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专题活动 >

仇英生平及艺术简介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7日 11:3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仇英,生于明代正德初或弘治末年,卒于嘉靖三十一年(公元一五五二年),字实父,号十洲,原籍江苏太仓,后移居苏州。仇英出身寒门,幼年失学,曾习漆工,通过自身努力成为中国美术史上少有的平民百姓出身的画家,并与诗书满腹的沈周、儒家风范的文征明、风流倜傥的唐寅齐名,成为画史上“明四家”之一。单就身世、经历看,仇英似乎不具入流之资。但当你审视他流传下来的众多作品时,会感到他被列为“明四家”之一是当之无愧的。

  仇英从小酷爱绘画,近师周臣,远宗赵伯驹、伯骕,他与吴门画派的画家情趣相投,曾与文徵明先后合作过《湘君湘夫人》、《摹李公麟莲社图》、《孝经图》等,在合作交流中画风也受到濡染,画路渐宽。他自身“天资秀异”,加之惊人的勤勉刻苦,使他能够在绘画艺术上获得成功。当他和唐寅师从于周臣时便养成了勤临、勤摹、专心致志学习传统、仔细探讨唐宋各大家的奥秘,取其精华为我所用的好习惯。即使在获得相当声誉后,他依然花了十余年时间,在江苏嘉定著名的收藏家项元汴家里,阅读临摹其所藏历代名迹,深得传统精髓。所以他的作品,得益于南宋院体传统,显示出各种风格相协调的特点。他博取众长,集前人之大成,形成自已独特的艺术风格。他山水、花卉、界画、人物、仕女无所不能,既工设色,又善水墨、白描,能运用多种笔法表现不同的对象。他的山水、人物刻画严谨,笔法工整,形象生动,设色浓郁。工笔界画,丝丹缕素,毫发不舛。所画仕女,神采生动,精丽艳逸,但并非一味细谨雕琢,炫耀富丽,而是比较含蓄蕴藉,追求幽淡高雅的格调,因而具有“雅俗共赏”、“文质相兼”的艺术特色。

  纵观仇英的山水画,大致具有如下几个鲜明的特点:

  首先,在境界上不一味追求富丽堂皇或空漠冷寂的气氛,而在“秀雅纤丽”中有一种飘逸优雅的气息。所作山水多为表现评论士大夫林泉诗酒生活和清新旷远之自然景色。由于仇英读书不如文徵明、唐寅多,其画作中也少有诗文题跋,一般仅于画幅边角落款,未有诗画结合之面貌。但是所画丘壑泉石、烟云竹树、亭台楼阁、人物景色皆略精描细染而又不失清秀雅逸的气韵。特别是他描写文人高士隐遁生活的作品,如《桃源高隐图》、《蕉荫结夏图》、《月下吹笛图》、《园居图》、《春夜宴桃李园图》等,无时不流露其隽秀飘逸的情怀,画卷气溢于笔墨之中。难怪向来自负之至,尤瞧不起职业画家和院派画家的董其昌也说:“仇实父是赵伯驹后身,即文、沈亦未尽其法。”并认为他是赵伯驹、赵伯骕之后五百年来青绿山水画的一代名家。

  其次,仇英的山水画虽隽逸优雅,“士气”十足,却少有一般文人画家笔下那种冷寂空疏的情调,而总是流溢出清新明丽的气氛,有的作品还充满蓬勃欢乐的意趣。如《莲溪渔隐图》中平远山水、溪岸水畔、房屋堂轩、茅舍鱼罟、田畝葱郁、小桥相通、行人往来,画面布局清旷,一片江南夏日情景。极富生活气息,给人以可游可居之感。再看描绘四川剑门关景色的《剑阁图》,画面峰峦重迭,远处是皑皑的雪崖雪峰,近处是重彩辉映的山峦,陡峭的绝壁上树木茂密,残雪覆盖,在崎岖的栈道上,人马众多,或隐或现迎面而来。人马动态各异,行人身着各式冬装,无不具体生动。此画画风工整,色彩浓艳,丰满壮观,可谓仇英青绿画法的代表作。仇英作品中这种浓艳而清新、壮阔而平朴的审美意趣与明中期整个美学思想的世俗化倾向相一致,也反映了这位民间画工出身的画家所保持的健康民间艺术相互的审美因素。

