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新水墨画的继承与完善

——林风眠、吴冠中、杨佴旻系统浅说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21日 14:5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林风眠(1900-1991)《读书仕女》1978年作

吴冠中(1919-2010)《狮子园》1988年作

杨佴旻 《晨》 2002 年作65x48cm 纸本设色

       在《艺术与设计》杂志和中国教育台的记者采访杨佴旻时,都提出了一个概念,即从林风眠开始,到吴冠中,再到杨佴旻,有一条颇为显著的发展线索。换句话说,水墨画革新的旗帜在林风眠、吴冠中那里传承下来,需要有更年轻的艺术家作为这面旗帜的接班人,以便将水墨画革新的这一方向发扬光大。批评家李小山为杨佴旻所写的文章《他的史诗》里,也大致上提及水墨在今天的现状,必须有如杨佴旻这样新一代艺术家站出来,肩负起历史责任,将林风眠开创、吴冠中继承的水墨画革新继续下去,使其成为未来中国艺术的亮点之一。那么,为何一些人会提出这样的命题,这个命题是否具有现实意义,大致上可以用以下的方面思考:

       一、林风眠、吴冠中体系的形成
     
       “林风眠(以及徐悲鸿)的实践已经不是他个人艺术趣味的体现,而是标志着一个绘画体系的没落,以及另一个绘画体系的历史性亮相。”

 ——摘自《他的史诗》李小山

       自二十世纪上半叶起,以徐悲鸿、林风眠为首的革新派大力呼吁并亲身实验,将中国画创新的旗帜树立起来,取得众所周知的丰硕成果。中国画革新并非几个艺术家的个人趣味和追求,它表征着一种具有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如何在新的时代里与国际潮流保持同步,并将自身的创造力继续延续和保持。徐悲鸿和林风眠代表了两种不同的革新思路,但是,就中国画对于绘画性和表现性的接纳程度来看,林风眠的实践富有更广泛的弹性和空间,也具有更多的前沿性和实验性。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经济的日益腾飞,中国的文化艺术也发生了质的变化。但是,惟独在中国画(现在更多地称之为水墨画)领域的景况呈现出相反的趋势。保守主义正在吞噬大多数画家的创造热情和理想。要么原地踏步,要么承接古人余唾,中国画坛的主色调仍然相当单一和单调。即使上世纪九十年代动静很大的实验水墨也已偃旗息鼓,实验水墨阵营那些曾经的主将纷纷向传统的怀抱回归,这是非常值得深思的。

       水墨画在今天的时代依然有它的生命力。林风眠的旗帜被吴冠中接过来,并在几十年的创作中完成了另一种革新的图式。吴冠中的图式证明了林氏原则的有效延伸,即以西方绘画的精粹融入水墨画创作,形成了一种新的现代的水墨画样式。无论是“中西合璧”,或是“融入中西”都证明一点,当代文化(艺术)是国际性的和全局性,任何地域的和民族的传统文化(艺术)若不安放在当代的国际平台上,互相学习互相交流,就只能沦落到旅游纪念品的水准。

       二、林、吴体系的当代使命

       “杨佴旻说:‘我知道,我的实践是一种极常见的画面样式,一些处处皆是的画面色彩,我的发现一点也不新鲜。’是的,在人类色彩辉煌灿烂的绘画世界里,他的笔墨——色彩绘画是一种普通的样式,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他是在宣纸上,是在保持笔墨写意特性的基础上,大胆运用色彩,他在革新中国传统绘画方面是做出了杰出贡献的。他在艺术上的成功,会对我们全面继承和发扬中国画的传统有启发性的意义。这也是杨佴旻创新绘画的价值所在。”

        ——摘自《笔墨与色彩交融之美:杨佴旻绘画创新之价值》邵大箴

       杨佴旻的作品的图式显示出了与林风眠、吴冠中一脉相传的典型特征,即:一方面将中国画的材料,宣纸、毛笔、颜料、墨的质地的功能发挥到极佳的效果,另一方面也给水墨画的“当代性”观念做了很好的注释。但是对传统笔墨即对勾、勒、染法的自由运用,却是杨佴旻不同于林风眠、吴冠中彩墨画的地方,林、吴的作品,整体上有中国文化精神,造型也颇有气度,但线和造型手段采用西法较多。杨佴旻深知,借鉴和运用外来色彩技法成功与否的关键在于,一要“真实地表达现代中国的情景与生活”;二要保持中国画以线为造型基础的写意精神与和谐的艺术境界。所以,他的作品一扫千百年来中国画家奉行的“水墨为上”的信条,大胆地运用各种颜色,他在视觉方式上进行尝试和革新,使其作品既具有水墨画的灵秀、透明和飘逸,又富有色彩的丰富感和厚重感;既具有东方情调,又符合国际的共同性经验。同时,“杨佴旻有很好的色彩修养,他侧重于用调和色,少用鲜明的对比色,色调温文尔雅,颇有东方艺术神韵。”

       著名美术理论家邵大箴先生曾撰文呼吁道:“水墨画在世界艺坛上一枝独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它在继续独放异彩的同时,另一种融水墨与色彩为一体的新型中国画的出现,不仅应该得到兼容,而且应该受到大力提倡与鼓励,将其视作中国画革新的重要途径之一。”

       美学博士杨佴旻也曾在《二十世纪中日绘画比较与批判》一文中对这一趋势做了分析:“……林风眠正是在浓墨与重彩的交融中求得了和谐。虽然他所开创的这一条路还有待完善,至今尚未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派系,但探索还在继续,新水墨的影响正在日益崛起,目前在中国画坛,水墨重彩画风已经是一个重要的创作方向,也定当形成气候,成为未来中国画的主流。”

       事实证明,杨佴旻在创作上的丰收正是因为他承接了林风眠和吴冠中的旗帜。多年前,有批评家提出林风眠、吴冠中系统,认为林、吴已是一个比较独特比较完整的系统现象。应该看到,这个系统是开放的和延续的,林、吴的旗帜也必将被后人接过去。杨佴旻正处于年富力强的时期,也是创造力最旺盛的时期,林、吴的旗帜已经传送到他手里——正因为如此,我们满怀信心等待林、吴、杨系统的完成和完善。

热词:

  • 水墨画
  • 艺术家
  • 水墨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