐气氛。水墨的艨胧与人物的大虚大实试图使人们产生更多的联想。马西先生这幅作品,用笔松活灵动,用墨淋漓酣畅、变化丰富,在朦胧的水气中,呈现出少女造型的优美,在似不经意中巧妙地表现了月色与光影,它往往可以导你进入诗的境界,具有极高的艺术水准。

       马西光先生作品的生动性,同他对于藏民人物造型表现自如的能力,同他在青海的大量写生分不开,马西光先生有很强的捉对象的能力、扎实的笔墨功力和熟谙运用素材、组织画面的能力,使他创作了大量优秀作品,成为名副其实的高产画家。《套牛图》是画家钟情于高原的产物,有感而发创作的作品。画中表现一位身强力壮的藏小伙子用绳正在逗狂奔的牦牛,此图的艺术手法虽然仍是传统水墨人物中的尚简悖色,但笔墨的旨向已紧紧围住主题的表达,重墨的挥洒表现了群牛及小伙红衣的厚重感,使局部的丰富统一在整体之中,仿佛在吟唱着一首高原的颂歌。

       马西光先生的审美取向和选择的艺术术道路是既不追寻新潮,也不囿于传统的表现模式,他试图在笔墨与心灵的自然契合过程中追求富于个性的视觉语言。《雪原铁流图》强化笔墨、拓印生成的力度以及墨色结合所产生的视觉感受,它迷离、斑斓、泼辣。画面前面三位藏民骑着三只牦牛正飞奔前进,后面阵容强大的牦牛群,阵势宏大、震撼人心,画家在墨与水之间掌握的准确精巧,利用与墨与色混合后沉淀出的既厚重的视觉效果,又控制了水墨的流动性及在纸上渗化的随意性,给人的视觉感受更为厚实、沉着。同时,斑驳与沧桑造成的空间和时间上的差离常常驱使观者探究其中的奥秘。

热词:

  • 马西光
  • 艺术家
  • 中国美术家协会
  • 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