  第三,仇英的山水画风格虽源于传统青绿和“院体”画法,但并不拘于一家一派的面貌。就其整个山水画而言,在技法上可分为三类:一是较为纯正的大青绿山水,山石勾勒后不用细皴,山脚以赭石分,以青绿重色染石面,然后每一块面再加染石绿,或分以石青,使各山色谐调而有分别,树木云岫勾勒精细。其《九成宫图》、《桃源仙境图》等属此类典型之作。二是青绿画法与水墨画法相融合的一类。通常近处山石用小斧劈细细皴成,用青绿法以绿与石青相间染出,色不凝笔。远峰不作皴笔,以花青或石青、石绿和墨渍染而成,似有董源或沈、文画法之精神。《秋江待渡图》、《莲溪渔隐图》、《仙山楼阁图》等为此类代表作。三是以水墨皴染为主的画法,此类画法得到刘松年、李唐院体家法,山石用细笔小斧劈法,分面细,然于阴暗处和墨淋之,立即又以清水接染,绢地不吸水,故能产生含混融和的意趣,略见吴派绘画之影响。树法中增强转折趣味,衬以夹叶,叶叶分明,一枝一叶无不与实景契合。《松亭试泉图》、《松溪论画图》等均属此类画法。

  仇英对“界画”也有很高的造诣。为了表现楼台殿阁、画栋雕梁这类建筑物的造型美,他采用前人直笔界尺画线和青绿重彩的技法,对丹楼朱阁加以精绘妙制,故使他的“界画”工整细密、华丽端庄,具备古雅厚实之趣。

  仇英的人物画造型准确,流丽生动,布景闲雅幽澹,反映出鲜明的时代特色和艺术个性。仇英的人物画,亦分工细的设色和粗简的水墨两种画法。粗笔水墨人物,取法马远和杜堇,线条简练,具文雅之气,善用折芦描、兰叶描,人物气质潇洒清雅,有别于“院体”和“浙派”。代表作品有《右军书扇图》轴、《柳下眠琴图》轴等。工笔人物尤以仕女画最为著称,有“仇派”仕女之说。代表作品有《人物故事图册》《修竹仕女图》轴等。人物画在唐代曾辉煌一时,元代以后,随着文人画思潮的流行,崇尚表现自然物象以抒发画家心志和表现个人情操的山水画和花鸟画蔚然成风,人物画渐趋衰落。元代擅长画人物者为数寥寥。明初宫廷画家和职业画家中,虽有人物画高手,但终不能和唐宋时代的人物画媲美。仇英由画工做起,阅唐宋古画无数,其师周臣在人物画方面也颇有心得,因此仇氏在人物画方面有很深的功底,创作了不少经典的人物杰作,在某些方面的成就超过了在他之前擅长画人物画的杜堇和唐寅,从而成为一代人物画大师。

  仇英的艺术成熟期大致在嘉靖十年(公元一五三一年)至三十年(公元一五五一年),在这短短的二十余年时间里,他临摹、仿制的名画和自己创作的山水、人物、仕女、界画、鞍马等作品的数量很多,其中如《春夜宴桃李园图》、《清明上河图》、《诸夷职贡图》、《人物故事图》、《金谷图》等等,都是繁华而工致的长轴大卷,其惊人的勤奋和作画态度的严谨专注正如董其昌所叹:“实父作画时,耳不闻鼓以阗骈之声,如隔壁钗钏戒顾。”他是我国古代把毕生精力都献给绘画艺术的伟大画家之一。

热词:

  • 仇英
  • 清明上河图
  • 艺术台