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能够走得很远的一种踏实的寂寞—初解王风华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12日 11:3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王风华的画面,总会伴随着巴哈的大提琴音乐响在脑际。

  有一种很辽阔的寂寞、很无力反驳的宿命;但却始终不愿意被命运击倒的傲然。

  我一直想探访王风华;探访他作画的底环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地方?何以让他的作品,教人感到如此这般深沉的肃寂、那样毫无水分润泽的干燥?为何在他笔下光洁亮丽的大楼帷幕,始终掩藏着一股淡淡哀寥?对于社会环境的指涉,是否也隐藏在他的写实绘画内里呢?

  初秋的九月,西安的空气,依旧弥漫着一股干干的燥热。王风华说,现在这个时候,西安气候最是舒服;夏天的酷热已经远去,秋天的清寒也已开始。对于我而言,西安的季节是如何做安排的,我其实一点定见也没有。毕竟,这个之前;西安之于我,那到底是历史课本里面的一段记载,是一个已经走出昔日繁华盛景许久历史城市。只是,当我置身在放眼过去一坨坨黄色土丘的陵墓遗址;那枯涸的一块块黄土,想必不单单只是天候,还有早已经灭顶在时间大河底层不再喧嚣的历史蠢动。而那一长排的街树,叶片都好像失水过多,经不起手一捏;便能捏出一手的漫舞烟飞。我在上海见着的法国梧桐,是一种饱尝湿润后的翠绿;西安的法国梧桐,则完全没有张爱玲小说中可以低迴的润泽;有的是一种植物熟透后,身上的绿色已到了极致,就好比把所有的水分都抽干成为太空食物一般,只留下表面上的深绿色泽。在那个当口,跃入我记忆眼帘的,则是王风华的画。

  我终于找到,王风华作品里面的空气,原来是他深植在骨子里的西安!

  西安,对王风华来讲是木乃伊,一个全然失去了水分与光泽,只留下曾经有过的生命断骨,在提示着一度拥有过的风华。我总觉得,历史的这段过往是身为一个陝西人与生俱来的宿命,使得陕西人很少有着一张灿烂千阳的脸。陕西人总会有一种摆脱不掉的沉郁,在眼神或在眉心间。西安,作为中国的古都,盛载着多少历史所创建的光芒,流传着多少的传奇在岁月转折里。只是,西安的地位固然曾经不可一世,却也备偿受到冷落与受人统御的阶级幻化。这些走远的历史,表面上或许就像碑林博物馆被固定住的石碑;毫无血色,但事实上,历史的这段基因从来没有消失过生活在西安的人。陕西人骨子裡的傲气与霸气,还是流趟与潜藏在血液中,但是呈显出来的外相则总有一份难以挥去的自卑与缺乏自信,似乎在述说着时不我与的内心晦黯。所以,只要抓住了机会,西安人总会卯足全力挥拳,希望能够把过去那股霸气的局面给再打出来。最明显的例子,可以从中国导演张艺谋在2008北京奥运的开幕式当中略见一二。因为,张艺谋就是西安人。

  我之所以会提及这段背景因素,与王风华的艺术哲学,有着绝对性的铺垫关係。这位1971年的新世代艺术家,再度印证我对于70年以后艺术家的划分方式,应该把1975年作个上下轴承,接着把1980年后的艺术家再当作另一个段落。因为,1975年以前的70年后艺术家,还是被传统深深牵绊,旧思维、文化大革命的末端都还对他们的生活有若干阴影存在,并且开始面对改革开放的冲击、经济环境逐渐转变、资讯洪水渐渐漫淹,这个世代的艺术家夹处在旧文化溃堤、新文化则尚未正式上路的扁缝间,不像1975年以后的世代艺术家;已经比较明显感受到新环境内容逐一要归位的明显趋势,更不像1980年后的艺术家已经彻底沦为本位主义恪守者。也因此,在1975年前的70后艺术家,普遍都会对社会有着若干不确定的看法,毕竟这个世代都经验过阶级一夕骤变的心理忐忑,使得内心的不安全感深深影响着他们对于人与事的看法与态度,这些都会成为他们在创作过程里面,透过各种不同隐喻性或直接性语体表述出来。

  笼统说来,70以后的艺术家都拥有各自表述与自我理解的偏执,这与70年之前的艺术家在心理上是有相当程度差别。王风华当然可以流俗,流俗到一般很泛大众性艺术语体表现风貌上。可是,他却选择自己熟悉的东西来谈,他回到自己的立足点来思考自己眼界的抛物线要落到何处,也从这个中间过程去理出自己与周遭环境的种种对话空间。我觉得,这位艺术家守住了分寸,却相对得到了心理视野的无限性。这,最是难得。今后,他其实更要清楚这个无限性的多元可能,是可以操纵在自己的掌握里,不要让自己走入一个过度重复性形意里面,如此;顺着自己的本质,毋需作太强力的抗争,作品里面的寂寞,也能走得长远而且踏实。

(作者:郑乃铭,著名台湾艺术批评家、策展人。1960出生于台湾台中市毕业于台湾中兴大学法律学系1985年至1987年台北市福华沙龙画廊助理1988年至2000年台湾自由时报艺文组美术记者、艺文组召集人2000至今任当代艺术新闻杂志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