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画廊 >

张晓凌:生活化的书法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12日 10:3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进入>>书法家王艺个人简介

张晓凌

    张晓凌,一九五六年生, 安徽阜南人,著名美术评论家。一九七九年毕业于安徽阜阳师范学院艺术系,一九八八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获硕士学位,一九九一年获博士学位。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专家,文化部高级职称评定委员会委员。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助理,研究生院院长。主要著作有:《中国原始艺术精神》、《中国民间美术全集?6?1服饰卷》、《观念艺术:解构与重建的诗学》、《中国肖像?6?1十年精神史》等等。

    初识王艺,是他来报考我的博士生。简单的交谈后,只觉此人凝练、庄重中有几分率性,甚投我意。除此,并无特异印象。越三日,灯下审读王艺的试卷时,方有惊讶之感。其工谨绢秀的毛笔字所书写的卷面,铺陈有序,层次丰赡,奇磊相生,生意盎然,是我近10年阅卷生涯中所仅见。沉浸于此,恍惚间竟很难分清所批的高分是给一个书者的,还是给一个学子的。每念及此事,我常常感慨:多年来,让我在昏沉深夜中击节赞叹者能有几人?

    当今社会规矩繁冗,科技理性至上,加之世俗功利主义泛滥,培养出的人才模样都差不多,遇到一个怪异的、有趣的、特立独行的人物实属不易。间或一二个个性张扬者,也大都流于扭捏作态。这种状况,既让人忍俊不禁,也令人扼腕长叹。因而,王艺的出现,让我甚为兴奋。在我看来,他数年如一日的书写状态,由此酿成的“软笔思维”和书者形象,不仅和所有的书家保持了足够的距离,而且不可复制。所谓“软笔思维”是我对王艺思维方式的命名,离开毛笔,王艺的思维顿显痴滞;毛笔在握,则笔底世界元神流荡,机杼独出。我常开玩笑:剥夺王艺思维的唯一方式,就是夺去他手中的毛笔。窃以为,怪才者,不拘常态,斜里杀出,自成一格,绝无同类,王艺当属此列。

    以毛笔为思维的起点,使王艺的书写略微意外地复原了书法的本质:在日常实用性书写中彰显书法的审美趣味与个性。从幼童到中年,王艺的个人机遇算得上跌宕多姿,然始终不变的,是其书者形象。跣足苦行般的书写,布满王艺生活、工作的每个部分。毛笔不仅是书法书写的工具,更是日常记事、生活实用的手段。平素,无论是笔记、著述、信札、便条、工作方案等实用性文字均以毛笔书写,甚至于考试,王艺也保持这个习性。我曾细读过这些日常的书写,颇有斩获,有两点值得称道:一是在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到王艺思考所产生的精神活动踪迹;一是可以看到王艺的匠心独运:在还原书法实用意义的同时,彰显其艺术性和人文价值。其高妙处在于,书法审美上的灵光闪现,不经意间,峥嵘于具体而实用的书写中。细读揣摩中,蓦然间觉得,王艺一如古圣先贤们一样,所执着的,是在一个个历史事件的磨砺中来完成自己的书写,而不是空洞地玩味形式。和先贤们不同的是,王艺的书写背景被置换为庞大的现代都市,因而,他比先贤们要落寞了许多,时而生出形单影只之感。但作为书者,他可以获得这样的安慰:他的日常书写姿态,以及由此而来的生活化书法,在现代社会中是极为少见的,就是专业书家也很少人能做到这一步。另外一种荣耀,我个人认为更难有比肩者,那就是:毛笔不仅是王艺生活的一部分,更是王艺生命的一部分。

    私下揣度,王艺对书法的痴狂与热情源于家族的记忆。在中国历史上,对汉民族书写方式产生影响之大者,莫过于以王羲之为代表的王氏家族。在王艺心中,家族的记忆是穿越历史的。也许就在幼童时期,追慕先贤的气度与风骨,以书写来回应先贤们开创的历史,已成为王艺心中巨大的情结,也成为他习书的动力。几十年楷书的临习,尤其浸淫于王羲之、颜真卿书法的研究,使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其后,临遍古今碑帖,书路渐宽,技艺大进。在此过程中,作为守望者的王艺,始终以敬畏和纯洁的心灵来继承、研究、体味传统书法的奥妙;同时,他努力扮演着文化对话者的角色,试图把每一次研读,每一次书写都变成与先贤们的心灵对话。由此,王艺惊奇地发现:在传统书法结体、构形、线条、墨色、章法、格局等虫蚁泥沙般的变幻中,所透射出的,正是先贤们对自然大道的理解,是他们丰富的文化心理活动,也是他们旷达不羁的气度。可以肯定,这种发现构成了王艺书写的心理本源,而依托于这种本源的书写无疑是朴实的,恬淡的,精神化的,更是自然的。其中还隐隐发散出魏晋先贤们的闲散与淡然。以此来观察当代书坛,可以发现,王艺的这些品质,也正是现代书家们所孜孜以求的。

    古人讲道法自然。我想,任何艺术,师心,师古人,而后师法自然,便最终能成为大道。王艺不仅师法古人遗迹,而且,能复原并保持书法所赖以生存的日常环境,并以此将书写状态置于生活的自然状态中,把书法生活化。因而,其书法所表现出来的情趣和气息便是自然的、淡定的,有别于外界的“为书法而书法”。把书法融入生活,书即“道”,“道”在书下,以此表达出艺术的本真,这也许就是王艺的学书之道吧。

    因此,每每品读王艺的书法作品,但觉一股扑鼻而来的自然之气,书卷之气。其大字,往往碑帖相融,笔墨浑厚而意趣生拙。妙趣横生、憨态可掬的结字,折射出王艺无处不在的童心与率真。老辣的用笔,充满自信,在率意中暗藏钝厚锐利之笔法,钝而不滞,疾而不浮,逆折而行,看似笔拙且混沌一片,悬而观之,则万千气象;小字以帖为主,虽重心偏上,然秀逸而势巧,澹逸而不轻浮,不失魏晋风韵,萧散有致,摇曳有风,一派天真,可谓形神兼备。生活化的书写,情感化的演绎,更使其充满一种清纯,一片馨香,也足见其早年对二王书法的用心。这些特点,尤其表现在他的信札中。信札之书,小字行书的表现力极为充沛:自然的书写,独特的造型,爽利灵动的笔法,跳跃自在的点画,似自然天成,风韵自在,且独立风标。

    王艺喜沉默,少言语,但厚重中有清华之气,虽谦和却不掩其铮铮傲骨。为人处世真诚、凝重、练达而率真,无狂狷气。在书法天地里,他已找到一条和自己秉性、修为互为一体的道路,假以时日,必有大成。我们能做的,除发自内心的希冀外,余下的,只是静静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