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寻找自己的土地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14日 11:4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点击进入>>国画家孔紫个人主页

  我第一次看到孔紫的作品是在1989年,那一年她从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我作为《美术》杂志的编辑去参观毕业生展览。在展厅中,孔紫的一批彝族题材的中国画吸引了我,一是作品中很有笔墨韵味的用线,二是这种线的组织方式,虽然稍显拘谨,但已透出相当明显的结构意识。这使她的作品,区别于流行的少数民族题材的风情画,而具有艺术语言研究的纯粹性。自然,《清清彝河水》、《黄伞》等作品中伫立凝思的彝族少女,以其清秀纯洁的质朴气质,也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以后我了解到,那是孔紫艺术创作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孔紫1971年开始美术创作,同年就发表了处女作《采药》,虽然在70年代作品曾参加过全军美展(1975)和全国美展(1977),并出版过一些年画,但真正接受专业训练,却是1985年到浙江美院进修班和1987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浙江美院的老师李震坚、刘国辉、吴山明等,军艺的教授刘大为等,都是当代中国画坛上的重要画家,正是这种扎实的专业基础学习,决定性地影响了孔紫的创作,使她摆脱了比较单一的主题性创作,进入了一个更为广阔自由的水墨天地。重要的是,1985年以来活跃的当代美术思潮,促进了孔紫艺术观念的变化,虽然不乏困惑与痛苦,但并未使她迷失方向,反而坚定了她的艺术理想,这就是从中国绘画的深厚传统出发,创作具有现代感和鲜明个性的当代中国画。
 
  个性的形成是艰难的,十多年来,孔紫孜孜不倦的学习、实践、感受与思考,踏踏实实地苦学,步调十分扎实。近年来,我不断在全国性的大型展览中看到她的作品入选和获奖。可以说,孔紫已经成为当代中国画界一位很有实力的女画家,在周思聪之后,她在水墨人物画方面开辟了一块属于自己的天地。
 
  记得1989年在《美术》编辑部,我与孔紫有过一次诚恳的谈话。我肯定了她的作品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抒情印象,具有纯洁的美好的理想,同时也指出,这种理想必然要面对复杂的世俗社会,而她的笔墨也是清秀有余,力度比较柔弱,缺少内在的基本艺术语汇的支撑。
 
  从那时起,孔紫在中国画的用笔方面,加强了线的骨力,在画面的组织方面,加强了色线的对比与结构组织。在1990年后的作品中,她的用线转化成一种干渴的厚重短皴,增强了稚拙感。力求通过不断皴擦,形成空间厚度,在原来较多平面装饰的基础上,增加了空间的层次。人物的造型,也从纤长转为短缩厚实。1991年以后的作品进一步在构图上转向饱满,原来的作品是空白背景上的线描人物,加上淡色渲染,插图意味较浓。现在画面为各种形象所充实,色彩的因素也得到了加强。更重要的是,孔紫在作品中引入了玉米高粱,不仅增加了作品的泥土气息,更多的是带来了丰富多变的用笔用线的变化,获得了组织画面的自由。人物的用笔用线融为一体,象唐代墓室壁画那样,整体上具有结构严谨的装饰美,而局部上又发挥了笔的多样变化,传递了画家的内在情绪,具有手工绘画的抒情表现力。比较起来,在全国美展上获奖的《高粱青青》,偏于工笔,投入的制作功夫较多,更接近壁画,而一些日常较为随意的水墨人物,则显得更为自由,常有偶发性的妙笔与精彩的水墨局部效果。
 
  孔紫对于近十年来中国画的迅速发展有清醒的认识。无论是山水画中的“点子风”,还是新文人画的“小细线”,乃至谷文达别出心裁的泼墨,所有这些,仍然是放大了的线和墨色。孔紫为自己设定的近期目标是,“在传统笔墨技巧的基础上,依照画面构成的需要,抽出其中的一些符号,将其提纯、夸张、重新组合,追求现代感和视觉冲击力”。可以说,这仍然属于语言研究与形式美感的范畴。孔紫为自己设立的目标是踏实的,它其实也是一个长期的目标,是需要为之付出一生的努力的。孔紫提到的符号,正是古人无意中常常运用的,“人物十八描”和山水画中的各种皴法,其实都是相当抽象化的水墨符号,具有很强的虚拟性和表现性。无论是建国以来写实人物画常用的侧锋、逆锋、拖笔等笔墨方式,或是孔紫善用的中锋短、长线辅之以皴擦,都是不同的符号形式。形式语言本身是无高下之分的,重要的是看艺术家选择何种形式语言贴切地表达了他的内在需要。同时也有一个画面的“控制”问题,即“度”的把握,无论是用笔用线,还是人物造型、整体布局,恰如其分才是作品成功的关键。
 
  应该说,孔紫近年的创作,人物造型有所变形、壮实、憨厚,与流行的甜美女性造型迥异,但孔紫较好地把握了分寸,人物变形并不怪诞、丑陋。区别在于,孔紫的人物造型来源于生活。1988年,她曾去大凉山体验生活,那里的浓烈色彩、天时地貌构成的沉重氛围,苍凉悠远的《哭嫁歌》与欢快活泼的《达体舞》交错融合,茂密的苦荞、玉米,都形成了一个浓重的文化环境,契合了画家内心那种莫名的冲动,产生了强烈的创作欲望。彝族题材在这里,契合了画家想要表达的强烈胸臆,不吐不快,形象的生成与笔墨的流走就是自然而然的了。这与那些呆在画室里,翻翻古人诗书画册,拼拼凑凑,无病呻吟,装疯卖傻的游戏笔墨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热词:

  • 孔紫
  • 国画家
  • 艺术家库
  • 艺术台
  • 搜索更多孔紫 国画家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