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无声诗里颂千秋——记画家孔紫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14日 12:0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点击进入>>国画家孔紫个人主页

  很久很久,我不知如何来描述孔紫,直到在她的画室中看到那捧高高的干枯的芦苇,插在一个考究的青花瓷瓶中,置于地上,高过人头,随微风摇曳。虽已风干,然而片片芦苇并未散去,她坚韧而质朴,一如收藏她的主人。内心的感动在这个秋日的午后油然而生,这就是我眼中的孔紫,这就是我心中的感觉。
 
  没有客套与做作,一切为艺术而来:那一幅幅静止的作品,让人有一种无言的感动,如绵延高山上的绢绢细流,流淌进我的心中,让人莫名地想落泪。
 
  我就想求得一个画面感觉:清清彝河水,青青高粱地,金黄的玉米,沉硕的秋光,熟睡的战士,飒爽的女兵,这就是孔紫带给我们的感受了。
 
  “生活是艺术之源,她孕育培植了艺术这棵大树,能够从日常生活中拾来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并将其转化为创作语言,这是我从军艺毕业后才有的这种自觉意识。”孔紫告诉我:“画画说起来很简单,但真正懂得,真正悟到什么叫‘画’,怎么样来画‘画’,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以前,对画画的理解很肤浅,搞创作,都是先拟定了主题,拿着这个框架到下面去对位,不管人还是物,对上了安到画面上就完成了任务,有些象小孩子按图案摆积木。这种方式也能画出画来,也许画面还能组合得很生动,很完美。但它不是我现在理解的画画。‘言为心声’对于画家来说,画画就是说自己想说的话,你可以调侃,可以言不由衷,可以心猿意马,可以‘顾左右而言他’,可以颓废,可以积极,可以虚伪,可以真诚,可以慵懒,可以勤奋……但它一定要是你自己,艺术于客观,它不一定‘真实’,但一定要真诚,这是艺术立得住的最基本的品质,这也是凡高的向日葵为何让人感动的所在。”基于这样的前提,孔紫的彝族系列就这样应运而生了。
 
  艺术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人世间所有的感情,都离不开生活的馈赠,生活永远是艺术的源泉。孔紫在她的彝族女子系列作品中,喜欢用生活中的特定情景表现人物的精神特征,画面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动人韵致。毫无脂粉气、媚俗气,它的指向是传达人物的精神与心理状态。那种和土地紧密相连的感觉,散发着乡村田园的气息,让人体会到一种温情、一种坚实厚重的内在力量。在这些作品的造型上,人物造型略有变形,显得更加朴实、憨厚。在笔墨的处理上,孔紫强调线、色、墨的有机结合,线用得稚拙而厚重,并辅以反复皴擦,形成空间厚度,以独有的造型符号和富有个性的线条,形成了自己个性化的表现方式。
 
  谈到创作那批作品时的感受,孔紫顿了一下,“那是我比较艰难的一个时期,当时工作、事业、家庭重负几方面缠在一起,压力很大,生活非常辛苦。彝族是一个有着浓厚悲剧意识的民族。姑娘是哭嫁的,民谣大多是伤感的,哪怕在达体舞的欢快乐曲中,也能感觉到其中沉重的成份,这大概也与我当时的心境有关。”她在大凉山前后呆了40多天,那里本身地处山区,阳光和阴雨,服装和山色,萧瑟的秋风与收获的土地,各种色彩融在一起,有一种浓得化不开的沉重、响亮与艳丽。这种纠结,惬合了孔紫当时的情结,很自然地,彝族就成了她想说话的符号。“与其说我在画彝女,不如说在表达我自己。我用彝女、儿童、老人、高粱、玉米这些元素组成画面,只是反映一种心境,一种感觉,而这种表达不完全是消极的,人的心境有时是很难说清的,尤如生活本身。有人说这批画有一种“沉”的东西,这是对的,与我当时的心境是吻合的,画面中疏与密的对比,线与面的对比,衣服的柔软与植物的挺拔的质感对比,这些构成了线的交织与节奏,我很喜欢。”
 
  孔紫是善于思考的,她的每一幅作品都溶入了她对人生的思考,对真善美的追求,对人的深切关怀和对生活的深深眷恋。因而,每一个对生命的价值有所思索的人,在面对孔紫的作品时都无法逾越时空的距离而无动于衷,这,就是她所要表达的,也是她所给予读者的。
 
  院校严格的基本功训练,使孔紫有了较坚实的造型基础,浙美的进修和军艺的学习,使她有机会接触浙派与北派不同的水墨技巧,在创作中,她注意吸收南方钟奇灵秀与北方雄浑坚实的特点,采用中锋短浅与大块泼墨相结合的手法,使画面清新而不流于甜软,坚实而又不涉嫌直露,95年她的老师刘大为提到孔紫这一时期的作品时说,她初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面貌和风格。
 
  孔紫又是坚毅的,殷双喜说,在孔紫的作品中,有一种特别质朴的东西,那是一种和土地紧密相连的感觉,这是五十年代曾经有过的健康与单纯,是罗工柳的地道战和王盛烈的八女投江作品中所流露出来的中华民族的坚毅和不屈不挠的生命力。在我们的时代,这是一种日渐稀少的理想和品质。
 
  书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在孔紫的画面中,我们经常会看到,农村田园与农民是她经常表现的内容。清新质朴的田园风光常跃然纸上。孔紫说,我一直不倦地地种着我的庄稼地,伴和着心血和汗水,希冀与艰辛。说不清为什么,我与庄稼地结下了不解之缘,那泥土的气息,那庄稼杆儿的清香,使我有一种回到家的自自然然、踏踏实实的惬意。或许是儿时老家的河水、小路给我留下了太美好的记忆,或许是初中学农时与沙地上的小姐妹结下的无瑕友谊。宋王安石曾说,糟粕所传非粹美,丹青难写是精神,在艺术造型上,孔紫较好地把握了“形神一贯,文质相宜”的艺术处理原则。她在笔墨的运用上,大胆泼辣,笔情纵瓷,不拘成法,表达出一种昂扬向上的精神和不屈的生命力。除了画画我一无所能“翻拣着新旧杂陈的作品图片,也翻拣着跌跌撞撞的求艺步履,苦苦甜甜的心路追寻,我越来越意识到,除了画画,(尽管画得不令人满意),我一无所能,我时常感到自己的愚钝和弱智,画画支撑起我有些胆怯的自信,一隅生存的空间。”这是一个画家纯净而真实的内心世界。孔紫的质朴与真诚是不加雕琢的,迎面而来,无可藏匿。

热词:

  • 孔紫
  • 国画家
  • 艺术家库
  • 艺术台
  • 搜索更多孔紫 国画家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